漫話英倫:是誰發明了橄欖球運動?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韋伯·埃里斯的名字不但載入史冊,而且銘刻在冠軍杯上。今天的言之鑿鑿的「歷史記載」,起源於一段傳奇故事。

一個英國少年踢足球時腦子一熱抱起球就跑,橄欖球運動從此誕生。歷史事實還是傳奇故事?

今天(9月18日),2015年橄欖球世界杯在倫敦的Twickenham體育場隆重開幕。經過6周鏖戰,本屆世界杯的勝者將在10月31日在Twickenham舉起冠軍杯——韋伯·埃里斯杯(Webb Ellis Cup)。

橄欖球世界杯的冠軍杯也稱作韋伯·埃里斯杯。如果你Google一下,找到的答案大同小異,因為橄欖球運動是一位叫 William Webb Ellis 的男孩無意中發明的,冠軍獎杯以他的名字命名以示紀念。

傳奇

的確,韋伯·埃里斯的名字不但載入史冊,而且銘刻在冠軍杯上。今天的言之鑿鑿的「歷史記載」,起源於一段傳奇故事。不同版本的傳奇大同小異:

1823年,英國私立名校拉格比中學(Rugby School) 的一個16歲男孩,韋伯·埃里斯,在足球比賽中忽然腦子一熱抱起球衝向對方大門。

根據傳奇,學校的老師們對韋伯·埃里斯的犯規行為不但不予以斥責,反而大加讚賞推崇,一項新的體育運動從此誕生。

在今天的Rugby私校有一塊石匾,上面刻著:「在1823年,威廉·韋伯·埃里斯把橄欖球給了他的學校Rugby。Rugby學校把橄欖球給了世界」。

你可能注意到了,Rugby正是橄欖球的英文名字,因此這段本來簡單的碑文翻譯出來成了繞口令。

一件事確鑿無疑,英文有一個表達,set in stone(刻在石頭上),橄欖球運動是Rugby 私校的一個小男孩發明的,真的是 set in stone。

神話

果真如此嗎?

那為什麼韋伯·埃里斯在世的時候,沒有任何有關他發明了橄欖球的記載?韋伯·埃里斯離開Rugby後到了牛津大學讀書,畢業後成為一名牧師。在牛津大學他加入的是板球隊。

1872年,韋伯·埃里斯去世,享年65歲。他死後葬在法國的Menton。他的墓碑上刻著:「生前是St Clement 教堂的牧師」。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韋伯·埃里斯有點像英國歷史上的亞瑟王。他很重要,但你一旦開始考證,就會發現,傳奇故事的背後沒有什麼證據。」

對英國的歷史文化稍有了解的讀者都知道,英國人對歷史的記載的翔實具體,到了令人嘆服、或者說偏執的程度。

1823年,對英國的史記來說,就像昨天。為什麼當時的歷史資料中沒有韋伯·埃里斯發明橄欖球的任何記載?

倫敦Twickenham的世界橄欖球博物館館長洛維說:「韋伯·埃里斯有點像英國歷史上的亞瑟王。他很重要,但你一旦開始考證,就會發現,傳奇故事的背後沒有什麼證據。」

考證

那我們就來考證一下。

你會驚訝的發現,韋伯·埃里斯第一次被稱作是橄欖球運動的發明者,是在韋伯·埃里斯去世後4年,而距離那場創造了橄欖球的傳奇足球賽已經有50年!

第一個聲稱是韋伯·埃里斯發明了橄欖球玩法的是一個叫Matthew Bloxam的人。他是拉格比學校的前校友。他在給拉格比學校的校刊寫的一封信中第一次提到,他「聽人說」(沒有指明是聽誰說的),是一個叫韋伯·埃里斯的學生第一次抱起球的,他把那場比賽的時間寫成1824年,而那一年韋伯·埃里斯已經離開了拉格比學校。

4年後,Bloxam再一次寫信給拉格比學校的校刊,這一次對韋伯·埃里斯「發明」橄欖球運動的描述詳細多了:「韋伯·埃里斯在1823年的一次足球比賽中抱起了足球…他違反規則,抱著球衝向對方的大門」。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經過6周鏖戰,本屆世界杯的勝者將在10月31日在Twickenham舉起冠軍杯—韋伯·埃里斯杯(Webb Ellis Cup)。

結論

有意思的是,拉格比學校校友會曾就Bloxam的故事對1820年代韋伯·埃里斯在校時的同學進行調查,大家都說不記得有韋伯·埃里斯「抱球」的事,但都肯定當時比賽的規則抱球仍是犯規行為。

實際上,橄欖球運動、像其它許多現代流行體育運動項目一樣,其發展演變過程往往是漫長複雜的。比如,有人稱現代足球的「老祖宗」可以追溯到中國宋朝人玩的"蹴鞠"。也有人考證,橄欖球最早可以追溯到古羅馬人玩的一種叫Harpastum遊戲。

世界橄欖球博物館館長洛維說:「事實是,橄欖球的演變過程如此複雜,人們更願意聽一個簡單動人的故事」。

到底是不是韋伯·埃里斯誤打誤撞創造了橄欖球,恐怕永遠不會有定論,只能當作傳奇。但是,洛維強調,Rugby學校與Rugby運動有直接的聯繫確鑿無疑:「因為在1845年,拉格比學校的一幫男孩子坐下來,寫下並通過了一種遊戲的玩法規則,這個遊戲就是今天我們認識的橄欖球」。

但是,如果拉格比學校的那塊石匾上只刻下「Rugby學校把Rugby給了世界」,而沒有男孩韋伯·埃里斯的事兒,似乎就多了一份自大驕狂,少了一份溫馨神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