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倫敦面臨21世紀「大霧霾」威脅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從中國來的朋友到了倫敦,一個幾乎無一例外的疑問是,「霧都霧都嘛,咋看不見霧呢?」 霧還是有的。

著名的「清潔空氣法案」60週年來臨之際,人們呼籲出台一個新的清潔空氣法,對付今天的的霧霾。

德國大眾汽車公司使用欺騙手段,隱瞞其出產的多種型號柴油轎車尾氣的實際排放量。醜聞震動世界,其深遠影響尚無法推測。

但有一點,這場醜聞已經帶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積極效果,那就是讓一個都市隱性殺手暴露在眾人眼前:二氧化氮,nitrogen dioxide(NO2) 。

不過,在說這個現代都市的健康殺手前,先要回到半個多世紀前的「霧都」倫敦。

回到「霧都」

從中國來的朋友到了倫敦,一個幾乎無一例外的疑問是,「霧都霧都嘛,咋看不見霧呢?」。

霧還是有的。天氣漸冷,我家門外Blackheath大草甸子上,清晨總是籠罩著一層或薄或厚的霧氣,每天清晨趟著霧奔車站,霧朦朧、人朦朧。

但這霧是空氣中的水遇冷凝聚而成,吸一口沁人心脾,太陽一齣雲消霧散。

中國朋友尋找的「霧都」,是狄更斯筆下的倫敦。

狄更斯生活的工業革命大潮中的倫敦,店鋪林立、人口爆增。從工業生產到家庭燒飯取暖,從地上跑的火車到地下跑的火車,燒的主要是煤。

燒煤排放的大量粉塵與濕潤的空氣混在一起,就形成了致命的「霧霾」。狄更斯筆下的「霧都」,污濁的空氣對倫敦人的健康乃至性命構成了巨大威脅。

清潔空氣法案

進入20世紀,「霧都」倫敦多次爆發因霧霾久聚不散導致的危害公眾健康事件。其中最重大也因此導致最根本變革的,是1952年的「大霧霾」,the Great Smog。

1952年12月5日至9日,連續的高氣壓、超低溫和無風天氣因素碰在了一起,導致倫敦城上空被厚厚的霧霾籠罩。大白天能見度幾乎為零,倫敦城完全癱瘓。

前倫敦市長列文斯通當時是一個9歲的男孩,他對「大霧霾「的記憶是學校關閉,他和小伙伴們興高采烈,可以不上學了。但是,對許多倫敦人,「大霧霾」的記憶是痛苦的。

因霧霾直接致死的倫敦人達4075人。死亡原因主要是呼吸道疾病,這是由空氣中的粉塵引發的,而粉塵主要來自燃煤排放。

英國人痛定思痛,在1956年頒布了《清潔空氣法案》,在倫敦城劃定「無煙區」、淘汰開放式燃煤爐、普及中央供暖、用無煙燃料(碳、天然氣等)取代燒煤等等,逐漸消除了燃煤造成的粉塵排放,還「清白」於藍天。

「霧都」漸漸的重歸浪漫,忘卻了狄更斯筆下的污濁。

「新清潔空氣法案」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朗朗晴空下,也有一種對人體健康危害極大的有毒氣體污染,就是二氧化氮。二氧化氮污染「毒巢」就在倫敦市中心的牛津街上。

《清潔空氣法案》出台60週年來臨之際,人們又在呼籲出台一個「新清潔空氣法案」,對付威脅21世紀倫敦人健康的「看不見的大霧霾」。

因為朗朗晴空下,也有一種對人體健康危害極大的有毒氣體污染,就是二氧化氮,nitrogen dioxide(NO2)。

60年前的「大霧霾」,主要是引發呼吸道疾病。而二氧化氮對肺部組織和微血管的刺激造成腫脹,不但刺激呼吸道,而且「直插心臟」,導致心血管疾病。臨牀證明,置身於NO2污染嚴重的空氣中,可導致哮喘、心肌梗塞和中風等嚴重威脅健康和生命的疾病。

倫敦城中的二氧化氮,主要來自柴油汽車的尾氣排放。

歐盟的二氧化氮年排放標凖是每立方米40微克。倫敦大學國王學院的一個研究小組在倫敦測到了超過歐盟標凖三倍的一個二氧化氮污染「毒巢」,它就在倫敦市中心的牛津街上。

國王學院的測量小組在牛津街上測到空氣中二氧化氮平均值為每立方米135微克。牛津街上的交通基本上被老爺出租車和雙層巴士「佔據」。而這些車都是柴油發動機。

不僅是牛津街。英國全國50個空氣污染最嚴重的「霧霾點」,全部在倫敦。這也不奇怪。倫敦城裏22000輛老爺出租車、8500輛巴士、80000輛呼叫計程車,全部是柴油車。

倫敦人因空氣微粒污染誘發的死亡每年超過4000人,也就是今天的倫敦每年都發生一次像60年前那樣的「大霧霾」!健康專家預測,到2020年,倫敦人每年因空氣污染導致的死亡將超過5000人。

英國環境部Defra警告說,要達到歐盟制定的空氣質量標凖,到2020年,包括倫敦在內的8個主要大城市可能要被迫禁止2015年前出廠的柴油汽車進入市區。

但願大眾汽車的醜聞,給「看不見霧」的倫敦人擦亮眼睛。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