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退縮的不列顛海岸線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約克郡一段不斷退縮的海岸。英國環境署說,僅在英格蘭,全長2800英里的海岸線中,有1100英里面臨海潮侵蝕的威脅。

「我們將在海灘作戰,我們將在敵人的登陸點作戰……我們決不投降。」

第二次世界大戰最黑暗凶險的時刻、面對迫在眉睫的納粹德國入侵威脅,英國戰時首相丘吉爾的這番話,不但在70多年前鼓舞了英倫三島軍民的士氣,而且在今天仍然被人引用,並將永載史冊。

不過,如果丘吉爾再世,重新來到英國的海灘視察,他或許會發現,他記憶中的海灘、海岸,至少是一部分,已經面目全非,甚至無影無蹤了。

退縮的海岸線

今日的英國海灘、海岸線,面臨的是另一種威脅,或許是比納粹更危險和持續的威脅:海平面的升高和極端風暴造成的侵蝕和衝擊。

英國環境署說,僅在英格蘭,全長2800英里的海岸線中,有1100英里面臨海潮侵蝕的威脅。

海岸峭壁不斷坍塌,海灘被海水淹沒變成沼澤,海岸線不斷向內陸退縮……

英國環保機構國家信託上個月發表的的報告,《移動的海岸線》中說,歸它管理的海岸線中,60% 已經遭到侵蝕或面臨侵蝕威脅。一些著名的海灘和海岸景點已經被海水吞噬或變得過於危險而無法使用。

升高的海平面

英國環境署預測,海水侵蝕導致的海岸崩塌退縮,700棟海濱房屋將在今後20年中「掉進大海」,今後50年中,可能被海水吞噬的房屋將達2000棟。

海浪侵蝕海岸線背後的「始作俑者」,是氣候變化造成的海平面升高和越來越頻繁的極端惡劣風暴。

國家信託的報告說,2013-14年冬季一系列極端風暴和超高海潮造成的海岸侵蝕,使得通常需要15年左右才造成的侵蝕損失,在「一夜之間」一蹴而就。

自1900年以來,全球海平面平均升高了19厘米。而自1980年以來,已經有10倍於英國面積的北極冰蓋融化。

科學家相信,如果全球平均氣溫到2100年上升超過2攝氏度,將造成持續、極端和危險的氣候變化。

不可戰勝的自然

Image copyright University of St Andrews
Image caption 按照現在的氣候變暖速度,聖安德魯大學製作的預測到2050年校園可能的景象。

海平面升高在加速,風暴愈加頻繁。海岸全線告急,怎麼辦?

英國國家信託的報告制定的戰略,用一個字概括,就是「撤」!

報告說,事實已經證明,傳統的築堤防波,浪高一尺、堤高一丈的「硬堵」是堵不住的,不但事倍功半,而且難以為繼。

科學家相信,主動的、有選擇的後撤,把一些海灘、海岸「讓給大海」,讓它們變成灘塗濕地,像海綿一樣吸納湧入的浪潮,是更有效、更持久地對付海岸侵蝕的辦法。

國家信託的海岸和海洋顧問戴克承認,「後撤」戰略對某些海濱社區可能意味著犧牲,但他說,在某些薄弱的海岸線,與自然對抗是徒勞的。

戴克說:「我們要與自然合作,而不是對抗,要擁抱自然而不是總想戰勝它。」

問題是,英倫三島彈丸之地、四面環海,「後撤」能撤多遠?

《2009英國氣候預測》估計,到本世紀末,海平面的升高將在13-76厘米之間。

科學家把氣溫升高「2攝氏度」作為紅線堅守。按各國現在的排放標凖走下去,到本世紀末,全球氣溫將平均升高3.6攝氏度。

如果能完全兌現巴黎氣候大會上各國領導人已經做出的減排承諾,到本世紀末,全球平均氣溫仍將升高2.7攝氏度。

前景不容樂觀。太平洋、印度洋中的一些小島國已經感到了「滅頂之災」的威脅。

洶湧的海水沿泰晤士河海口倒灌倫敦城,聖保羅大教堂只剩下一個小圓頂露出水面……今天,這是好萊塢動用最先進的電腦技術製作的幻覺,明天呢?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