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居家理想地 英國「健康城」

Image copyright Press Association
Image caption 鼓勵居民多鍛煉身體:城鎮設計時留出足夠的操場、綠地。

建設「健康城」要花大錢,但因此提高了居民的整體健康水平,到頭來花的是小錢。

像倫敦這樣的英國大城市中的房價持續的、不講道理的、遠遠超出英國人收入增長速度的瘋長,早已不是新聞了。

但房價還在飆升,搞新聞就不能視而不見。於是小報上出現了「住在巴塞羅那,坐飛機回倫敦上班,下班再坐飛機回巴塞羅那,也比住在倫敦便宜」這樣的故事。

「寄居 蝸居 租居」

小報的推算可能經不起推敲,但抓眼球的效果達到了。一代英國人「寄居蝸居租居」、「人在旅途」(每天花數小時通勤)的窘境躍然紙上。

我在倫敦住的20年裏,眼看著倫敦一直在蓋房子。看看各家房產公司的廣告,也不缺房子。像倫敦這樣的大城市裏,缺的是工薪階層買得起的房子(affordable housing)。

一個共識是,建造價錢適中的、讓今天的上班一族像他們的父母一樣,靠工資借房貸可以買得起的房屋,是解決大城市住房壓力的根本。

於是,執政黨總是高喊自己上台後已經蓋了多少套便宜房、還凖備再蓋多少套便宜房。在野黨則總是高聲譴責執政黨少蓋了多少套便宜房,如果自己上台將多蓋多少套便宜房…

英國國民健康服務NHS(通俗點說就是英國的公費醫療)的負責人斯蒂文思,也加入了建造「買得起的房子」的鼓與呼。不過,斯蒂文思的著眼點與政客完全不同。

斯蒂文思說:「今後數年中,我們要新建大量的便宜住房。那就讓我們在新城鎮建設規劃時,把健康生活、對付肥胖症、延長老年人獨立在家生活的能力考慮進去,讓新的數字健康技術充分發揮作用」。

「健康城」藍圖

斯蒂文思提出的,是他的「健康城」新概念。今年9月在曼徹斯特舉行的健康與保健發明展上,斯蒂文思向與會的5000名代表展示了他的「健康城」設計規劃藍圖:

鼓勵居民多鍛煉身體:城鎮設計時留出足夠的操場、綠地。多設自行車道,安放戶外健身器械,乒乓球台。

鼓勵老年人多出門活動:在公園多設長椅以便老人隨時坐下來休息。保持人行道平整防止絆倒,採用防滑路面材料防止雨天滑倒。

鼓勵健康生活方式:「健康城」中,任何建築出入口禁止修建不必要的台階,保障路燈照明,鼓勵居民晚上出門散步、騎車 。學校附近禁止開設快餐食品店。

遙控保健:把數字技術引入老人院,以便醫生、護士可以遙控指導診斷護理,減少對醫院的壓力,延長老人的獨立生活能力。

斯蒂文思說,通過城鎮規劃建設的靈活性和創意性,可以讓兒童安全的在戶外玩耍,自己走路、騎車上學,而不是整天呆在家裏玩電子遊戲。老人在一個有充足社區支持的環境中得到關照,盡可能保持生活獨立。

大錢與小錢

已經有40個地方政府提出了「健康城」的規劃申請,從中將選定 5 個城建計劃作為體現「健康城」概念的樣板城鎮。

很理想、很鼓舞。但是,按照英國人的辦事效率,特別是涉及城市建設規劃,「健康城」何日能從「藍圖」轉變成施工圖紙,再變成實實在在的道路磚瓦,實在不敢讓希望的火花燃得過旺。

還有個錢的問題。斯蒂文思揮揮灑灑勾畫的「健康城」藍圖裏,沒有提到錢,沒有提出建設一個理想的「健康城」的預算。

當然,讓管NHS的提出一個工程預算,或許勉為其難了。但是,斯蒂文思提供了一筆賬:與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有直接關係的肥胖症、糖尿病等的治療費用已經讓NHS難以承受。到2020年,NHS的經費缺口將達300億英鎊!

另一個對NHS經費造成巨大壓力的是老年人佔據醫院病牀牀位。因為養老院或家中缺乏現代化的護理保健,老人往往被送到醫院,一呆就不走了。大量病牀被本可以院外護理的老人佔據。

建設「健康城」要花大錢,但因此提高了居民的整體健康水平,到頭來花的是小錢,丟點芝麻,撿的是西瓜。

態度問題

算盤很如意。我突然想到,還有一個態度問題。2012年倫敦奧運會前,英國派出考察團對中國的群眾體育運動多次調研,因為借辦奧運促進群眾參加鍛煉,「增強人民體質」,是倫敦奧運的重要「遺產」之一。

考察結果在英國的居民小區、公園、街頭隨處可見:安裝了大量也像在中國城鎮中隨處可見的簡易健身器材。

所不同的是,中國的公園、居民小區的健身器材,從早到晚都有人在用,老頭老太太壓腿伸腰吊胳膊,不亦樂乎。

英國的公園、居民小區的健身器材,無人問津。我偶爾忍不住玩玩,引來的是怪異的目光,還是乖乖的回健身房。

想起一個西方諺語:You can lead a horse to water, but you can』t make it drink(你能把馬引到水邊,但你不能強迫馬喝水)。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