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何日再聞野狼嚎

Image caption 最大膽、最令人激動和最引起爭議的,是「引狼入室」,把狼重新放回蘇格蘭高地荒野的建議。

英倫島上「重歸荒野」如火如荼。重現野豬林是一回事,再聞野狼嚎則是另一回事了。

「Rewilding」,「重歸荒野」,眼下是英國的一個熱詞兒。搞自然的在講、搞環境的在講、搞農業的在講、搞政治的在講、搞文化的在講…

不光是嘴上說,更付諸行動,「重歸荒野」,從組織到個人,熱火朝天。

「重歸荒野」

「重歸荒野」,顧名思義,就是把已經不是荒野的土地讓它重新「變荒」。

退耕還林,退林還草,退田還澤…總之是把已經讓人類通過千百年奮鬥改變了的自然,再通過加倍的努力,讓它重新回到原始的自然狀態。

比如,在英格蘭的Fen,英國環保組織國家信託雄心勃勃的「百年計劃」,要把退田還澤的面積從現在的760頃擴展到5300頃。

Fen是英格蘭著名的地貌、一馬平川的低地。英國農民一代代前赴後繼,開溝挖渠排水,把沼澤變為良田。

Image caption 英國山貓信託還提出了將18隻山貓(Lynxes)放歸從英格蘭到蘇格蘭的多個「試點」的五年「重歸荒野」試驗。

野豬野鼠野山貓

恢復自然原生植被是第一步,這包括「退林還林」,就是把人工種植的、引進的樹種鏟除,栽植原生的樹種和灌木。

植被環境恢復了,下一步是重新引入與環境相適應的野生動物。

首先是那些仍然「苟延殘喘」的瀕危野生動物,把它們引入到不同的「重歸」的荒野中,擴大它們的生存機會。比如,紅松鼠、野豬、野馬等。

接下來,是把一些早已絕跡的生物重新「請」回英倫島。經蘇格蘭政府特批,絕跡數百年的河狸和海鷹已經被重新引入到蘇格蘭高地的兩個「試點」。

英國山貓信託還提出了將18隻山貓(Lynxes)放歸從英格蘭到蘇格蘭的多個「試點」的五年「重歸荒野」試驗。

英國雖然有山貓協會,但野生山貓在英倫島絕跡已經1200多年了。

然而,最大膽、最令人激動和最引起爭議的,是「引狼入室」,把狼重新放回蘇格蘭高地荒野的建議。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我們從文化上與狼拉開了距離,把它妖魔化到了非理性的程度。儘管我們更可能被自家養的狗咬傷,但我們都更害怕『大壞狼』」。

最後一隻狼

一輪冷月映照下,孤峰獨狼,仰天長嚎,是地老天荒、自然野性的至尊象徵。

但這是詩情畫意。現實是,蘇格蘭高地已經三百多年沒有聽到野狼嚎了。1743年在蘇格蘭Moray的Findhorn村打死的一隻狼,據信是蘇格蘭、也是英倫三島上最後一隻野狼。

三百年前的剿滅狼的運動,是政府組織的。在蘇格蘭高地,狼被視為是令人厭惡的「害蟲」,咬死羊甚至耕牛,在墓地裏掏洞掘墳。蘇格蘭一些最古老的墳地選擇在一些小島上,防止狼的騷擾是主要考慮之一。

對狼的剿滅,不僅是在肉體上的。提議把狼重新引入蘇格蘭的組織之一,蘇格蘭主要的環保機構JMT的負責人丹尼爾斯說,「我們從文化上與狼拉開了距離,把它妖魔化到了非理性的程度。儘管我們更可能被自家養的狗咬傷,但我們都更害怕『大壞狼』」。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經蘇格蘭政府特批,絕跡數百年的海鷹已經被重新引入到蘇格蘭高地的兩個「試點」。

與狼共舞

當然,把狼重新引入荒野並不是要給狼從文化上「摘帽平反」。正如「英國重歸荒野」(Rewilding Britain,最主要的自然保護聯盟之一)懷特所說,狼曾是英倫島上的頭等捕食動物,是生物鏈上關鍵的一環。它的缺失,對自然生態的影響是深遠的。

話說回來,從文化層面也有其不可低估的意義。把狼等絕跡的動物重新引入荒野,不但可以重新平衡生物鏈,也可以吸引遊客,以生態旅遊的收入保持「重歸荒野」的可持續性。

讓狼「重歸荒野」的呼聲日漸高漲,它激起的批評和反對也一浪高過一浪。反對的理由主要有兩點。一是曾聞野狼嚎的蘇格蘭地貌已經今非昔比。野狼出沒的蘇格蘭,森林覆蓋,人煙稀少。今天,大片的土地已經變成耕地牧場。到處牛羊成群,村鎮連片。

對「重歸荒野」最大的擔憂,是把絕跡數百年上千年的動物(也包括植物)重新引入,其影響的不可預知性。引入的動植物種給英倫島上的原生動植物帶來滅頂之災的例子不勝枚舉。

爭論還會持續下去。不過,就重新「引狼入室」來說,目前還處於理論務虛階段。蘇格蘭政府發言人說,對河狸的重新引入要認真評估試點經驗後才考慮是否擴大範圍。「但對於其它動物,特別是頭等捕獵動物狼,尚無重新引入計劃。」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