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一個英國農民的四千萬鎊中國瓷器

Image caption 「我們從來沒有在拍賣現場看到過如此瘋狂的競拍。竟拍標牌滿場飛舞,一些瓷器經過長時間的競拍爭奪才落定。」

朋友和村民們記憶中的「胖子」皮爾金頓,是個少言寡語的鄉紳。只有他的家人知道他有一個秘密。

一個近乎偏執的愛好:收藏中國瓷器。而且,他慧眼獨具、瓷海淘金。

皮爾金頓(Roger 『Podge』 Pilkington)英年早逝,1969年44歲時就過世了,給妻子和三個女兒留下一個農莊和他的100件中國瓷器收藏。

半個世紀後,他的家人決定把100件瓷器一鍋端全部拍賣。

結果令人瞠目。這裏的「人」包括從賣主到買主到拍賣行再到旁觀者,所有的人。

100件瓷器總共拍得4590萬英鎊(約5億人民幣),超出預估三倍。

唐宋明清 價值連城

蘇富比亞洲拍賣行負責人Nicolas Chow是這樣形容4月8日在香港舉行的拍賣現場的氣氛:

「我們從來沒有在拍賣現場看到過如此瘋狂的競拍。竟拍標牌滿場飛舞,一些瓷器經過長時間的競拍爭奪才落定。」

Image caption 拍得最高價的,是一個明代青花「月壺」,以1100萬英鎊成交。其次是一個玫瑰露聖水壺,以910萬英鎊成交。同樣的瓷瓶世上已知的只有3個,其中一個在北京故宮博物院裏。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皮爾金頓的100件瓷器來自唐、宋、明、清四個朝代,從公元618年到1912年,跨越1000多年。

按Chow的話說,「皮爾金頓的收藏涵蓋了中國瓷器發展的全部歷史進程,特別是一些明代的瓷器,是稀世之寶」。

拍得最高價的,是一個明代青花「月壺」,以1100萬英鎊成交。其次是一個玫瑰露聖水壺,以910萬英鎊成交。同樣的瓷瓶世上已知的只有3個,其中一個在北京故宮博物院裏。

慧眼獨具 經典收藏

明代青花「月壺」是皮爾金頓在1960年代以5千英鎊購得的。5千英鎊在半個世紀前不是個小數目,它相當於一個英國公務員好幾年的薪水。

好在皮爾金頓有眼力,也有錢。他出身英格蘭的一個玻璃製造世家。伊頓公學畢業後,皮爾金頓在家庭生意裏幹了幾年。

隨後他在韋爾特郡買下了福特農莊,耕作、捕魚、打獵,過上了「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鄉紳生活。

除了種田,就是收藏中國瓷器。跨越千年的收藏,皮爾金頓用的時間並不長,只用了從1950年代到60年代10多年的時間。

而且,大部分的收藏都是從倫敦市中心的一家叫Bluett&Sons的古玩商那裏購得的。

蘇富比亞洲的負責人Chow說,「皮爾金頓是一個真正的收藏家。你看一眼他的收藏品就能感覺到,他充滿激情又慧眼獨具。他看中的是瓷器的魅力和美麗,而不是作為一種投資。因此他的收藏很特別。」

Chow說,拍賣現場上,一些日本競拍者被一些拍賣品的美麗感動的落下淚來。(抑或是因為沒有中國買主的腰包鼓?)

Image caption 皮爾金頓的收藏被拆散了,各有新主。無論新主人是誰,在把玩新寶貝時,但願也能體會到一個英國農民對中國瓷器的鐘愛。

中國買主 收復古董

來自中國的買主,的確是讓這場拍賣超過所有人預料的背後推手。

此一時,彼一時。1950-60年代皮爾金頓買下這些中國瓷器的時候,恰逢18-19世紀的中國瓷器「失寵」,古玩商急於脫手,使得中國明清瓷器的價格大跌。

前面提到皮爾金頓花了5000英鎊買下那個「月壺」,但他買下的大部分收藏單件都不超過100英鎊。

今天,來自中國的買主全面佔領了拍賣場,不但是瓷器,其它古玩字畫,樣樣通吃。新聞中爆出「天價」的競拍,得主往往是「沒有透露身份的中國買主」。

行業人士相信,有些中國買主是出於民族主義激情,要收復被掠奪和流失的「國寶」。有些是純粹的商業投機。不管出於什麼動機,皮爾金頓的收藏給了中國買主一個罕有的機會。

因為皮爾金頓當年買下這些瓷器的時候,「動機」很單純,就是喜歡。蘇富比亞洲的負責人Chow說,如果是為了投資,皮爾金頓的收藏就會「完全不同」。

皮爾金頓的收藏不但完整,而且是私家單傳,不為外人所知。用Chow的話說,皮爾金頓是「有史以來最獨具慧眼的中國瓷器收藏家之一」,他的收藏,是「藝術世界的一個秘密」。

皮爾金頓的收藏被拆散了,各有新主。無論新主人是誰,在把玩新寶貝時,但願也能體會到一個英國農民對中國瓷器的鐘愛。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