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巴斯公園裏的斷足之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巴斯,英國的花園城、大學城、旅遊城…古羅馬人留下了溫泉浴, 喬治時代留下了標誌性的皇家新月樓。巴斯的公園裏發現一隻斷腳,與巴斯浪漫形像的反差可謂巨大。

斷腳不像是新鮮的,但卻沒有腐爛跡象,而且查不到DNA……

奶茶、土司、收音機。早6點,BBC 廣播4台的新聞事實綜合節目《今天》開播,也是我一天的開始,雷打不動。世界大事、英國大事早知道。

廣播中聽到的主持人與被訪者的對話,卻讓我嘴裏的土司難以下咽。

狗叼斷腳

「一起遛狗的有我們好幾個人。忽然有一個婦女跑向我們,連喊說在灌木叢裏有一隻腳。她的狗叼出來的。我們都湊上前觀看,的確是一隻腳」。

主持人讓他形容一下斷腳:

「老舊、皮質化、黃黃的,髒兮兮的……從踝骨上方四英寸左右斷開……腳瘦長,腳跟處的皮膚皺巴巴的,看上去不是新近才砍斷的……」

你說我這早飯還吃得下去麼。

荒草中、樹林裏、灌木叢下,發現了屍體,新聞裏報告發現者往往是「一個遛狗的」……我時而開玩笑說,沒凖哪天Holly(我家的狗)也發現一具。

發現一隻斷腳,似乎比發現一具整屍更不尋常。在BBC的新聞旗艦節目裏一大早討論,也覺得怪怪的。定睛看看收音機的調台指針,沒有聽錯台。

Image caption 接到報案後,Weston公園被當作犯罪現場隔離封閉。

疑團重重

被訪者是一位大學講師,克拉克。發現斷腳的地點,是英國巴斯市的 Weston 公園。

巴斯,英國的花園城、大學城、旅遊城……古羅馬人留下了溫泉浴, 喬治時代留下了標誌性的皇家新月樓。

巴斯的公園裏發現一隻斷腳,與巴斯浪漫形像的反差可謂巨大。這不僅是形像上,還有心理上。今天發現一隻斷腳,明天呢,一隻斷手,一個人頭?當地居民惴惴不安、議論紛紛。

克拉克發現斷腳是在2月19日。當地警方立刻成立了專案組全力偵破。經過三個月的會戰,用負責警官、卡頓探長的話說,「查盡了所有活線索」……

得出的結論?我先按下不表,回頭說警方的調查。接到報案後,Weston公園被當作犯罪現場隔離封閉。探長卡頓對BBC說,他列了一個長長的問題清單:「腳是怎麼與身體分開的?在那裏有多久了?是一個失蹤者的腳或是一個警方擔心人身安全有危險的人的?是惡作劇還是居心險惡?……」

警方排查了全國失蹤者名單、現有的和歷史的謀殺案受害者記錄、醫院停屍房,甚至巴斯市的公共墓地,都與斷腳聯繫不上。

警方調集了全國的刑偵和驗屍專家。三個月查下來,能夠100%確認的是,斷腳是真的人腳,一個成年人的。至於性別、年齡或種族,卻無法判斷。

Image caption 警方調集了全國的刑偵和驗屍專家。三個月查下來,能夠100%確認的是,斷腳是真的人腳,一個成年人的。

沒有DNA

英國內政部的一位病理學醫師證實:「斷腳不像是新鮮的,但又沒有腐爛的跡象。」

最匪夷所思的是,從斷腳上提取不出DNA樣本。

DNA 是現代刑偵的殺手鐧。隨著技術的不斷完善,現在能夠從很微小的遺留物,一根頭髮一塊血斑一滴唾液,都能夠提供完整的DNA樣本。拿著一隻斷腳,居然查不到DNA?

被調去「會戰」的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的法醫人類學家(forensic anthropologist)波尼博士說,斷腳「很不尋常」,它沒有任何損傷或疾病的跡象,也不是新近斷裂的。

波尼博士說,斷腳被用化學物「處理過」或曾保存在防腐藥劑中,因此DNA被徹底破壞了。

據此,波尼博士說,斷腳「完全符合一個醫學、解剖或博物館樣本的特徵」。

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能把幾百萬年前滅絕的恐龍的生活描繪的活靈活現,面對斷腳,卻也只能把話說到這份上。

「我想要答案」

探長卡頓日前宣佈,綜合專家們的意見,「我們可以滿意的判斷,沒有犯罪發生,這隻腳更可能是一個醫學或教育機構的樣本」。

「滿意的」推斷卻不是滿意的答案。是哪家醫學院或博物館把斷腳扔到了公園裏,為什麼?

卡頓探長自己也承認這不是個滿意的答案。他呼籲巴斯地區所有現在或曾經收藏人體標本的機構與警方配合提供線索。

卡頓探長說:「公眾非常希望找到答案,我想要答案」。

我也想要答案。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