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難民潮悄然拍擊不列顛海岸

Image copyright Italian Navy via AP
Image caption 難民潮仍在一浪高過一浪的衝擊著希臘、土耳其、意大利的海灘。沒被海水吞噬的難民,登上歐洲大陸後繼續跋山涉水向西歐挺進。

「我們知道他們(非法移民)在登岸,但沒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已經潛入」。

上周在諾福克(Norfolk)休假,碰上一樁地方新聞,從郡級的媒體到酒吧老闆到老岳母,都嘮叨個不停。

說是地方新聞,新聞的五個W要素,(when, where, what, who and why 時間、地點、事件、人物、原因),只有一個W在諾福克,地點。

漁村偷渡客

Sea Palling 不但中文讀者罕有所聞,就連老諾福克人也未必都知道。它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漁村,在東海岸的 Great Yarmouth 附近。像諾福克沿岸的許多小鄉鎮一樣,Sea Palling 是個姥姥不親,舅舅不愛的地方,夏天裏沙灘上擠滿了一日遊的遊客,一入秋,北冰洋來的風把人都吹跑了,海風漁火對愁眠。

Sea Palling 忽然上了新聞,要「歸功於」荷蘭的警察。日前,荷蘭警方宣佈破獲了一個「工業規模」的非法移民走私團伙。9名「蛇頭」將面臨最高12年的監禁。

「蛇頭」組織偷渡的,是已經抵達歐洲大陸的難民。偷渡的目的地,是不列顛。在最新的一起行動中,荷蘭警方在北海上截獲了一艘遊艇。這艘乘員8人的遊艇上,塞滿了26名來自越南和阿爾巴尼亞的非法移民。

警方在蛇頭身上搜出了一張地圖,地圖上標出了抵達Sea Palling的線路。

Image copyright Ben GadsbyWilliams
Image caption 人口走私團伙正在利用貨輪、漁船、私人遊艇,把偷渡客直接從海上運到不列顛沿岸星星點點的漁村港灣。

拍擊不列顛

如果較真的話,把Sea Palling作為新聞發生地點,不確切。偷渡客沒能潛入Sea Palling ,是荷蘭警察厲害。沒被荷蘭或歐洲西岸各國警察截住而成功「搶灘登陸」不列顛的非法移民有多少呢?答案是沒人知道。

電視上,難民潮仍在一浪高過一浪的衝擊著希臘、土耳其、意大利的海灘。沒被海水吞噬的難民,登上歐洲大陸後繼續跋山涉水向西歐挺進。

英國人對難民的處境同情揪心的同時,恐怕也有不少人暗自鬆口氣。幸虧海水把不列顛與歐洲大陸割斷了,四面的海水成了阻擋難民的天然屏障。

這口氣恐怕松不得。抵達歐洲的難民中,一些人最終的理想之地是英國。登陸英倫島的手段,已經不再只是聚集在法國卡萊衝擊英法隧道或扒上大貨車。

人口走私團伙正在利用貨輪、漁船、私人遊艇,把偷渡客直接從海上運到不列顛沿岸星星點點的漁村港灣。

北諾福克郡地方領導人費茨帕特里克說:「諾福克如果被這麼瞄上了,很令人擔憂。這裏看不到海上邊境檢查的存在,你只能依靠群眾向警察舉報行蹤可疑的陌生人。」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英國內政部強調,英國的邊境控制是「依靠情報精凖打擊」。情報從哪裏來,是否可靠,當然是「不可告人」的。

三艘巡邏船

諾福克郡的海岸線只有45英里,不列顛周邊海岸線全長7700英里,如果被瞄上了,防不勝防。

英國內政部和國家防止犯罪中心上周都表示,無法提供非法偷渡登陸英國的移民數字。

人們只能從新聞中爆出的個案「一斑窺全豹」。而此類新聞時不時爆出,上到紐卡斯爾,下到康沃爾的沿岸漁村,都有「海外來客」突然出現又迅即消失的報道。

僅舉最近兩起例子。4月底,在英格蘭花園肯特郡的海岸外,兩名伊朗人乘坐的一個8尺長的小橡皮划艇翻船,一艘路過的貨船看到水中發出的手機的亮光報警,落水的兩名伊朗偷渡客被海岸救生隊救起。

本月初,一名英國人,Stephen Jackson,被控人口走私罪,他試圖將17名阿爾巴尼亞人用自己的漁船從歐洲大陸偷運到西薩塞克斯郡的 Chichester。

代表英國邊境檢查署員工的工會負責人 Lucy Moreton 說,「我們知道他們(非法移民)在登岸,但沒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已經潛入,因為沒有人搜集這個數據。如果搜集的話,會發現會有很多,比我們願意承認的多。」

有一個數字是知道的,英國邊境署的海上巡邏船。7千多英里的海岸線,一共只有5艘巡邏船。5艘船中,能同時出海巡邏的,只有3艘。

提供一組對比數字。法國海岸線2千英里,邊境局的海上巡邏船超過40艘。意大利的海岸線超過法國一倍,有4700英里,但巡邏船有600艘。

英國內政部強調,英國的邊境控制是「依靠情報精凖打擊」。情報從哪裏來,是否可靠,當然是「不可告人」的。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