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街上拉來一個陪審員

Image caption 倫敦市中心的中央刑事法庭。一個被指控的人應該享有「由陪審團裁決的權利」,不但是支撐英國法律大廈的基石,也可以說是英國給文明世界和世界文明最大的貢獻之一。

一個英國老太提著一兜水果蔬菜走出超市,被人攔住:「勞駕,您能救個急,跟我到法庭加入陪審團麼」?

英國的法庭我沒上過(但願這輩子沒這個緣分),對法庭的概念,都是從電影電視劇的畫面中得來的。

印象最深的,不是帶著卷毛頭套端坐高堂的法官,不是伶牙俐齒把死人說活把活人說死的律師,而是陪審團。

12 個男女,或是大學教授,或是無業遊民,或是芭蕾舞女,或是飯館跑堂,一言不發的坐在法庭一角。到最後,陪審團代表一句「有/無罪」,被告的命運就決定了。

日前在一個英國地方法庭上發生的一幕,甚至比電影電視還富於戲劇性。21世紀的今天,一個英國法官又給傳承千年的陪審團制度「譜寫」了一頁新的篇章。

「上街拉夫」

在薩利斯伯裏皇家法庭(Salisbury Crown Court)上,一樁性侵案的審判就要開庭了,主審法官Andrew Barnett才發現,陪審團湊不夠人數。

法庭的陪審團由法官從一個14人的「陪審團成員候選庫」中最後選定12人組成。候選庫中,一個人與被告認識,一個人與辦案的偵探認識,另一個人病倒了,法官臨時缺了三個陪審團候選人。

其實,Barnett法官碰到的這種尷尬時有發生,通常是陪審團成員與案子有利益衝突或個人意外,如生病或家庭變故等。

遇到這種情況,法官只好宣佈延遲開庭,等新的陪審團組成後再擇日開庭審判。

Barnett 法官顯然是個急性子,不等,怎麼也得把人給我找夠,今天就開庭!他差遣法庭書記員到大街上「拉人」,找志願者臨時頂缺。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BBC 電視劇《查特萊夫人的情人》中的法庭劇照。12 個男女,或是大學教授,或是無業遊民,或是芭蕾舞女,或是飯館跑堂,一言不發的坐在法庭一角。到最後,陪審團代表一句「有/無罪」,被告的命運就決定了。

剛出超市的老太太、騎車的過路人、街邊長椅上的讀報人…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找夠了願意臨時拿出一個星期(預定庭審5天)參加陪審團的志願者。性侵案審判如期開庭。

「老皇曆」

問題是,法官能這麼幹麼?Barnett法官還真是依法辦事,從街上臨時「拉夫」是有確鑿的法律依據的。

英國《陪審團法案1974》第六章裏,有一條稱作「praying a tales」(傳神的翻譯就是「上街拉夫」),它允許法官在法庭所在的建築範圍外臨時徵召陪審員頂缺。

啟動「praying a tales」,應該是在「非常特殊的情況下」。Barnett法官審案遇到的情況是否屬於「非常特殊的情況」?有商榷的餘地。

英國司法辦公室的發言人說,「praying a tales」是傳承下來的「老皇曆」,罕有應用。他確認,據他所知,沒有法官「臨時拉夫」的先例紀錄。

陪審團與「諸葛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1215年約翰國王簽署的《大憲章》,第一次明確了「陪審團裁決」的法律地位。《大憲章》中申明:「一個自由的人不能被囚禁…除非他的同類做出這樣的判斷」。

英國人發明的「陪審團裁決制度」(trial by jury),最早可以追溯到刀耕火種的盎格魯-撒克遜人時代。

盎格魯-撒克遜人的司法概念萌芽,即如果有足夠的村民街坊站出來發誓被指責的人是無辜的,他/她就可以免予處罰,是「陪審團裁決」(trial by jury )的源泉。

1215年約翰國王簽署的《大憲章》,第一次明確了「陪審團裁決」的法律地位。《大憲章》中申明:「一個自由的人不能被囚禁…除非他的同類做出這樣的判斷」。

一個被指控的人應該享有「由陪審團裁決的權利」(the right to a trial by jury)不但是支撐英國法律大廈的基石,也可以說是英國給文明世界和世界文明最大的貢獻之一。

「陪審團裁決」制度當然也有讓人著急上火不滿意的地方。主要是陪審團員的挑選費時費錢。

陪審團成員的挑選是隨機抽籤,承擔陪審團員角色,是一個英國公民的法律義務。但是,如果有特殊理由,比如突然患重病或家庭變故等,他/她可以要求豁免或推遲。

12個陪審團員終於敲定了,也不一定能順利把案子審到底。有些案子一審就是數周甚至數月,在此期間,如果有陪審團員出現了利益衝突或其它原因需要被更換,庭審就要受影響甚至被迫推倒重來。

另一方面,隨著社會的發展,涉及金融、醫學、IT等行業的案子的專業知識要求很強。

因此,近年來一直有改革陪審團制度的呼聲。有人建議,一些小偷小摸雞毛蒜皮的案子,不要陪審團,由法官定奪。專業性很強的案子,由法官選擇專家小組代替陪審團。

在旁觀者眼裏的「雞毛蒜皮」,在當事者眼裏可能是天大的事。至於「專業性」,中國有句俗話,「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

何況是12個?而且不只是「臭皮匠」?

如果真的不幸被帶上法庭,你是願意把命運交給法官大人或「專家小組」,還是交給12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我絕對選擇後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