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大快朵頤」男

Image copyright

俗話說,臭豆腐聞著臭吃著香。在公交車上吃東西,則是吃著香,聞著……

上周的專欄裏說了「動態化妝女」。這是我自造的詞兒,它所描繪的行為在今天英國的通勤車上,特別是早上的高峰時段,天天可以看到,就是女性在上班的路上,隨著火車、地鐵、巴士的車輪滾動,旁若無人的塗脂抹粉。

說完了「動態化妝女」,覺得於心不忍,有失公允。於是,平衡一下,今天說說英國通勤車上常見的另一族。

上車就餓

小時候在中國坐火車,印象最深的不是車窗外的風景,而是車廂內的「吃相」。

不分男女老幼,無論貧富貴賤,上了火車,人人都在吃。道口燒雞、泡椒鳳爪,橘子蘋果、香蕉菠蘿,瓜子核桃、大棗花生,大快朵頤。

雞骨頭鴨骨頭蘋果核瓜子殼,凡不能進肚的,隨口吐在地上。痛快啊!火車進站前,服務員大喊一聲,「抬腿」,大家都雙腿高懸,讓服務員飛舞的拖把「一掃光」。

老大還鄉,高鐵遍地,但人們上了火車似乎還是餓。只是都不再往地上吐,而是把不能吃的部分吐在服務員發的紙袋子裏。

上個世紀90年代初到了英國,坐火車很少看到有人吃東西,大家或一書在手,或埋在報紙裏,車廂裏安安靜靜,一路「書香」,很是感慨。

炸雞腿漢堡包

後來,車上看書的似乎少了,玩手機的多了起來。再後來,上車吃東西的人越來越多,不是燒雞鴨肝鳳爪,而是炸雞薯條漢堡包。

「動態化妝」都是在早上的通勤車上「發生」,而「爆啃雞腿」則主要是在下班的通勤車上「進行」。

而一天班上下來,拖著疲憊的身軀,飢腸轆轆爬上通勤車,最惱人的,則莫過於鄰座的人甩開腮幫子啃雞腿、嚼薯條,往嘴裏塞三明治漢堡包了。

如果能讓女性讀者感覺好一點,據我觀察,上車便開吃的人,絕大多數是男的。

俗話說,臭豆腐聞著臭吃著香。在公交車上吃東西,則是吃著香,聞著……不說臭吧,至少是聞著不舒服,難聞。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一天班上下來,拖著疲憊的身軀,飢腸轆轆爬上通勤車,最惱人的,則莫過於鄰座的人甩開腮幫子啃雞腿、嚼薯條,往嘴裏塞三明治漢堡包了。

炸雞腿漢堡包

在公交車上旁若無人大快朵頤,不但讓上班族心煩,甚至也讓英國議會上議院的「貴族老爺們」不高興了。

去年底,舍伯倫勛爵在上議院提出動議,要求政府與倫敦交通局交涉,禁止乘客在倫敦的地鐵、火車等公交車上吃熱食快餐。

舍伯倫勛爵說,在公交車上吃飯不但讓很多乘客覺得「冒犯」,而且飯盒等包裝丟在地板上構成了「健康隱患」。

舍伯倫勛爵有過幾次像上班族一樣擠通勤車的經歷?我不便揣測。但有一個10年前的統計數字,伯爵大人想必不知道。

慢慢通勤路

英國人一年在通勤交通車上吃食物的消費是229英鎊,居歐洲國家之首。

同時,英國人每天花在通勤車上的時間是48分鐘,也是全歐洲通勤時間最長的。

10年後,如果再做一個統計的話,這兩個數字肯定是比翼齊飛。

我敢作這樣的推斷,基於兩個事實:

一是英國的房價,特別是像倫敦、曼城這樣的大城市,房價已經漲「瘋了」。市區買不起,往近郊挪,近郊買不起,再往遠郊搬。租房一族也是一樣,離市區越近,房租越貴。

而人們上班的地方大都在市區裏,早上往城裏奔,晚上出城往家趕,通勤路漫漫。

另一個事實是英國財政研究所(IFS)提供的:英國人的實際工資增長今後10年將呈現持續下滑趨勢。IFS預計,2021年英國人的實際薪資將不會高於他們在2008年掙的工資。

如果不幸被IFS言中的話,英國人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沒見識過這種窘迫。

掙錢辛苦,上班更奔波,吃飯沒凖點兒。飢腸轆轆撐不到回家,在路上墊巴點兒,鄰座多包涵吧。都不容易。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