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英國:餐桌上的金磚國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倫敦的印度餐館比德里和孟買的加在一起還多

莫要嘲笑英國「黑暗料理」出沒,它對異域美食的博採眾長,實屬罕見。僅在倫敦一地,就不難吃遍全球。在英國可以覓得亞、歐、非、美、中東各種菜系,蒸蒸日上的「金磚國」(BRIC countries)集團的美食自然也不例外。

從「日不落帝國」時期的影響,到現今多元國民的「思鄉經濟學」,英國異域美食能夠吸引到世界各地的地道菜餚來安家,有許多原因。

「國菜」印度

英國大街小巷的「印度菜館」,大多由孟加拉、巴基斯坦移民經營。這些咖喱菜廣受歡迎,每年銷量是英國本地菜「魚和薯條」的足足兩倍,也佔英國人在外用餐花費的三分之二。

2001年,英國外相Robin Cook在廣受傳頌的演講中說,著名印度菜餚瑪沙拉咖喱雞塊(chicken tikka masala)已成為英國「國菜」(national dish),完美詮釋了英國吸取外來影響、重塑多元「英倫」的意義。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更多中國餐廳走高端路線,譬如碎片大廈頂端的「胡同」

當然,傳說這道菜起源於無知的英國顧客抱怨印度風味的咖喱雞太乾,憤怒的大廚將金寶(Campbell)番茄湯、奶油和一些香料倒入菜中,想必沒有預見到他誤打誤撞創造出的菜將來會如此風行。

中 國菜在英國也廣為流傳。二戰後,東、南亞前殖民地居民回流至英國,往往以家族為單位經營一些可外賣的小餐館,風味隨著時間本土化。英國人會覺得烤牛肉、牧 羊人派、魚派、威靈頓牛排、肝和培根等傳統食物,是「家庭生活」的一部分;而與之成為對比的「民族菜系」是與和朋友一起外出吃的,因此別有滋味。

然而,現今英國印、中餐館分流較為明顯。印度菜長期以來未被歸入高端飲食,在2013年倫敦1300多家米其林中,只有40家印度菜——儘管倫敦的印度餐館比德里和孟買的加在一起還多。相反,越來越多的中餐館走起或奢華或私房的路線。

神秘俄國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筆者與家人在俄羅斯餐館Mari Vana

騎士橋附近的Mari Vana廣受在英俄羅斯人好評。它有著俄羅斯典型的傳統裝潢,架子上擺放著熊、套娃玩具、俄羅斯文學著作,屋頂垂下華麗的吊燈,桌上的水晶碗盛著傳統俄式 麵包,角落裏還有火爐,等待著英國漫長但其實不太冷的冬天。這是繼聖彼得堡、莫斯科和紐約後的第四家店,羅宋湯、餃子等名菜都色味俱全,還有特殊的伏特加 飲料,可供速飲用或慢嘗。

東歐菜館如果在倫敦歷史久一點,往往還會籠罩上冷戰時期的神秘風采。南肯辛頓一座營業至今的波蘭餐館Cafe Daquise,近半個世紀中,成為潛伏在倫敦的前蘇聯間諜秘密相會、進行情報「活轉手」的地點。這裏離蘇聯駐英使館很不遠,也容易混進旁邊的哈羅德百貨 ——那裏有許多進出口,可以在人流中將「尾巴」甩掉。

濃情巴西

巴西人組成的新移民群體,在上世紀90年代才開始壯大起來,比東、南亞晚了許多。他們在英國扎根後,也擴大了自己的食物供給鏈。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Sushisamba主打日本、巴西、秘魯的混合菜

情緒是流動的版圖,這造就了「思鄉經濟學」。與印度、中國菜被英國人廣泛消費不同,巴西菜品與原料,更多是面對移民對正宗家鄉菜的需求。有趣的是,巴西菜也受到其他客居英國的群體的歡迎——比如前殖民者葡萄牙、說葡萄牙語的非洲國家,還有其他南美國家。

當然,英國人對巴西菜也並非不熱衷。畢竟這個國度的文化形像裏,有熱帶天堂、陽光海灘、性感軀體和狂歡節,總會令悶騷冷峻的英國好奇。產自巴西的肉類、豆子、米麵、亞馬遜熱帶雨林的果汁,都是英國進口較多的食材。

位 於倫敦金融城蒼鷺大廈(Heron Tower)的Sushisamba,和碎片大廈(The Shard)的中餐館胡同一樣,是倫敦為數不多登高賞味的好去處。那裏主打日本、巴西、秘魯的混合菜:20世紀早期,大量日本移民來到南美豐饒的土地,種 植咖啡、尋找財富,漸漸發明出這種獨特的風味,倫敦店裏通常座無虛席。

「金磚四國」本以文化多元、地域廣闊而著稱;它們的食物,不論正宗與否,在英國也普及開來——你們說,處在美食全球化中心地段的英國人,有沒有口福呢?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