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英國:二戰的「衣裝戰略」(1)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二戰時期,英國女性服裝的樣式和質地都有所改變。

1937年,《Vogue》雜誌資深作家與編輯Alison Settle提筆寫道:「時尚勾勒出我們居住的世界,展現大腦內部的思想、外部的歷史事實。」

數年後,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一系列社會、經濟、政治和美學因素,打擊了有形的城市建設,也衝擊了諸如階級、性別等無形的文化構建,使衣著的製作和穿戴發生改變,影響深遠。

今年正值二戰勝利70週年,何不以衣裝風尚的鏡頭,回溯英法、德意、以及帝國殖民地的社會變遷?

戰前階級性風尚

20世紀30年代,英國生活成本持續下降,就業亦從大蕭條有所反彈。服裝工業化製作總體上拉低了價格,跨越價格區間的選擇前所未有地多。英國人對衣裝的購買欲、購買力高漲。

儘管如此,階級之間仍存在著鴻溝。貴族階層儘管不再像愛德華時期那樣,一天換五六套服裝,但依然嚴格秉承在每一個場合穿著得當的藝術,維持了階級劃分與社會層級。此時的觀點是:「社會不同階級可能接觸、尊重甚至喜歡彼此,卻不可混合。」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一排哈羅德百貨的女員工,每個人穿著不同工種的制服。

英國上流社會擁有世界主義的生活方式。他們時令性地旅行,前往歐陸甚至更遠方的豪華度假村,喜愛融合國際(尤其是法式)風尚與高級定制英倫味兒。1936年英國《Vogue》雜誌,登出一件華貴的夏帕瑞麗(Schiaparelli)服飾,印度絲綢讓它沾染帝國的霸氣,非洲的鴕鳥羽毛則誇張地渲染了異國情調。

富足但受日常工作束縛的中產階級,則更偏好英倫本土著裝。他們定期光顧高檔百貨商店,風格更接地氣、易於模仿,又不失雅緻。

手頭相對拮據的人,則常去瑪莎等連鎖店,那裏有批量製作的成衣,模仿影院和雜誌追捧的衣裝和生活方式。

就這樣,社會上層引領風尚,而稍低的階級通過衣飾上的模仿,似是而非地參與到一個不然相對關閉的世界裏。

然而,當1939年戰爭的到來後,基本需求打敗了無盡的慾望。英國「大撤退」時期,浮華的潮水退去,暴露出「裸泳者」——貧窮階級生活在一個被其他階層蓬勃氣象掩藏的長期失業的世界。通過提供衣服,確保他們最基本的溫飽、衛生,是維持戰爭的重要舉措。貧窮者們是戰時購買力唯一得到提升的一個階級,為未來的福利打下基礎;其他階層則不斷偏離戰前「買買買」的趨勢,使「愛國型節儉」(patriotic thrift)與「少即是多」的概念風行起來。

軍裝新風潮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英國在二戰期間,階級間距縮小、女性美定義改變。

1939年9月3日,張伯倫首相確認英國與德國開戰。等待英國的是八個月的「戰時和平」——英國本土幾乎不曾遭受直接攻擊,只在報紙和影院中有對海外鬥爭的播報。儘管如此,社會面貌依然發生變化。

愈來愈多的軍民職業者都換上戎裝,甚至攜帶防毒面具和袖章。軍服是戰爭最強大的意像之一,它們在英國社交場合的存在感與日俱增。相應地,平民服飾也以變得不再那麼正式。由於政府關閉了大量影院、劇院,娛樂活動驟減,晚裝裙、晚禮服逐漸退隱社交舞台。最富裕的階層,儘管在戰爭初期並不參軍,但迅速在倫敦薩維爾街的Huntsman、Gieves,以及稍便宜的Austen Reed、Hector Powe定制了軍服。剪裁質地精良的軍裝,迅速在領銜時尚的社會頂層佔據一席之地,也導致奢侈衣裝銷售大幅下滑。

戰時物價飛速上漲,閃電戰更凸顯了英國原材料儲物的脆弱。擔憂前景的人們開始搶購,惡化了實際的物資短缺。缺衣少食,容易導致焦慮、疾病、士氣低落。1941年5月底,英國政府展開完整的限額計劃(rationing scheme)。限額期間,個人衣物的消費也達到60%戰前水凖,比預期中高出許多,主要原因是戰時的高就業率。

同時,婦女的縫織技能得到重視。戰爭初期,動手織補衣物能讓留守的妻母們暫時忘卻愛人遠赴征途的離思。後來,則是出現了縫補製衣的真實需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迪奧「新風貌」的種子,在戰時已然生根。

女性衣妝之變

戰前流行的英國女性妝容,追求極致修理,過程耗時,態度以自我為中心。底妝依靠昂貴的粉底霜層層塗抹,眉毛修剪出乾淨的弧度,睫毛膏、唇膏一絲不苟。人工替代了自然,電影和戲劇裏的強效妝容,在《Vogue》中一頁一頁驕傲地出現。

但是戰時,化妝品、閒餘時間都變得奢侈。人們開始拋棄繁冗細節,接受簡單快速的基本清潔、滋潤和上粉,崇尚天然、健康、清淡而持久的妝容。1940年11月的閃電戰中,女作家Ursula Bloom為需要到防空洞中過夜的婦女提供了實用的美妝技能,並稱臉上無油脂、表情平和,就是最佳風貌。

一定程度的妝飾仍然是件好事。隨著更多女性參與到戰爭相關工作中,她們的精神面貌與士氣之間發展出一種微妙關係。保持著愛美之心的女性,會用煮好的甜菜根做口紅,因為聽說這樣「能讓傷者開心一些」。

戰爭風暴之下,英國風尚經歷了一次「瘦身」。女性服飾變得更加修身、精簡,流行的服飾包括輕柔耐穿的羊毛套裝、一串扣的襯衫裙、可拼換的兩件套。健康而富有活力的女性,在工作中顯得更加美好動人。1942年8月,《Vogue》的美麗新標凖是「感覺健康地活著」(feeling healthily alive)。一直到1944年春天,修長體型、具有彈跳力(springy)的腿、平臀、直頸、寬肩、挺腰,都受到追捧。後來迪奧「新風貌」(Dior New Look)的種子,在戰時已然生根。

原本英式風尚在戰前就偏重穩定性、持續性,不似法國更偏重高時尚的遙不可及、美國更偏重時令性的變化萬千。這種穿衣哲學歷久彌新,在戰爭年間得到更多的認可,令英國人在注重設計經典、質地優良的路上越走越遠。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