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英國:即將「被遺忘」

泰勒設計的經典倫敦地鐵海報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泰勒設計的經典倫敦地鐵海報

曾經十分流行的傳遞信息手段,如今黯然失色。即將被遺忘的傳統海報,是否真該塵封?

「不變的你」

要是談及倫敦的街頭藝術,海報一定是其中之一。別處不說,光是在地鐵站裏的海報就足以令人駐足。

在倫敦交通博物館裏,珍藏著5000幅由皮克(Frank Pick)監製的倫敦地鐵海報。其中包括英國海報設計藝術家哈索(John Hassall)1908年的作品「No Need to Ask a P'liceman」、有著「最好的倫敦地鐵海報」之稱的由泰勒(Horace Taylor)設計的「Brightest London is Reached By」、 還有視覺大師瑞(Man Ray)的「Keeps London Going」等等藝術家的曠世之作。

除了如此純文藝範兒的海報,還有更加深刻的設計。在倫敦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V&A)就展出過近百年的政治海報。

小有名氣的綠色和平海報「Save the Arctic. Stop Shell」,帶著無政府主義態度,環保組織重新設計的殼牌標誌由惡魔的一隻觸角和一隻北極熊組合而成,直逼殼公司在北極開鑽石油的舉動。如此視覺的衝擊讓殼牌聲譽下降,同時再次宣揚了「保護北極」的綠色標語。

平面藝術家威爾德(Aida Wild)設計的「There's a credit crunch not a creative crunch」海報也十分生動的體現了2008年英國經歷的經濟蕭條。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為低迷的企業在2008年英國大蕭條期間打氣的標語海報

把時裝設計師加利亞諾(John Galliano)的標語印在熱粉「打底」色之上,暗示創造力和創新,激勵其他在經濟蕭條期變得脆弱的行業,創造力可以破除一切障礙,幫助企業渡過難關、成長為參天大樹。

「看我72變」

雖然海報包含的意義不曾褪色,但是卻被漸漸捲入數字化大潮。

海報最早出現在19世紀,和印刷技術的發展緊緊相連。從散播政治言論,到發佈音樂會信息等等,海報在城市傳播領域曾經至關重要。

然而網絡的出現徹底顛覆了過去,電腦軟件可以輕鬆完成圖片設計,上傳到臉書、推特或是Instagram只是瞬間。

同是在V&A的展覽,數字化讓網絡和社交媒體的「病毒」入侵海報,梵瑞(Shephard Fairey)設計的奧巴馬「Hope」在2008年美國大選期間成為標誌性圖案,其模因蔓延,網絡跟風類似風格海報還有列儂(John Lennon)和《權力的遊戲》(Game of Thrones)。

如此的模因在21世紀就是一大趨勢,也正在改變信息傳遞的方式。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數字時代傳統海報猶存

據統計,截至2013年,英國戶外電子廣告點有79000個,預計2016年會增長到9萬,2020年就超過11萬,以7年增長43%的速度迅猛發展。

再加上智能手機達到的與地理位置的聯通等等,傳統海報和廣告牌只能漸漸淡出。

「該不該」

雖然在許多國家,特別是西歐國家,還有很多傳統海報隨處可見,但是網絡的確讓它的傳播變得簡單、便宜、快捷。

有一種聲音認為,海報的存活價值將僅限於平面藝術收藏,它傳播信息的功能將在10年之內消失,因為它戶外不再需要。

如海報藝術家布魯克(Tony Brook)所說:「傳統海報需要找到自己新的定位,才會重新帶來視覺衝擊力。」

紐約一家設計博物館的策展人康迪利斯(Caitlin Condellis)則認為,傳統海報不會塵封。

有4000幅衝擊力極大的海報被展出,設計師最大限度的展示其中對視覺的刺激。該嘗試確實印證了康迪利斯「海報不死」的想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由奧巴馬大選期間的海報而模因效應的列儂和《權力的遊戲》海報

她十分強調「個體視覺體驗」,並堅信「海報所傳遞的信息有魔力引人注意,當靠近之後還會發現其他的驚喜」。

展覽中,她還發現人們會糾纏在某個海報,而上面的內容是自己完全不懂的語言;或是對於一個不知名樂隊的海報設計十分興奮。

或許面對數字化,傳統海報能做到的就是打開人們想像力的閘門,成為追求獨特、精緻、個性互動交流的藝術品,而非廉價、令人消化不良的大眾傳播載體。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