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英國:二戰的「衣裝戰略」(2)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集中營裏的猶太女囚常被迫為軍官夫人縫製良衣。

列寧曾說:「沒有正確的衣裝,革命什麼也不是。」說完英國國內二戰期間服裝的變遷,這一篇放眼它的對手,德國、意大利,在歐洲時尚版圖上展開的戰爭。

集中營裏的裁縫室

1943年,令人畏懼的納粹指揮官Rudolf Hoss控制著一批奧斯維辛集中營,他的夫人Frau Hoss則管轄著集中營裏的裁縫工作室, 剝削著猶太人對於衣裝的天分。

納粹官員的夫人們和女兵們,從猶太人的巧手中得到大量衣物,不但有日常的內外衣飾,還有可以穿去納粹黨慶祝以及社交場合的精緻晚裝。

當女人們對衣服特別滿意時,參與製衣的犯人們會得到一塊額外的麵包作為獎勵。一個女護衛曾喜出望外地說:「當戰爭結束,我要帶上你,在柏林開一家大大的製衣坊——我從不知猶太女人能工作,更別說做出這麼美好的東西。」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納粹制服是二戰時德國風尚中難得的一筆,產生令人不安的癡迷。

想必這位女護衛最後並沒能在柏林開設理想中的製衣坊。不過,年輕的德國女子Ursula Schewe於戰爭初期,就在柏林開了自己的時尚沙龍the Modewerk,取得了令人驚奇的成功,不斷收到訂單,並幸運地在同盟軍空襲中屹立不倒。她反思道:「在如此灰暗的戰時,擁有至少一件好看得體的衣服,對人們是如此重要。」

1945年4月,第三帝國在蘇聯軍隊的進攻下,無條件投降。蘇軍在柏林凌辱婦女、侵佔地產,唯獨對Schewe的時尚沙龍手下留情。他們迫切需要縫補髒破的戰服、趕製肩章,因為戰勝者必須比戰敗者顯得體面。作為極少數戰前戰後都獲益的德國人,Schewe不由得意地宣稱:「時尚是中立的!事實上,它與政治毫無關係!」

時尚「純淨化」

諷刺的是,戰爭中的時尚,恰恰與政治關係密切,尤其當戰爭的一方由極端意識形態催動的時候。

德國與法國就在T台上開闢了一片新戰場。對很多人而言,世界時尚之都在法國,而「德國風尚」是個悖論。早在一戰開始的1914年,巴黎就從時尚方面向德國宣戰,比如出版的一本卡通宣傳冊裏,身軀巨大的德國女人,嘗試擠進德軍偷來的、小巧的法國衣裝,費力試圖侵佔法式優雅,卻以失敗和醜陋告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墨索里尼和希特勒都試圖開發服裝在政治操控、文化競爭上的作用。

一戰結束後,德國作家Stefan Zweig寫下時尚的「暴君」屬性:「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皇帝或可汗,可以像時尚一樣迅速成為整個世界的獨裁者……基督教和社會主義花了幾百、幾十年才得到追隨者的愛戴,然而一個巴黎裁縫做到這一點只要八天。」

德國統治者迫切希望塑造獨特的德國風尚,以展示雅利安人的高貴特質,重塑文化自信。在宣傳中,「法國的」和「猶太的」常常混為一談;最終反猶太化還是成為重點。戰前,猶太人在德國百貨商店、高端沙龍、成衣產業十分成功,招來怨恨,被稱為「用廉價、低劣的衣服令女性降格、並毀滅了德國小生意」,因此需要嚴懲。

當然,納粹軍服堪稱二戰德國風尚中難得的一筆。學者稱,納粹制服製造了對社會控制、殘酷哲學的虛假崇拜;金髮的雅利安人,身著黑色皮革、面如刀刻的剪影,產生令人不安的癡迷。至今有人擔憂,博物館裏展出的軍服,都可能成為新納粹崇拜的磁石。

與德國不同的是,時尚與意大利的國家身份之間,上演著一場持久不斷的風花雪月。對於太多人來說,意大利是品位的搖籃,意大利式的甜美生活(la dolce vita)象徵著優雅、享樂與關愛,被一代又一代英美訪客浪漫化。二戰期間,意大利法西斯黨反覆提及文藝復興年代的風尚,以增強名族自豪感和身份認同感。國家侵略性的行為,被美化成向全歐洲輸出品味的舉動。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墨索里尼和希特勒都試圖開發服裝在政治操控、文化競爭上的作用。

經濟效益

除了文化自信和國際聲望,時尚還能帶來看得見、摸得著的經濟效益。法國能夠通過銷售和出口衣裝,付掉一部分戰時債務。1933年初,希特勒在一本給所有納粹領導人傳閱的「建議手冊」中,批評德國女人購買奢侈舶來貨,尤其是法國護膚與化妝品。「數以百萬計的人民忍飢挨餓時,我們竟在從法國進口口紅,簡直是瘋了……女人們應該只買德國貨,不要再以自私的消費傷害我們的祖國父親。」

而事實上,服裝界的去猶太化,給德國經濟帶來重創。棄置猶太人在時尚界的知識、天分與經驗,是錯誤並短視的,對經濟、文化都帶來不可挽回的損失。

1939年5月,墨索里尼親自在羅馬組織大型女性遊行,慶賀法西斯建黨12週年。除了國家贊助的運動制服,參與者們還穿著自己省份的衣飾,表達對本地小工藝傳統的致敬,製造出全國來朝的盛況。

英國二戰時的對手們,都通過衣裝戰略,將經濟上的貪婪、政治上的操控、文化上的競爭發揮得淋漓盡致。服裝在戰時製造出的大量幻像,也許只有後人看得清?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