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英國:藝術和女人

Image caption 德利班設計的當季女性圖案禮服

時尚兜兜轉轉於藝術和女人之中。總也擠不進藝術領域的時尚總要打著藝術品的大旗,而女人們總是時尚經久不衰的主題。

藝術內外

「雖然時尚不是藝術,但她依舊可以在博物館撐起門面」,一位時尚作家如是說。

說時尚不是藝術並非將時尚對於藝術的貢獻排除在外,比如上世紀50年代巴黎世家(Cristobal Balenciaga)的全盛時期,他設計的禮服完全可以等同於一副畫作或是一尊石膏像。

同時,時尚也有著和藝術同樣的功能 ---- 反映當代文化,比如在V&A展出的倫敦設計師克拉克(Ossie Clark)禮服喚起上世紀70年代對於逃避主義的嚮往。

藝術對於時尚的意義還有這樣一分,有一名時尚作家十分喜愛收集時尚品,將她們全部保存在衣櫥,那裏就是一個關於時尚的微型博物館。

這位堅持衣櫥為藝術品的時尚收藏達人買英國設計師加俐亞諾(John Gallianos)的衣服,就如同藝術領域人們收藏英國畫家托馬斯·庚斯博羅(Thomas Gainsborough)的作品一樣,她認為把衣櫥視為博物館,就是對自己審美的一個證明,和世界頂級服裝收藏家們的管理過程沒有區別。甚至,那些從很多人的衣櫥收集來、展示在玻璃櫥窗的衣服,如同灰姑娘的夢幻世界一般更容易破碎。

Image caption 巴黎世家50年代禮服

當然也有不少人認可時尚即藝術,有些設計師甚至直接從藝術作品找靈感。蘇格蘭設計師Bill Gibb不尋常諂媚的打碎嵌板設計很多都受到弗蘭德斯畫派的影響。還有所謂的「維納斯禮服」,靈感也是來源於文藝復興時期波提切利畫派。

女性世界

這一季時裝界的關鍵詞是女性,設計師當然也是「女」字當先。從麥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到Chitose Abe的Sacai,從愛馬仕的Nadège Vanhée-Cybulski到Sonia Rykiel的Julie de Libran,這些女強人設計師大放異彩。

女性與時裝的不解之緣還要追述到1675年路易十四時期,成立了女裁縫協會。在那裏大大宣揚了安托瓦內特(Marie Antoinette)皇后的設計師薄汀(Rose Bertin)是「時尚管理員」,時尚成了女性官方展示自己權力和影響的工具。

演變至今,時尚被女性佔領,並且對女性生活的影響遠遠大於男性。設計師的秀場中,主題也經常逃脫不了這樣的意義。在最新的川保久玲(Rei Kawakubo)的Comme des Garçons走秀中,主題是18世紀背景之下的叛逆態度,一位行為魯莽的女王被皇室生活所束縛,最終導致了她的悲劇命運。服裝則使用巨大的面料,來體現壓抑感。

Sonia Rykiel的藝術總監德利班(Julie de Libran)與藝術家Maggie Cardelus的合作創作出了布滿女性圖案的禮服,圖案中包括Sonia,她的女兒Nathalie,她的孫女Lola,和德利班本人。設計師說:「這個禮服就是關於女人們的對話,這樣的對話我每天都在經歷。」

(責編:林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