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英國:永生的探戈

tango
Image caption 倫敦鬧市中心的孔雀劇場裏上演了「永生的探戈」

今年春天,倫敦鬧市中心的孔雀劇場裏上演了「永生的探戈」(Immortal Tango)。

出入歐洲的探戈

演出開場第一支,是好萊塢電影《紅磨坊》裏的著名歌舞《羅珊 午後探戈》(El Tango De Roxanne)。英國樂隊The Police的名歌《羅珊》,與阿根廷作曲家Marianito Mores的The Tangura纏綿交疊,為雙人舞打下複雜的底色。

故事中,一位風塵女子身披紅裙,在霓虹燈光下攬客,令深愛她的詩人痛苦癡狂。大提琴中提琴的低音壓迫下,獨奏小提琴如泣如訴,像女主角一樣,在與底層人的命運搏鬥中無助又孤絕。錯雜凌亂的鋼琴,則敲演出男主角的心碎。兩人的糾纏交融,時而若即若離,時而融為一體,用熱烈的裙擺,和匕首般精湛的步子,在多舛的命途上起舞。

開幕故事中的女主角,給探戈作了恰到好處的簡介。探戈的裙擺最初流連在南美的紅燈街區,鞋尖敲擊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街頭的石板上。幾經輾轉,才誘惑了歐洲的上流社會,妝容精緻地登上巴黎的舞台。時至今日,在倫敦的劇場裏,觀眾仍然可以依稀感受到她出生地的夜風和氤氳燈光,為她帶來的獨特氣質。

Image caption 探戈的裙擺最初流連在南美的紅燈街區,幾經輾轉,才妝容精緻地登上巴黎、倫敦的舞台

英國的文化土壤

也許是入鄉隨俗,也許是英國豐富的文化土壤自然而然地滋養著各地而來的藝術形式,這次的探戈演出中帶有諸多英國元素。

Adele的007影片主題曲《Skyfall》,與新編的探戈舞步融合無間。隨著歌聲走向高潮,一種向死而生的激情,情感波濤在視覺和聽覺上流溢,令最後一排的觀眾也膝蓋酥軟。

此外,通過席琳迪翁的《我心依舊》、小提琴曲《辛德勒名單》,詼諧的英國音樂劇《媽媽咪呀》等等觀眾耳熟能詳的聲樂載體,探戈也展現出風格迥異的多面,令人耳目一新。

Image caption 大師German Cornejo希望通過兼顧傳統與創新,令探戈獲得新生

演出班底

參加此次演出的是14位世界領先的探戈舞者,包括5名世界冠軍。

身兼導演、編舞,領舞者三職的German Cornejo,支撐了演出的台前幕後。這位阿根廷天才,15歲即被稱為「探戈大師」,16歲在自己的探戈公司擔任導演,自少年時就與探戈之間展開了一場風花雪月,並稱要用一輩子將這門阿根廷國粹帶向世界,為這個傳統藝術添上新的角度和色彩。他希望讓探戈舊顏煥新容,一直以來,在傳統與創新之間,踮著腳尖起舞,讓獨屬探戈的自由與激情迸放而出,離那個「永生」的目的地,漸舞漸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