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的倫敦咖啡館

Image caption 數百年前的倫敦咖啡館裏有很多不合乎禮儀的行為。
如今倫敦星巴克快咖啡最密集的羅素街,曾經是倫敦最傳統咖啡館的發祥地。

和陌生人問詢新聞、討論小說等現在不合乎禮儀的行為,300年前的倫敦咖啡館裏卻最為盛行。

閃回

1712年上千個倫敦的咖啡館裏有普通人,也有詩人、劇作家和新聞記者,大家圍坐在木頭桌子邊,整晚喝咖啡、思考、寫作和討論劇本。

當時的咖啡館是激發藝術靈感的寶地,著名的Button's門口還有一座張開嘴的大理石獅,歡迎人們把隨性寫的信、打油詩、故事全投到裏面,然而這些內容足以填滿每周Joseph Addison《衛報》「咆哮獅子」專欄。

18世紀初,當時記載已經有3000家咖啡館,而歷史學家則認為只有550家。無論是哪個數字,都足以說明不經意之間,倫敦成為咖啡之都。

不克隆

早期的咖啡館不像現在,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咖啡館連鎖。那時的咖啡館根本沒有重樣的店,每家店都態度十足。在切爾西的Don Saltero's,咖啡館的牆上全都是動物標本,給科學家們帶來許多討論話題。在Clerkenwell Green的Lunt's,老客戶們可以邊喝咖啡邊剪頭髮,聽理髮師激烈言辭一番廢除奴隸制的「演講」。考文特花園Butyon's的鄰居Moll King's還是娼妓聚集地。

除了這些千奇百怪的咖啡館,還有水上咖啡館。泰晤士河上的The Folly,系泊在Somerset House旁邊,夜晚有華爾茲和捷格舞可以欣賞。

交流溝通就是當時倫敦咖啡館的命脈,英國日記作者塞繆爾·皮普斯(Samuel Pepys)描述倫敦咖啡館是「穿過亞洲高山在白雲之上」的夢幻旅行。與陌生人搭訕聊天是當時咖啡館最大的凖則,在當今快咖啡連鎖當中卻被看作是「外星人」的行為。

Image caption 現在倫敦的咖啡館是人們溝通交流的好去處。

其他功能

之前的倫敦咖啡館是辯論地。在考文特花園的Bedford咖啡館有個誇張的溫度計,記錄「極好」和「極壞」。劇作家心驚膽顫地走進這家店,如同政客走進威斯敏斯特一樣,演講自己的劇本,「觀戰」人們給自己劇本的劇評。

咖啡館評審團評論、激勵、談論、投票,甚至舉手中勺子的不同動作都代表不一樣的態度。

倫敦咖啡館還有一大功能便是交易市場,據信,第一筆股票交易就是在皇家交易所外面的Jonathan咖啡館完成。此外商人、製圖師、股票經紀人等等都聚集在Lombard街上的Lloyd's咖啡館。

有記載牛頓還曾經在Grecian咖啡館的桌子上解剖過海豚。

儘管如今的倫敦咖啡店連鎖味道無人匹敵,卻遠不及舊時的倫敦咖啡館。這裏雖然名副其實讓人們對咖啡上了癮,卻再也沒有了對思維的啟發、和與陌生人說話的樂趣。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