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英國:追劇就來追戲服

Image caption 《皇冠》戲服設計師克萊普頓以及為該劇設計的部分服裝

近日史上拍攝造價最高的君主劇《皇冠》(The Crown)在Netflix首播,戲服由艾美獎得主、英國戲服設計師米歇爾·克萊普頓(Michele Clapton)親自操刀,成為最大賣點。

《皇冠》是一部耗資一億英鎊巨資拍攝、講述20世紀30年代中期伊麗莎白二世成為女王之後的歷史劇,這注定它「戲服至上」的命運。

想要讓主要人物女王和她妹妹瑪格麗特公主的服裝出彩,並非難事,花大價錢做專門的衣服便是。然而該劇大牌戲服設計克萊普頓卻娓娓道來這其中也不是信手拈來這麼簡單。

女王的「工作服」

這兩個角色的戲服,體現兩人截然不同的性格。設計師克拉普敦說:「瑪格麗特公主的性格外向,而姐姐卻是傳統優美的象徵。雖然劇中最開始兩人衣服的風格沒太大區別,但隨著劇情發展,顯現兩人性格的服裝會一一上演,風格迥異。

開始女王十分休閒,克萊普頓讓她裝扮馬褲開路虎,但之後她的服裝傳遞出「為了工作讓我這樣穿著」的信息,所有的衣服都是一種款式。

當然女王的服飾也不全無感情,克萊普頓注重細節,她說:「戲服設計中,人物的飾品與心情有關,大部分時間女王的胸針都是尖銳的形狀,唯獨有一個場合她的胸針是一束花,那便是查爾斯王子出生的時候,這一時刻對於女王來說也是充滿感動的。」

然而劇中27歲的女王,正處在二戰後期,英國的政治、文化和歷史都在變化,她無法一直把自己的情感外露,尤其是在男性佔領的唐寧街10號。「女王的工作服」概念便由此而生,克萊普頓解釋說:「我們決定女王此時的服裝就是藍色或粉色的「工作服」,枯燥無味,等同於男士西裝。」

Image caption 《皇冠》女王扮演者克萊爾·芙依與男一號出席在倫敦萊斯特廣場的首映式

尤其是每當女王作為唯一女性面臨各種會晤的時候,「工作服」就彷彿是女王的盔甲,背後才是她真正的自己。」

「重頭戲」

當然,這並不是說克萊爾·伏依(Claire Foy)飾演的女王在劇中的穿著不堪入目,除了眾多乏味的「工作服」,結婚和加冕禮禮服無疑就是最亮點。

克萊普頓讓這兩套禮服活潑了起來,利索安全,同時突出色彩帶來的新鮮。這樣的設計無時不刻不在提醒人們,女王成為君主的年紀是在青春洋溢的25歲。設計師特別強調:「也正是在那一刻,女王的年輕穿著塑造了英國範兒。」

說到結婚禮服,這位大牌戲服設計師也遇到了麻煩,從面料到設計,都沒有一帆風順。「我翻閱了很多期復古《時尚》,也研究了1947年皇家設計師Norman Hartnell為女王設計的結婚禮服,許多人為做這一件衣服同時在不同地點一起工作。」克萊普頓說。

然而,這件特殊的戲服,在製作過程中被發現面料的毛邊比20世紀40年代的要窄、禮服的樣式和現代設計脫節等等都讓設計師覺得這套結婚禮服出爐困難重重。

但整個劇中女王戲服的重頭戲就在於此,因為除了結婚禮服和加冕禮服之外,其他服裝都或多或少借鑒了同時期女王的穿著,對於「抄襲」,克萊普頓底氣十足,她說:「在為某個人設計戲服的時候,參考他往日的著裝是靈感最直接的來源,但直接拿來用實在是迂腐的行為。」

瑪格麗特公主的時尚

和女王同樣分戲份的瑪格麗特公主的戲服設計,相比之下輕鬆不少。克萊普頓對於這個人物的整體把握是:「她有時間讓自己成為時尚坐標。」

Image caption 艾美獎得主、英國著名戲服設計師米歇爾·克萊普頓擔任《皇冠》服裝設計

設計師回憶說:「瑪格麗特公主的戲服有許多可捕捉的時尚,比如劇中她告訴姐姐自己和彼得·湯森德(Peter Townsend)訂婚時,穿的單肩粉色禮服;在電話裏和彼得·湯森德調情穿的綢緞外套配鉛筆裙;還有在走廊裏穿著的真絲睡衣等等。」

對於劇中瑪格麗特公主的服裝,戲服設計師顯現出了老練。比如淡紫色的貂皮大衣和一點點野獸派畫風。克萊普頓說:「我想要體現當下建築設計的流行和Soho的感覺。」

劇中其他人物的戲服也同樣值得一追。其中有趣的細節比比皆是。為飾演女王媽媽的漢密爾頓(Victoria Hamilton)定做胖套裝,為利斯戈(John Lithgow)設計上百套服裝來塑造一個丘吉爾。

近年來追劇風有增無減,《皇冠》值得一追的絕對有這一些些的戲服。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