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顧桃,紀錄導演的狩獵生活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獨立紀錄導演顧桃(右一)第一次來倫敦參加一年一度的倫敦華語視像藝術節

由倫敦國王學院主辦、一年一度的倫敦華語視像藝術節,總能夠給熱愛影視的英國觀眾帶來驚喜。近年來,從新銳中國獨立導演周浩,到賈樟柯,再到今年的顧桃。視像藝術節搭建了一個平台,觀眾和導演在這個平台上有機會面對面的溝通。

這是獨立紀錄導演顧桃第一次到倫敦,他笑稱,剛到倫敦就發現這裏的樹都比房子高,而想像中的霧都則被一片陽光明媚取代了。

顧桃說,早在幾個月前,就與視像藝術節主辦方的工作人員反覆溝通,參加藝術節的行程總算開啟,臨行前一晚在北京宋莊小院和朋友喝了酒,暈暈的上了飛機,一排座位竟然空著,躺下接著睡,正好倒了時差。

出機場時顧桃被反覆詢問來英國的目的,因為在入境表上沒有填酒店地址,一再解釋下才確認確實只是來參加藝術節的。顧桃說,他當時心裏想,讓我留下我還不願意呢,這又沒有我的拍攝主體。

鄂溫克三部曲

此次視像藝術節,顧桃帶來的使鹿部落三部曲之一《犴達罕》,所記錄的正是他近年來一直在跟蹤的拍攝主體——大興安嶺鄂溫克人的故事。

犴達罕是大興安嶺森林裏體型大而稀有的動物,強壯、敏感。由於近年來偷獵者捕殺以及環境不斷惡化,犴達罕也越來越稀少。

《犴達罕》並不是一部單純關於犴的片子。主人公是具有犴一樣孤獨氣質的鄂溫克獵人維加,在禁獵後失落悲傷,經常酒後用詩和畫懷念逝去的狩獵時代。

一支趕著馴鹿的鄂溫克人,300年前從西伯利遷徙到大興安嶺的西北麓,在原始森林中靠狩獵和飼養馴鹿生活。十幾年前,由於生態遷徙和禁獵,大部分使鹿族人告別了森林和大山,搬進了政府新建的定居點,獵槍也被收走,不在從事狩獵活動。一部分無法適應城鎮生活的鄂溫克人則牽著馴鹿,回到森林,艱難地維繫著原始的生活方式。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顧桃帶來的使鹿部落三部曲之一《犴達罕》

當顧桃最初來到大興安嶺,跟鄂溫克使鹿部落最後的族人一起上山時,他並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拍出什麼。他斷斷續續拍了7年,從積累的大量素材裏剪出了三部片子:《敖魯古雅養鹿人》,《雨果的假期》和《犴達罕》。其中《雨果的假期》在2011年獲得了日本山形電影節亞洲新浪潮單元小川紳介獎。

顧桃說,《敖魯古雅養鹿人》關注的是北方少數民族的生存現狀,《雨果》講的是個人命運,而《犴達罕》則不僅僅是紀錄了一個有著奇特藝術天賦的鄂溫克人維加的生命片段,也是對民族、信仰、文明、政治的反思。

《犴達罕》放映結束後的討論會上,觀眾對片子主人公維加的命運頗為關注,同樣來自大山深處、有著藝術天分,又都喜歡喝酒,維加身上似乎可以找到很多顧桃的影子。

與敖魯古雅人結緣

顧桃,1970年出生在內蒙呼倫貝爾。父親顧德清是漢族人,母親是滿人。父親大學畢業後支援邊疆,到鄂倫春旗的文化館工作。從那時起,酷愛攝影的父親就開始用影像和文字記錄鄂溫克人狩獵和生活。

顧桃1995年從內蒙古藝術學院油畫系畢業後,曾經在內蒙從事過一段時間的本行工作。

北漂之後給人打過工,也自己開過影樓,用他的話講,「當時的日子過得算是不錯。但在局促的城市生活中,來自少數民族的自己總感覺懷著一種卑微感,特別是在藝術表達上,強烈的缺乏個性和自信。」

2002年,顧桃回家探親時,看到年邁的父親腿腳已經不靈便,於是決定代父親到敖魯古雅走一遭,拜訪父親當年的鄂溫克老友。

來到族人的定居點當中,顧桃才發現,原來父親的老熟人,很多都因為酗酒而早早離世。

那是2003年,政府投資了1200萬元,為鄂溫克人新建了生態定居點,因為禁獵政策,獵人們的半自動槍都交了出去。很多昔日的獵人沒有了獵槍,終日酗酒,生活失去了方向。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顧桃來倫敦參展,自己也拿起了相機記錄此行所見所聞

正是在這次和鄂溫克人的接觸,讓顧桃感到鄂溫克人的生活在急劇變化,用影像可以及時記錄下這些變遷。

曾經有過一些拍攝經驗的顧桃自籌資金和設備,開始了對鄂溫克人生活的跟蹤拍攝,而這一拍就是7年。

顧桃說:「在山上,可以與獵人們一起靜靜地看月亮消失在大興安嶺,可以聽他們講故事、族人的歷史,鄂溫克的文化藝術。他學會了不看表和日曆。雖然在山上寂寞了點兒、冷點兒,或者熱點兒,但是很自由。」

連續7年的拍攝,剪輯出了敖魯古雅三部曲,讓城市中生活的人有機會了解到鄂溫克北方少數民族的生活現狀,如臨其境,對於有觀眾質疑他「碎片式」的紀錄手法缺乏技術,故事性不強,有些觀眾也提出學術性很強的問題,例如片子想表達的是什麼?

顧桃認為,拍紀錄片重要的不是技術,而是態度和本能。他最喜歡的是那種特真誠地展現生活原貌的片子。

現在,愛喝酒的顧桃仍然不能長時間在北京居住,用他的話說,這會讓他渾身不自在,他要回到原始森林,回到鄂溫克人當中。

聽起來是那麼不食人間煙火,而現實生活中顧桃也的確有自己的煩惱,長期在深山中跟拍主體,疏於照顧家庭和小孩,顧桃坦誠,眼下婚姻出現了危機。

但他也坦言,雖然生活中有很多問題,但他的紀錄生活不會停歇,回到中國,新的拍攝計劃即將啟程。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