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首位打入英國舞曲榜的中國音樂人

Tolein即將開始在倫敦威斯敏斯特大學攻讀音效碩士
Image caption Tolein即將開始在威斯敏斯特大學攻讀音效碩士

作為當代音樂的重要類別之一,電子舞曲(electronic dance music,EDM)儘管深受西方樂迷喜愛,在中國的認知度和普及度卻相對較低。

令人驚喜的是,90後音樂人、留英學生Tolein的兩首電子舞曲《We Are The Network》和《The Promise》在今年先後打入英國舞曲榜(club chart)前十名,成為第一位擁有如此成就的中國人。

1993年出生的Tolein本名薛伯特,曾在西安交通大學與英國利物浦大學聯合創辦的西交利物浦大學(位於蘇州)學習,兩年前赴英,剛剛在利物浦大學完成本科階段的學習。

Tolein在接受BBC英倫網電話專訪時介紹,在父母的支持下,他從小就接觸到這個領域,開始學電子鍵盤,但那時並不知道這就是電子音樂。

「我上高中時在網上看到一位美國鍵盤手彈很炫的電子音樂的視頻,覺得特別酷,激發了創作信心,同時網絡也使學習門檻降低了,就開始自己鑽研,慢慢開始做原創」,他說。

Tolein坦言,那時候對未來沒有太多想法,雖然特別喜歡音樂,但從來沒有想過要去真正從事這個行業。他在大學雖然學的是會計專業,卻發現自己無法停止對音樂的熱愛。

於是,在繼續摸索創作的同時,他還和朋友一道組樂隊、出去巡演,積累經驗的同時還結識了一些優秀的音樂人。

簽約過程

來英國之後,Tolein發現這裏的音樂環境特別友好,例如,排練室非常好找、性價比也非常高,令人很有歸屬感,非常容易融入這裏的音樂氛圍。

「這裏人們去俱樂部、夜店很多也是為了聽音樂、跳舞,而不是只是喝酒,而且音樂節非常多,類型豐富多彩,普通大眾樂此不疲。」

到英國最著名的甲殼蟲(Beatles,或譯披頭士)樂隊故鄉利物浦學習後,Tolein不斷參與學生社團活動和演出,沒想到的是,促使他正式進入英國音樂圈的機會很快在不知不覺中降臨。

Image caption 能夠打入排行榜Tolein感到意外

「去年年底有一位朋友邀請我來倫敦大學學院(UCL)的搖滾音樂節上表演,擔任鍵盤手;當時的曲目非常小清新,結果臨近演出的時候鼓手因故無法出席,吉他手就建議我演奏自己的原創曲子,調動氣氛。」

Tolein沒料到原創曲目演出時氣氛特別好,更重要的是,他現在的經紀人Phil Holliday當時也在觀眾中。

「演出結束後,Phil主動找到我,談到中國電子音樂的現狀和他的一些想法,我們一拍即合,很快就簽了合約。」

成功上榜

簽約之後Tolein主要專注於創作,第一張正式推出的單曲是加入包括二胡、古箏、京韻大鼓等等很多中國元素的電子舞曲《We Are the Network》。

他表示:「做之前還有一些顧慮—很多人會覺得這兩類音樂元素不是很搭,但試過之後發現效果很棒;因為是第一首正式出版的單曲,就想告訴大家,我就是一個來自中國的男孩,邀請這邊樂迷聽來自中國的電子音樂。」

這首歌在今年3月底成為英國舞曲榜第9名時有些出乎意料,「因為沒想到英國DJ們對這首歌的反響如此大,他們可能覺得這麼多中國元素比較新奇,也願意把這種與眾不同的曲子放給聽眾」,Tolein解釋。

儘管如此,電子音樂畢竟源自西方,影響他最深的外國音樂人/DJ包括英國的Calvin Harris、美國的Skrillex,荷蘭的Vicetone、瑞典的Avicii等等。

那之後,Tolein開始嘗試和倫敦本地歌手合作—Eliza M是來自倫敦南部的16歲女歌手,聲音甜美,非常適合情歌《The Promise》。他透露,這首歌的創作用了三個月左右的時間,感觸很深:「愛情、背叛,這些最能和聽眾產生共鳴」。

《The Promise》推出後成績斐然,8月中旬在英國舞曲排行榜上一舉成為第4名,刷新了自己上一首單曲的成績。

發展趨勢

在英國採訪過諸多華人歌手、樂團的BBC英倫網記者子川發現,這些藝人演唱會的觀眾中華人仍然佔絕大多數,而韓國、日本藝人卻可以吸引大量本地乃至歐洲大陸的歌迷的瘋狂追逐。

就此,Tolein認為:「韓國音樂其實非常商業,和西方的東西相似;很多人認為,中國音樂不能打入國際市場是因為語言障礙,那為什麼韓國K-pop卻可以?」

他覺得,所以這不單是語言的問題,而是在創意上,中國可能還是不夠,外國樂迷不想聽重覆的東西,而是想要獨一無二的創作。

Tolein坦言,電子音樂在中國被大眾接受程度較低的原因之一是,這種類型的音樂需要的原創性特別高,像汽車引擎、電視噪音等等不能出現在流行音樂中的元素,都可以在電子音樂中大量運用,可以加入日常生活中的任何聲音。

「中國流行音樂似乎多少有相對固定的模板,一首歌出來之後打榜,藝人上電視節目、推新聞,感覺歌本身沒有藝人重要,而這邊是通過歌曲來了解演唱它的藝人,不是因為看電視發現有一個很帥很漂亮的藝人,才去聽他/她的歌。」

「同時,很多人去夜總會主要是為了喝酒、蹦迪、玩遊戲、社交等等原因,很少有人會專門為了某個DJ才去;而我想去慢慢改變這種狀況,讓人們喜歡上電子音樂。」

儘管如此,Tolein發現,近年來中國逐漸興起了音樂節文化,電子音樂也慢慢開始被加入到流行音樂節中,甚至出現了單純的電子音樂節,表明這種類型的音樂越來越被中國人所接受。

「歐美包含電子元素的名曲傳播愈加廣泛的同時,一些華人流行歌手也開始做電子音樂方面的嘗試,非常令人欣慰。」

未來計劃

最近搬到倫敦的Tolein將很快開始在威斯敏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攻讀音效製作碩士(MA Audio Production)。

據了解,在威敏攻讀這個專業的歷屆學生都不多,中國學生更是寥寥。「這是一個技術性很強的跨文理專業,需要創造性的同時對技術系統知識的要求也很高」,Tolein解釋。

Tolein在申請之前也有過忐忑,畢竟本科是學會計的,只是試著申請。「導師聽了我的作品之後,直接就被無條件錄取了,當時很高興。」

在英國電子音樂領域嶄露頭角的Tolein回顧自己幾年來的音樂之路,感悟很深:「當初的目標和想法在一點一點實現,覺得只要心裏想著它,就像墨菲定律那樣,真的會慢慢成為現實」。

他介紹,自己簽約以來除了在歐洲一些地方演出,也曾回中國參與過電視節目歌曲的製作,還曾與著名歌手胡彥斌合作現場表演,受到關注。

作為Tolein的特色之一,「中國風」仍然在他的創作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他在前不久將著名音樂家聶耳1930年代根據民間樂曲《倒八板》做的民族管弦樂曲改編為電子音樂版,完全換成電子音樂的節奏。

談到未來計劃時,Tolein告訴記者:「從威敏畢業之後我想先在這邊多見識一些東西,畢竟西方是電子音樂的發源地;我想去歐洲、美國演出,結識當地音樂人,豐富自己;從長遠的角度,我想要回到中國,改變人們對電子音樂的印象」。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