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中國淑媛引入英國宮廷舞會的羅子薇

羅子薇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羅子薇

羅子薇是位活躍在英國主流社會慈善事業的華人。她是英國王后夏洛特宮廷舞會(Queen Charlotte』s Ball)主辦機構不領薪的執行董事(Executive Director),十天前該舞會在倫敦肯辛頓王宮(戴妃舊居)落下帷幕,為專注兒童癌症患者的慈善組織募集數萬善款;她亦是王子青年創業國際計劃(Youth Business International)中國及亞太地區事務的志願者顧問;此外,她是位驕傲的母親——兒子吳比是首位考取伊頓公學國王獎學金的中國學生。

第一次見到子薇,她的謙遜給我印象極深,當時我評價她『很不勢利』,她微笑並回之以『這是對我最大的褒獎』。此後我們久不久地小聚,喝茶吃飯聊天。黑白灰、儀態端莊、溫和的微笑、及低調是子薇的標誌。

子薇是新聞傳媒專業出身,好以中立客觀態度觀察事物。在我看來,她的生活意識與水平超前(儘管她認為是上天眷顧的原因):在平均工資還是幾百元的九十年代初,她在合資公司的薪水已高達六千元;在全職太太還仍然飽受岐視的九十年代中期,她辭職做了全職媽媽,陪伴兒子左右;當國人被商業強力洗腦,混淆奢侈品真義時,她已閱盡浮華,回歸本真;當許多人還在好奇英國上流社會慈善與社交時,她說自己有些疲倦,想回書齋。

伊頓媽媽

子薇的兒子叫吳比,是考取英國伊頓公學國王獎學金的首位中國學生。那時子薇全家住在廣州,吳比自幼兒園始就一直是同學老師公認的優秀學生,有極好的數理邏輯思維,5歲就可閱讀大部頭文學作品,屬於左右腦都發達的孩子類型。

回顧十年前備戰伊頓公學面試凖備,除了為孩子找到了一位極棒的英語老師外,子薇認為,帶吳比到歐洲體驗生活亦相當有益。

她當時帶吳比去了歐洲幾個不同國家拜訪她留英時期的同學們,而非簡單地提前往英國學習英文,後來證明這個決定是正確的,因為在歐洲的那些時日,吳比有很多時間與她同學以及與同學年齡相仿的孩子(及侄甥)們一起運動玩耍、一起去博物館和畫廊、一起看電影聽音樂——無所不在的文化滋養和語言互動令他在後來的初選(伊頓最為重要的評估考試,會淘汰三分之二的考生)面試環節能輕鬆自如地與面試老師交流,這對吳比後來在錄取時的綜合評定有很大幫助。

2014年夏天,吳比以A-Level全優的成績從伊頓公學畢業,經過一年的Gap year,今年10月將在牛津大學開始他的大學生涯。

青年創業計劃

吳比逐漸長大後,子薇有了更多的自由時間。在一次閒聊中,一位朋友覺得子薇很合適YBI(由英國王儲查爾斯王子創設的一個具前瞻性非盈利國際慈善組織)。子薇當時開玩笑地說:「好啊,見見他們的CEO,感覺好就去。」很快她就正式介入了YBI。

據子薇介紹:至2014年第二季度為止,YBI已在全球建立41個成員組織(涵蓋亞、非、美、歐及大洋洲),募集資金超過7500萬美金,已為75000名青年提供專業培訓和創業支持,並調動超過16000名各行業專家及企業領袖為青年創業者提供超過55萬個小時的服務。

作為英國君主繼承人(女王年事已高),查爾斯王子近年開始承擔更多的國事,2014年始不再擔任YBI總裁職務。子薇說不少個人支持者因此停止了支持/捐款YBI,因為一年一度與查爾斯王子麵見的晚宴可能會因此取消了。

這種慈善方式是否過於功利?她認為從事慈善事業的人士心態萬種,在YBI中,有的是支持YBI項目的熱心人士,而有的支持者的確僅為追隨王子而來,但無必要對支持者作任何道德評判,每個人的情況不一樣,很難說誰比誰更高尚。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羅子薇引薦中國淑媛進入英國宮廷舞會。

英國宮廷舞會

2015年9月11日,第235屆英國王后夏洛特宮廷舞會在倫敦肯辛頓宮(Kensington Palace)舉行。夏洛特宮廷舞會是當今巴黎、紐約、上海等地的名門少女成年舞會的鼻祖,始於1780年,當時喬治三世為了替最心愛的王后夏洛特慶祝生日,舉辦了世界上第一個淑媛舞會。國王/女王在王宮裏接見初次踏入社交季的貴族少女,從此成為傳統。

做為英國文化軟實力代表之一,該宮廷舞會亦致力於向海外推廣舞會傳統,並逐年增加海外淑媛人數,國際化色彩愈發濃厚。子薇於2014年應邀加入該舞會組織機構,今年更是引薦5位華人背景淑媛參加該舞會。她說華人淑媛父母們收到邀請都很開心,同時亦希望保持低調。

這麼有書卷氣的子薇,如何會介入宮廷舞會?在我看來,她是一位理想主義者,好觀察社會與人性;她又是現實主義者,接受現實的不公,但願在不公的現實上爭取向前。

她對當下有些媒介對於此類舞會的報道持保留態度,認為大多都關注在'上流'與'奢華'的表象上,沒有洞見主辦者對繼承傳統的用心。她特意致我郵件,信裏說:「當代夏洛特舞會在'上流' 與 '奢華' 這些華麗詞藻的背後,涵蓋更多的其實是文化與傳承、是情懷與責任;而參加舞會的淑媛們也不僅僅只是美麗與幸運,她們會因為自身的幸運而更多關注比她們不幸運的人群——這是她們參加舞會的重要收獲。」

未來計劃

今年六月我在採訪胡潤時,他曾提及子薇是自己的好友,很欣賞她真誠的為人。不久前胡潤邀子薇參加一個頂級高端項目,她婉拒了。理由很簡單:她有了新目標。她幾次提及想回校園念個書,研修人類學或是相關課程。也許下次再和她喝茶時,會在劍橋。

(責編:友義)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