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中英混血青年長笛演奏家邵丹尼

邵丹尼
Image caption 邵丹尼是少有的英國華人長笛演奏家

近年來,一批青年華人古典音樂家在全球範圍內愈發受到關注,郎朗、李雲迪等明星級人物擁有世界級聲譽和無數粉絲。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知名華人音樂家擅長的多為鋼琴、小提琴,涉足其它樂器的人比較少,中英混血青年長笛演奏家邵丹尼(Daniel Shao)就是其中之一。

邵丹尼現年20歲,父親是中國人,母親是英國人。他的父母都是古典音樂愛好者,父親在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從莫扎特等當時被禁的西方音樂家的作品中汲取營養。

過去幾年內,他先後獲得布萊頓音樂比賽第一名、美國卡內基音樂廳比賽第一名、意大利米蘭國際比賽「卡爾·雷內克」(少年組)第一名等獎項的肯定,曾入圍BBC青年音樂家大賽總決賽、在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巴比肯音樂廳等著名場地演奏。

丹尼在接受BBC英倫網專訪時介紹,自己從7歲時開始學鋼琴,9歲上小學的時候看到長笛老師在所有學生面前演奏,「令我覺得這是一種富有魅力的樂器,就想自己也試試」。

他剛開始學長笛的時候感到難,但「所有樂器都不容易,長笛比較容易演奏簡單旋律,越深入越難,需要一位好老師」。

「我13歲的時候開始在皇家音樂學院(Royal College of Music)少年班學習,得到老師凱瑟琳·比克尼爾(Katherine Bickernell)很好的指點;而且在參加面試之前,我跟著該校教授、著名長笛演奏家蘇珊·米蘭上了一節課;很幸運,因為那個時候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的,那一次收獲非常大」,他回憶。

丹尼16歲的時候到到普賽爾音樂學校(Purcell School of Music)讀書,專門學習長笛。「在那裏的兩年非常好,可以看很多高水凖的演出,有很多機會演出,也結交了很多好朋友。」

「這所學校學生比較少,每屆僅約有30人,幾乎所有人的理想都是當職業音樂家;雖然課業繁忙,但也是令人享受的經驗,因為大家志趣相投。」

丹尼目前在牛津大學聖凱瑟琳學院學習音樂。考上這所世界級名校的過程不簡單。「面試的過程有點可怕」,他笑言。

談到進入牛津大學的過程,他說:「我13歲的時候曾經去牛津大學看望在那裏讀數學碩士的表哥,一下子就愛上了這座大學城;當時我想申請皇家音樂學院,也想申請牛津大學,所以二者都申請了,過程都挺難」。

據介紹,皇家音樂學院的考核包括筆試和演奏面試,牛津大學的考核除了古典音樂知識,還要求演奏很難的鍵盤,同時還要有3門A Level科目拿到A。

丹尼在音樂、美術和英國文學這3門A Level科目拿到了A。儘管獲得皇家音樂學院的錄取通知,且有獎學金支持,他還是選擇了牛津大學。

他在牛津大學的課程大部分內容是理論性的,包括音樂史等等,也有一小部分實踐性的演奏課程。

丹尼從小是在英國孩子中長大的,周圍很少有華人。他現在的同學中絕大部分是英國中產階級子弟,更是少有華人。

他認為這一點對少數族裔學生來說有點難:「我和幾位華人同學會聚在一起討論,如何才能讓學業不受自身少數族裔身份的影響」。

儘管牛津大學的老師和員工並未區別對待華人學生,但教授名單上基本都是西方人的名字,極少有亞洲人。「我沒有機會上亞洲老師的課,沒有人是亞洲音樂專家,更沒有亞洲作者寫的音樂專著可以讀」,丹尼遺憾地表示。

「這些對我來說還是有一定影響—營造的環境和動態對非西方學生來說非常不同;如果我想學中國音樂,只有一門選修課可以考慮。」

郎朗、李雲迪等古典音樂明星的出現讓更多西方人了解華人的實力。丹尼認為有更多華人音樂家代表是好事,但是「亞洲音樂小天才」的現象也有不好的一面。

他解釋:「比如,青年女鋼琴家王羽佳是非常好的音樂家,但是一些媒體的報道卻把焦點放在她的身材或打扮上,而不是音樂本身—我覺得一部分原因是她是一位亞洲女性,這不是好現象」。

丹尼表示,前不久,倫敦新成立了一家專門招募非洲裔和亞洲裔音樂家的交響樂團,這是展示少數族裔古典音樂家很好的一步。「這些讓我們知道,在英國有自己可以走的道路和發展空間,且音樂界有少數族裔的代表。」

「我覺得人們往往認為,族裔背景不會對音樂產生影響,『你從哪兒來沒關係,音樂是每個人的音樂』這類說法非常流行,而我不這麼認為。」

「我們需要確保亞裔師生能夠更好地意識到族裔背景可能對自身生活產生的影響,努力減少「華人比歐洲人強是因為他們被訓練得像機器一樣演奏」等偏見;我寫博客記錄學音樂的點滴心得,也試著提高亞裔音樂人在這方面的意識。」

除了在牛津讀書,丹尼目前還師從皇家音樂學院長笛教授凱特·希爾(Kate Hill)。法國著名長笛大家蘇菲·雪赫(Sophie Cherrier)也是他非常欽佩的音樂人。

大學畢業後丹尼想到交響樂團工作,同時也有自己獨奏演出的機會。去年聖誕他曾去中國演出,覺得是非常好的經驗。

近些年,來英國學習音樂的華人學生越來越多。那麼,丹尼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他告訴記者:「英國是學習古典音樂非常好的地方,但大家也需要知道,這裏的學習與中國的方式非常不一樣,會更鼓勵每個人的個性和風格;同時,華人音樂人通常有很棒的演奏技巧,這一點受到英國這邊的肯定,所以還是有發展機會的」。

「勇敢追求你渴望的,不要讓任何事拖你的後腿」,丹尼堅定地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