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永不退休」的羅斯柴爾德爵士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羅斯柴爾德爵士與何越合影

10月19日,我應約按響了伊夫林·德·羅斯柴爾德爵士(Sir Evelyn de Rothschild)辦公室的門鈴。這是倫敦切爾西一僻靜而充滿歷史文化的街道,幾十米外就是大劇作家王爾德的舊居。

1809年,羅斯柴爾德(又譯為洛希爾)爵士的祖爺爺內森·邁耶·羅斯柴爾德(Nathan Meyer Rothschild)在倫敦創立羅斯柴爾德父子有限公司(N. M. Rothschild & Sons)。1815年,他預料到拿破倫會遭遇滑鐵盧大敗,購買了英國政府債券,一夜暴富。

至今羅斯柴爾德銀行家業已傳至第七代,雖不再有當年富可敵國之勢,但兩百多年下來,花繁葉茂,據報起碼三個以上家族成員是億萬富翁。

羅斯柴爾德爵士(以下簡稱爵士)今年84歲,是家族第五代掌門人。他曾是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前財務顧問,因其對金融銀行業的貢獻,1989年被女王冊封為爵士。 2000年他與第三任美國妻子琳·德·羅斯柴爾德(Lynn de Rothschild)的新婚之夜在白宮度過,因為琳是希拉里的閨蜜。2003年爵士從家族生意中退出後,與夫人開起了夫妻店,創辦了E. L. Rothschild公司,羅斯柴爾德夫人擔任CEO,爵士擔任董事長。夫婦倆在全球各地投資,近期投資重心轉向中國。

到底爵士有多少個億?外界猜測頗多,從10億到200億美元,眾說紛紜。不過,夫婦倆在西方有強大的影響力是不爭事實:每年的「包容性的資本主義大會」(Conference on Inclusive Capitalism),爵士夫婦請來的嘉賓均為超重量級,包括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英國王儲查爾斯王子,英格蘭銀行總裁馬克·卡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常務董事克里斯蒂娜·拉加德等人。據報2014年與會的250名超級富豪代表來自37個國家、35個商業領域,管理著大概全球1/3的可投資金額(30萬億美元左右),意即平均每人控制1200億的活動美元資產。

「你好。」爵士的管家作了個歡迎的手勢。他站姿優雅,舉手投足頗見功底,典型的英式貴族的管家禮儀。

「請坐。」管家安排我坐在了客廳中央一長桌旁。「請問喝什麼茶?」

「英國茶,謝謝。」

我環顧四周,這不像辦公室,倒像是個小型星級酒店。

「有多少人在此工作?」我問管家。

「爵士,我和秘書。」管家禮貌地答道。

客廳約四十平米,左手正中央是壁爐,兩側是書架,擺滿了書。右邊兩米外是一張圓桌,上面整齊地疊放著幾份當天的報紙。我面前的桌子約四米長,一半全摞滿了書。

「爵士,客人已到。」隔壁房間傳來管家的聲音。

很快爵士就下了樓。他態度和藹,面色紅潤,行動自如。訪談的一小時裏,他思維敏捷,說話中氣十足,完全不似一八旬老人。

「請問這些書為何擺在桌面上?」我問爵士。

「書架擺滿了。」

「為何不再建?」我環顧四周。

「房子的前任主人是美國著名畫家約翰 · 沙金特(John Sargent),不能隨便改建。」爵士說。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羅斯柴爾德辦公室只找到一張爵士的個人相。

從花花公子到第五代掌門人

曾有報道說爵士年青時是花花公子。爵士自言年青時不很serious(生活放蕩不羈),並無承擔家族銀行業的責任感。他含著金鑰匙出生,二戰時和姐妹去美國呆了三年。1943回到倫敦,親眼目睹了倫敦被轟炸,後來入了海軍,隨後進了劍橋大學。爵士說自己從沒想過去做銀行家。他一直喜歡駕車、騎馬、馬球及周遊世界。直到他父親安東尼·德·羅斯柴爾德(Anthony de Rothschild)病了,他不得不接管銀行,成為家族銀行業第五代掌門人。

爵士回憶說:「我的父親還有祖父都很慷慨,家裏人也經常互助。我從小就被教育著要助人,要對社會有用。除了經營銀行業,我在49年前成立了ERANDA Foundation(一個用以支持醫療研究、健康與福利、教育與藝術方面的家族慈善基金)」

為何家族產業能代代相傳,打破富不過三代的魔咒?爵士說:「羅斯柴爾德父子有限公司的主席及CEO的選擇,從來都是家族集體決定。我與家族裏的堂兄弟協調工作,就像中國舊式家族一樣。」

關注中國四十年

還是孩童時代,爵士對中國就有了好奇心。這種關注源於其父親安東尼。安東尼於1910年開始環球旅行,對中國藝術的濃厚興趣也隨之開始。爵士說父親最喜歡收藏中國瓷器,尤其是唐朝與明清時期的,這些藏品現都永久展示在英格蘭白金漢郡的羅斯柴爾德家族的阿斯科特宅邸(Ascott House)。爵士自豪地說:「那是全英國最好的中國收藏。」

還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國對外大門緊緊關閉之時,以其家傳的敏銳商業嗅覺,爵士踏上了中國大地。當時接待他的是中國銀行,爵士回憶那是一段開心的時光。作為《經濟學人》(Economist)雜誌的主席,他亦把《經濟學人》引入中國。

爵士說:「我不假裝自以為是,但憑著過去四十年常去中國的經驗,我覺得還是懂一點中國。去中國不意味著只去北京和上海,更該去農村。我父親常說:『做生意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在工作之餘,去了解其他國家的文化。』」

爵士還說:「我喜歡中國,很高興目睹中國發展如此之快。很容易去批評任何國家,無論中國、英國或美國。中國需要變革許多事情,尤其是建設法制系統。如果有好的領導人和政府,民主會是好制度。成不成為民主國家並非對與錯的標凖。我看到中國越來越開放,允許批評了。1977年我去中國時,司機和服務員全是密探。我不介意的,我只談足球。」

包容性資本主義(inclusive capitalism)

自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爆發後,爵士夫婦開始在全球範圍內大力推動包容性資本主義。包容性資本主義,是指認同分享,由道德價值指引,而非個人貪慾的資本主義價值觀。

爵士認為最有資格談論包容性資本主義的人是自己的妻子琳。他稱讚妻子不單有雄心,而且是個好人,想把公平的機會帶給每個人。

每年一度的包容性資本主義大會已召開幾年,為何大會期間不請媒體參與?爵士是這麼回答的:「我們不請政治家,不過我們請來了中國、美國、歐洲等地最大的企業家、美國前總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英格蘭銀行的老總等人。間接地,這個消息就會被傳播出去。我們主要想讓大家(指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明白我們需要包容性資本主義,必須在相關的地方進行改革。世界一直在變,你們中國也是,富人太多,貪污過多,我們必須盡可能地去平衡社會,提供好的教育、醫療及住房。而實現這些,需要公平的遊戲規則。2%的美國人控制80%的財富(的現狀)是錯誤的。」

爵士還說:「情況在2008年時開始惡化,金融界人士太貪婪、想盡可能往自己口袋裏裝錢,這都是錯的。資本主義的道德在惡化,我們需要拯救它。需要有好的管理,不應著眼於短期盈利,不要過於匆忙。對衝基金是現代社會的災難,他們只想著為自己掙錢,而忘了分享。」

日常生活

雖然太太是美國人,夫婦兩人亦不時在全世界飛來飛去,但爵士說倫敦才是自己的家。爵士說自己的生活簡單而規律:起牀後吃個簡單的早餐,檢查郵件,然後是會議。如果有人邀約吃晚飯,他就外出就餐。晚上11點上牀睡覺。他平時喜歡看賽馬、橄欖球、網球與足球,他笑稱自己是切爾西足球俱樂部的粉絲。他平生最愛吃巧克力,因此還在家中附近開了家巧克力商店。

我問爵士何時退休?他說:「退休?永遠都不會。」

(責編:友義)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