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受中國領導人接見40年的英國人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斯蒂芬·佩裏和胡錦濤

斯蒂芬·佩裏(Steven Perry)是英國48家集團主席。從上世紀70年代起,他追隨其父傑克·佩裏(Jack Perry),和中國政府保持密切往來逾40年,接見過他的中國領導人包括趙紫陽、胡耀邦、朱鎔基、李先念、胡錦濤、江澤民、習近平等。作為一位英國人,佩裏與其父能夠保持和中國高層的密切接觸長達60年,這在中英關係上是非常罕見的。

2015年11月,我在倫敦威斯敏斯特大學參加『美麗的河北』活動時認識了佩裏。隨後我又在中國駐英大使館的活動中見到了他。聽聞48家集團已久,我對這位主席心懷好奇,於是我向他發出了採訪邀請。

採訪地點在佩裏的辦公室,亦是他與家人的住所。這是倫敦北二區的一個連體別墅,從正面看,似乎是普通民居,可裏面縱深很長,足有40、甚至50米。一樓是開放式設計,連體的廚房、餐廳與客廳,約有100 平方米之大,房樑很高,所以整體感覺相當寬敞。巨大的後花園裏,有許多孩子玩耍的戶外玩具。

一位貌似東南亞裔的鐘點工正在廚房拖地。佩裏客氣地請她為我們送來兩杯綠茶和小點心,拉上了廚房與起居室間的一道足有5米長的白色拉門,招呼我坐下。「我知道你遠道從布里斯托爾來,我一定盡力有效率地回答你,不浪費你的時間。」這是佩裏和我說的第一句話。

無需發問,佩裏開始娓娓道來。我只需要聆聽,必要時插話提問。這是最好的訪談狀況之一,可以發掘到意想不到的信息。從他的談話可以看出,他的興趣點完全在國際關係上,從中美關係、中英關係、敘利亞局勢、到中亞未來走向等等。談話中,他尤其提到中國在一至兩年內就可能推出AU(亞洲聯盟)概念,這個推斷,來自於他從對中國局勢的密切觀察,以及與中國領導人的對話。

中國領導人外交方式謹慎小心

在過去40年裏,接見過佩裏的中國領導人非常之多,名字可以排一長串,包括趙紫陽、胡耀邦、朱鎔基、李先念、胡錦濤、江澤民、習近平等人。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溫家寶訪問英國期間會見48家集團俱樂部主席斯蒂芬·佩裏(左前一)。

佩裏回憶說,胡錦濤是在英國白金漢宮接見自己,江澤民是在中國駐英大使館,他見過溫家寶好幾次面,分別在酒店和大使館。在佩裏印象中,溫家寶很關心人。他記得在北京第三次見到溫家寶時,溫總理說:「你這次放鬆多了。」2015年習近平主席訪英,接見過佩裏兩次,其中一次是接見佩裏及其家人。佩裏說習主席亦很關切自己。

佩裏說,中國領導人不會和記者有任何非正式交道,和他自己亦一樣。領導人談的所有話題都是事先凖備好的。這無對錯之分,只是習慣。為此,他質疑某些香港記者寫的東西。

在佩裏看來,中國領導人說話非常小心,比說他們不會說:『告訴你,我昨天過得很不愉快』。而這種方式會在西方領導人間出現。中國領導人外交的原則似乎是:控制自己,說話要注意。

我問佩裏花了多少年來習慣和中國領導人打交道的方式?他說:「30年?我不覺得談話困難,但必須承認我還是有些不自然。他們(中國領導人)接見我是出於尊敬。但他們不和我討論嚴肅問題。」 佩裏說自己曾問一位領導人:絲綢之路經濟帶是走俄羅斯,還是巴基斯坦、土耳奇或伊朗?那位領導人不回答。

佩裏曾向中國領導人提及自己對中國的擔心。他說:「中國丟失靈魂幾十年了。我父親喜歡的是當年的中國,那時的中國決心建立新國家,友善且關心他人。現在卻變得自私,許多人事事單純為錢,對他人漠不關心。如果領導人不關心人民,只關心經濟,中國會變成錢的工廠,會垮的。這些事情有些領導人知道,有些人不想知道。溫家寶知道。我對他說:『中國的挑戰已從低成本出口,變成了中國要善待自己人,讓中國人感到幸福和驕傲。如果貧富過於懸殊,內部矛盾會太大。』我知道他完全懂我的意思。而有的領導人,會假裝聽不懂,會換話題。」

過往40年與中國領導人打交道的經驗,讓佩裏體會到:中國文明與西方太不同,總是很小心。比如中國人互稱姓氏,比如小李老王,為何不用名字?這與英國太不一樣了。他說日本人說話亦很小心,也許是因為亞洲文化受了佛教影響的關係。

中國領導人深思熟慮

佩裏說,西方人不太喜歡研究中國讀物,他自己觀察中國逾40年,他認為中國領導人非常thought through(深思熟慮)。他說中國領導人想的不是6個月後的事,也不是6年後的事,而是60年後的事。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來源於周恩來1962年說的實現四個現代化。周恩來在1962為未來定了調子和方向。習近平的五年計劃談到2021實現全面小康,2049基本實現現代化,很多人不信。可是中國領導人是當真的,他們非常深思熟慮。

佩裏還談到西方人對中國的一種普遍誤解:多數西方人認為中國正在模仿西方發展經濟的路線,並偏離了過往中國追求的社會主義。佩裏認為中國仍然走在通往社會主義的道路上,並希望在2049年基本實現現代化。社會主義在中國的含義是公平與財富分享。佩裏說,西方人常把社會主義與蘇聯聯繫起來,所以社會主義在西方多有貶義。他認為出於這個原因,中國政府不太過多強調社會義,以免引起概念混淆。

佩裏說:「有人說我是為中國政府做宣傳。可我告訴他們:『是你不相信中國領導人說的,他們的確是那個意思。』」

核電站合作是經濟與技術考量,與安全無關

佩裏認為:如果英國領導人在中國呆過,對中國有較長的生活體驗,而不只是一兩天的訪問,兩國貿易團坐下來簽個協議什麼的,會更重視中國。他說英國財相奧斯本很特別,亦了不起。他比其他英國人了解中國,因為二三十年前他在中國呆過,他母親好像是中國問題的專家。佩裏又說:在英國精英中,許多人不了解中國。中國加入了英國的核項目,很多人擔心安全問題,因為怕美國有反應,還怕中國人做手腳。可是奧斯本不擔心,他知道中國領導人不想佔英國人便宜。佩裏說:20年前,英國賣核電站給中國,出問題了嗎?沒有。中國人怎麼會在核問題上弄事?如果出了事,兩國關係就完了。在佩裏看來,中英核電站的合作,完是經濟與技術上的考量,與安全沒有關係。符合兩國利益。就這麼簡單。信任亦重要,但排在第二位。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佩裏的全家福照片

對於英中兩國關係,佩裏認為需要相互學習與了解。於中國而言,他說:英國可以幫助中國了解世界。我們和美國有特殊關係,英國大概是世界上最了解局勢的幾個國家之一。英國亦有許多要向中國學習。

佩裏說:「60年前,我父親開始與中國來往時,英國人說他瘋了,是叛國者。可是現在,2015年習近平訪英證明了我們一家人過去60年做的都是正確的。我父親是對的,是符合英國人利益的。我更期望著未來 。」

我問佩裏,為何你能與中國長期保持這種高層往來?他回答道:「我父親當年是冒了風險和中國打交道(指時任倫敦出口公司董事長傑克·佩裏,1953年率團到北京與中國簽訂第一個貿易協定),當時周恩來說我們不會忘記你。現在的中國領導人已不能從我們這受惠,接見我是出於一種尊敬,他們是在實踐周恩來許下的諾言。」

中國領導人正在構架亞洲聯盟(Asian Union)

我們的談話已近兩個小時,佩裏太太和孩子們已回家,知道爸爸在工作,兩個孩子一直靜靜地在屋子另一端看電視。佩裏說自己喜歡橋牌、去歐洲旅遊以及月餅。當然他最大的興趣是中國事務、國際關係及經濟。他說從前自己幫助許多人在中國建公司,給他們建議;現更多的時間花在了解和明白中國。

他說許多國家看到的是下周,而中國看到的是22世紀。未來世界中心會轉移至中亞。佩裏認為: 一兩年後,中國就會開始談論亞洲聯盟(Asian Union ,縮寫AU)話題。他曾經就AU問題問過一位中國領導人,那位領導人回答說:「還沒那麼快。」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