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國藝人黃雅莉:找到自我最重要

這是黃雅莉第一次趕赴英倫(攝影:肖媛)
Image caption 這是黃雅莉第一次趕赴英倫(攝影:肖媛)

中國藝人黃雅莉是選秀節目《超級女聲》2005屆全國第六名得主,多年來涉足音樂、影視、主持、設計等多個領域,已推出5張個人專輯,並於前不久舉辦了「Twinkle閃閃的黃雅莉」首次個人巡迴演唱會。

第一次來英國的黃雅莉做客BBC總部大樓。她在接受本網專訪時表示,這次來除了時差上的不便,唱歌沒有壓力,比較有壓力的是在劍橋大學的演講。

黃雅莉告訴記者:「很多人認識我是因為《超級女聲》,記憶也許就停留在2005年的夏天,觀眾可能有一種回來看自己青春的感覺,有一種情懷」。

「我就把自己的做的事情和生活狀態告訴大家,作為所謂公眾人物想要給大家帶來快樂能量的同時,分享自己的創作、設計、經歷,一個多面的黃雅莉。」

第一次在海外過年,和中國學生、學者一道歡度春節令她倍感親切,特別開心,在與海外學子們的交流中也了解到留學生活的酸甜苦辣。

憧憬來英國遊學的黃雅莉,最擔心語言上的問題。留英中國學生吐嘈天氣、生活等等令她感到,「雖然苦,但是他們願意,肯定是有收獲,與付出是成正比的」。

「我想來這邊學習,與當地人交流、了解他們的思維方式,想來開開腦洞。」

潛心設計的黃雅莉喜歡玩不一樣的東西,專輯封面、服裝、舞台都有涉足。倫敦在這個領域的豐富資源令她非常嚮往,已經有幾家高校被列入遊學的候選,希望今年能夠成行。

除了風雨交加的天氣,黃雅莉對這裏各方面印象都很好。接下來在倫敦參觀遊覽幾天,去大英博物館等景點,看一場足球賽,還特別想去逛一些古董市集。

一直很嚮往來英國的她,還要去甲殼蟲樂隊(Beatles,或譯披頭士)曾經錄音的艾比路錄音室(Abbey Road)朝聖,「當觀光客也要去走一下」。

風格多變的黃雅莉非常欣賞加拿大女歌手艾薇兒(Avril Lavigne),但後來自己做唱片,發現不太能夠成為另一個艾薇兒,因為畢竟生活經歷、教育背景都不同。而在人格、品質上她受孫燕資的影響比較多。

出道十年的黃雅莉認為,自己至今最大的突破就是音樂創作:「我的創作和設計的創意都是來源於第一次寫歌的快樂」。

與李宇春等其他選手不盡相同的是,當年參加《超級女聲》的時候,她是一名16歲的高中生,是「先成名再學習,而且是在別人的監督之下」。

記者多年來在倫敦看過一些華人歌手、樂團的演唱會,發現觀眾絕大多數還是華人,卻有相當多的本地乃至歐洲大陸歌迷來看韓國組合的演出。那麼,華人藝人如何才能更好地打入西方主流市場?

黃雅莉表示,這些年學了很多東西,也曾經試著去模仿—這也是一種學習,而經過這樣的過程之後會有困惑,即「我到底是要成為他ta,還是成為誰,還是我是誰」。

「我認為,華人藝人需要找到自己;我不覺得一定要去靠近所謂『國際化』,因為如果你出來了,也許你就是那個「國際化」,就有別人來靠你。」

她覺得「國際化」不會永遠在等人,學習和模仿的過程一定要有,但是不能一直停在那兒;學到東西之後,會想要融合自己的元素和特色,也許可能成為別人想要來學習的「國際化」。因此,找到自己最重要。」

黃雅莉認為,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中是否開心—如果努力之後沒有成為「國際化」,會沮喪,那肯定會不開心。「而你做的事情,不管別人是否喜歡,至少滿足了自己,那就是成功的。」

「我們應該有目標,但它不應該設定在別人身上;你不能要求別人去改變,甚至為了你去改變,你只能改變自己,而且你只知道自己心裏要的是什麼;如果一直在想『你要的是什麼、ta要的是什麼』,那麼永遠在變。」

黃雅莉坦言,自己這幾年做得最多的就是發現自己、尋找自己,而不再局限於歌手的身份中。「人最了解的是自己,但有時候最不了解的也是自己。」

「摸索過後,我發現沒有人會幫你尋找自己,只有靠自己;如果你不去尋找,那這輩子也許很多的快樂和不快樂都不知道為什麼。」

當她為此而努力的時候,發現還找到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不管有沒有人別人注意,自己心裏是滿滿的開心,因為看到自己做到了什麼。

如今距離黃雅莉參加《超級女聲》已經超過十年,她發現「選秀節目的地位已經被真人秀取代了,而真人秀也可能很快被別的東西取代」。

在這個自媒體當道、信息爆炸的時代,她覺得中國最不缺的就是「明星」,因為每個人都可以是明星。而她的理想狀態是:

「我不需要自己是一個明星,而是希望可以讓家人、朋友得到心靈上的富足和快樂;如果你喜歡我,也許你會模仿我,讓你的家人、朋友多一些快樂,我會覺得這個『明星』當得比較有意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