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與師生平起平坐的英國大學校長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採訪現場

安東尼·福斯特(Anthony Forster)教授是英國埃塞克斯大學校長(Vice-Chancellor of University of Essex)。他本科畢業於赫爾大學,在牛津大學獲得碩士及博士學位。曾任職於諾丁漢大學、倫敦國王學院、布里斯托大學及杜倫大學。英國大學校長平均年齡約為55歲,安東尼48歲就任了校長,算是年輕的一位。

2005年我認識了安東尼。當時他是布里斯托爾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系主任,亦是我的畢業論文導師。他很欣賞我的論文,評了優秀,繼而推薦我攻讀博士。2006年他去了杜倫大學任社會學及健康學院院長,此後再無聯繫。今年初我寫郵件給他,他回郵非常熱情,並邀約我在倫敦見面。

2016年2月19日,我在英國大學校長聯盟(Universities UK)與安東尼重遇。歲月似乎沒有在他身上留下印跡,容貌身形均未改。俗語說:一日為師,終身為師。我心裏仍然留著11年前的感覺,以為自己來見導師。安東尼正式且熱情,開口就介紹埃塞克斯大學,馬上把我從學生調適回記者身份,進入正題。

安東尼就是埃塞克斯大學,埃塞克斯大學就是安東尼。這是我訪談下來的強烈感覺。我們的談話重心不在同一軌道:我想知道現代英國大學校長的管理思維,而安東尼則熱切地想通過我向中國讀者介紹他領導的大學。他不好談自己,任何話題都會跑路回到大學主題。

安東尼對中國的熱情雖出我意外,卻在情理之中。過去兩年裏,在英國政府的牽頭下,英國社會對中國的熱情近乎達到歷史高位,英國大學自然也不在其外。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安東尼訪問南京大學

頻繁訪問中國

安東尼說,自己在2015年10月訪問了北京、上海、成都及南京等地,與中國科技大學、南京大學、南京師範大學及西南財經大學等校洽談了合作事宜。今年5月,他會再赴中國上海、香港、蘇州、南京等地;而10月份的中國之行,正在安排之中。

埃塞克斯大學與中國各城市及大學的聯繫來自於中國校友會、大學所在地科爾切斯特的中國姐妹友好城市揚州,以及駐華12年之久的招生辦公室。

安東尼說,今年十月,他們凖備把中國留學生的畢業典禮挪到中國舉辦。英國大學的畢業典禮是家庭大事,畢業生通常會邀請父母甚至家庭其他成員參加。於中國父母而言,要請假、辦簽證和買機票,麻煩頗多,在中國舉辦畢業禮的確方便不少。而於安東尼而言,除了能讓更多的中國父母有機會參加畢業典禮,這也許是一個不錯的社交與宣傳平台。

師生是 partnership(合作) 關係

去年對中國大學的訪問,給安東尼留下一個疑惑 ——到底誰是一把手?校長還是黨委書記?英國教育體制與中國全然不同。Chancellor(校長)通常是名譽校長,Vice-Chancellor(副校長)才是真正的大學領導人。此職位通常由大學在媒體上對外招聘,然後校方在應聘人中面試挑選。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安東尼與中國校友會成員合影

英國大學大致分為三類,一類是牛津劍橋這樣的老校;二類是紅磚院校;三類是新型大學。埃塞克斯大學建於1964年,屬於第三類的新校。上世紀六十年代,正是英國社會轉型期,各種思潮突起,埃塞克斯大學自當年立校起,就似乎不願走英國傳統老路,而是要挑戰傳統,試圖走前人未有之新路,至今培養出了三位諾貝爾獎獲得者,並在學生滿意度上排名第三。安東尼曾在一次訪問中說:「要破除教師與學生間的障礙。」他亦告訴我:「學生與教師的關係是partnership(合作關係)。」安東尼解釋箇中原因,英國學費從3000英磅上漲至9000磅是其一,學校理應提供更好的服務;此外,合作關係建立在平等與相互溝通上,然後教師為學生制定教學框架;安東尼還說大學裏沒有專門為教職員工設置設施,而是與學生共用,或者說混用。

制定政策亦同樣如此。安東尼說傳統大學裏可能校長自己就拍板的事情,他會和同事商量。我說這叫民主嗎?他想了想,認為用民主來形容不妥當。我問他可以公開表白自己的政治立場嗎?他說自己支持絕大多數職員的觀點,至於自己的真實想法,他從來不說。

校長是為教師員工及學生提供諮詢

雖然安東尼不愛談自己,但我能感覺他是位非傳統路線的新型大學校長。11 年前,我在自己的論文當中提出了新理論與模式,並非所有老師都認可,因為它非常反傳統,不走保守路線。而安東尼為我的畢業論文打了優秀。今年我重新與他聯繫上,感覺他的郵件風格迅速且熱情,實用且全無架子。我的一位校友對他亦有同等讚譽。

安東尼認為,教育不僅僅是課室與文憑,還是體育、志願者公益及參與。與國內有些大學校長不同,自從擔任校長以來,他便不再帶學生,全身心投入管理工作。「我管理著2000餘名教師與職員,以及12000餘位學生。其中有約1000位是中國留學生。」他說。但他偶而會承當公眾事務活動,比如為政府提供防衛政策上的建議。

我的最後一個問題是,如何形容自己的領導風格。安東尼說:「為教師員工及學生提供諮詢,並且盡力將決策權下放到最基層。」這話簡直讓我耳目一新。

(責編:友義)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