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音樂不是考級與比賽

Image copyright

旅英青年鋼琴家肖荻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鋼琴系,2004年獲伯明翰城市大學音樂學院全額獎學金赴英深造。她17歲赴馬來西亞為皇室演奏黃河協奏曲,是第28屆布蘭特國際鋼琴比賽冠軍、交響樂杯冠軍、及勒德洛愛樂協奏曲大賽冠軍。 在十幾所世界著名的音樂大廳舉辦過獨奏音樂會,如維也納金色大廳。其專輯『Di Xiao Presents』 及『Journey』(旅程)多次在BBC電台 、西班牙及盧森堡等歐洲電台播放。肖荻現執教於英國伯明翰城市大學音樂學院鋼琴系,亦是山西大學與廣州星海音樂學院客座教授。世界鋼琴大師勃蘭德爾曾稱讚肖荻:「清晰的頭腦,非常棒的手指」!

作為肖荻的好友,我們無話不談。她外形小巧娟秀,可是目標遠大,內心堅如磐石,能量巨大如火山。她音樂造詣深厚,儘管有時不太通曉世間俗理。

2015年歲末,我與遠在北京的肖荻通上電話,當時已是北京的深夜。她很興奮,因為剛剛在全世界頂級指揮家捷傑耶夫(前倫敦交響樂團客座首席指揮)面前表演,並受到這位『指揮沙皇』大師的稱讚。能夠有朝一日與捷傑耶夫同台合作表演,是肖荻夢寐以求之事。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世界鋼琴大師勃蘭德爾曾稱讚肖荻:「清晰的頭腦,非常棒的手指」!

在音樂裏能看到影像,聞到氣味

肖荻認為:優秀的音樂家,如同一級導遊,能把自己看到的優美景色傳達給聽眾。鋼琴家直接與作曲家溝通,獲得第一手信息,如何詮釋作曲家的音樂,在於音樂家發現美的能力的大小。想像力越豐富,越能把聽眾帶到美妙的景色中。鋼琴家的表達工具包括技術、音色豐富性、演奏豐富的對比性等。在尊重作曲家的意圖之上,越能有自己的理解,越能激發出聽眾共鳴,越能把豐富的影像融入音樂,能使聽眾感到溫暖、熱情、驚喜等各種不同情緒。

肖荻說:音樂演奏有時如同演戲。演技弱的演員,往往只能演自己; 而優秀的演員演什麼像什麼,這就是藝術家的張力所在。於內心張力強大的鋼琴家而言,越深入挖掘作曲家,越能用自己獨到的、而非人云亦云的方式詮釋並再創造角色,讓人感覺你就是貝多芬或是其他大師的化身,就是一個成功的表演。

我請肖荻舉個實例。她說:演奏音樂如同敘述故事,比如法國印象派大師拉威爾的作品《海上孤舟》,中間有一段我畫面感很強。我能想像到海上的女妖向船夫發出招喚和引誘。用音樂能非常形像地描繪船夫受騙,靠近被吞噬的血腥一幕,我甚至能夠看見海水從蘭色變成渾濁的血腥色。有時不單是視覺的,嗅覺亦能啟動。比如彈肖邦,他的音樂與香水很像,無處不在,很微妙。演奏他的曲子,空氣裏如同彌漫著香氣。所以說音樂最抽像,又最直接。不像某個詞,可能把想像力拴死了。100個人聽同一首曲子,有100種影像。音樂如同大寶藏,吸引我往裏挖掘,越往裏走,越覺其豐富性與無限性,每次的演出都具有創造性。

中國學生有技術,缺品位

肖荻在英國教學鋼琴十年,接觸了許多不同國籍的學生。她認為:總體而言,亞洲學生習琴有點類似奧林匹克模式,要更高更快更強。往往偏向硬技術,彈了許多練習曲,從小苦練手指速度、力度等童子功,這是優勢。因為歐洲學生從小環境較松,家長按孩子意願做事,可到了專業程度,技術就跟不上,需要補課。但歐洲學生對和聲敏感度強,音樂知識與修養更豐富,這是亞洲學生無法媲美的。

肖獲打了個有趣的比喻,她說:如果說鋼琴硬技術如同錢,而音樂是品味,首先必須努力掙錢,雖然這個過程不太美好,枯燥重覆而單調。但必須有錢,才能買東西。否則再有品味,口袋裏沒錢,品味亦無法體現;但又不能變成鋼琴土豪,有錢而無品位。鋼琴硬技術加上高尚的品味,這是最完美的結合。

Image copyright

音樂是靈魂慰籍,不是考級和比賽

肖荻常為國內鋼琴系大學生們上大師班授課,她覺得許多學生與家長都很困惑。她常問他們:你們有什麼問題?我可以怎麼幫你?他們答不出來。她發現他們不是害羞,而是真的不知道。肖荻覺得自己想站出來,給他們答案。因為目前國內學琴大都是道聽途說,羊群心理,社會上流行,大家就一擁而上,許多人不知道音樂的真正意義在哪裏。她認為:音樂是精神最好的營養劑,能給靈魂帶來最大慰籍。雖然音樂可以商業化,但它與考級,比賽沒有關係。

所以肖荻萌生了一個想法,她希望開通空中教室,通過網絡傳播音樂。她說自己小時候求學,要坐長時間的火車,去拜師求藝。現在可以跨越時空、地區及語言,把世界上最好的、第一手的信息交給學生。她希望通過這個平台,傳播更多正能量的音樂,讓更多的人愛音樂,愛生活。

初心決定能走多遠!

肖荻說:初心決定能走多遠!她認為最後決定一個人高度的決定性因素,不是才能,不是出發點,不是堅持,而是一開始你想走多遠。要設立一個很高的目標,就算最終達不到,也會在一個高位。如果認為考八級就是最高目標,就很難再往前。但於很多人而言,考了八級意味著才剛開始。

肖荻現在每天習琴六小時,她希望天道酬勤。她亦有未來做慈善的想法,希望推動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突破女性職業瓶頸。身為女性音樂家,她認為女人太不容易了,要顧家,要奮鬥。尤其是從國外來英國打拼,就更為艱難。她有太多感受與女性同胞分享。

(責編:友義)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