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吉爾外孫:英國若「脫歐」會在與中國打交道時排隊末

Image copyright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作者和前英國首相丘吉爾的外孫尼古拉斯·索梅斯爵士

在前英國首相丘吉爾的後代中,尼古拉斯·索梅斯爵士(Sir Nicholas Soames)廣為人知 —— 他擔任英國國會下議院議員長達33年,曾出任梅傑政府時期的英國武裝部隊政務次官。

來到索梅斯爵士的國會議員辦公室,區域看起來不事裝修,外牆全用木板與走廊間隔,似乎可以隨時拆裝。辦公室面積寬綽,足有20多平方米。秘書敲開爵士的門,他正坐在寬大的書桌後。整個房間如同檔案庫,到處堆放著文件與書籍。

「不知他們是名人」

1951年,索梅斯爵士三歲時,丘吉爾第二次當選為英國首相,直到1955年卸任。此後丘吉爾一直居住在查特維爾莊園(Chartwell ),直至去世。

索梅斯爵士說:「我小時候和父母住在查特維爾,經常見到外公。他在我16歲(1965年)時去世。」

「我印象裏他是位年邁的長者,我與他沒有成人式的交流。不過作為外孫,我和他的關係很親近。他很喜歡孩子,喜歡我們的陪伴,只要我們不會太吵。他是位很慈詳的祖父。」

索梅斯爵士:「他和我外婆像普通人一樣生活,我那時不知道他們是名人。我父母從沒有告訴我,是後來我們自己發現的。我記得去參加我弟弟的洗禮儀式,當時有約五千人圍觀,就是為了看他。當人群開始歡呼時,儘管我當時只有五歲,但我也能感覺到一些不同。」

他如有所思地說:「於英國而言,他的領導保證了國家的自由;於我們而言,他是位family man(愛家男人),是我的外祖父。」

外公會支持留在歐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丘吉爾1919年介入政壇,兩次當選為英國首相,直到1955年卸任

時值英國脫離歐盟公投(6月23日)前夕,作為留(即留在歐盟)派人物,索梅斯爵士忙碌異常。無論「留派」還是「脫派」,兩派都拿出丘吉爾為自己撐腰。

「我外祖父1919年介入政壇,1965年辭世,歷經兩次大戰。他50年前的觀點,肯定不能拿來現在使用。」

「但我認為他不會贊同離開歐盟,因為這是非常愚蠢的。歐盟的重要性,在於保障歐洲經濟安全、政治安全及地理安全。冷戰時期早已結束,歐洲的貼合劑不再是軍事,無需再以北約(NATO)對抗蘇聯。現在的粘合劑是:由北約保障軍事地理安全,而政治及經濟安全由歐盟承擔。歐盟設計之初的宗旨就是要避免血戰,冷戰後,吸收東歐國家加入北約與歐盟,都是出於政治、經濟及地理安全的考量。」

「排在隊末」

那麼,如果英國離開歐盟,她會失去世界上的重要地位嗎?

索梅斯爵士回答說:「倒還不會,不過一定會很糟。」

他說:「談到和中國的交道,以我們現在的經濟體規模,如何能和中國打交道?我們會排在隊伍末尾的。而歐盟的經濟體大於中國,所以中國必須會重視歐盟。當然英中關係也不錯,可那是因為英國是歐盟的一部分。」

「英國人變得對重大事務不那麼癡迷了。越全球化,越不安全。可是現在英國人大多只關心國內安全, 對國際地位不太在意。我們在全球仍然起重要作用,可是我們說得不夠。」

索梅斯爵士的好友、前倫敦市長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是脫派領導人。約翰遜長期在與歐盟關係上搖擺不定,自他突然宣佈支持脫派始,外界一直猜測他此舉意在奪首相權位。其父曾在一電視節目中為約翰遜辯護,說兒子不是趁機奪權。

那麼,約翰遜是機會主義者嗎?索梅斯爵士皺了皺眉頭,說:「他不是的。他是我的好朋友,我愛他。他有他的觀點,他亦有權利做脫的選擇,當然我覺得他的原因沒有說服力。 」

英國社會的「固性」和流動性

中國人普遍對英國有一錯誤理解:認為英國是最講階級的國家,社會流動性不暢,甚至堵塞。

對於英國當下社會流動性,爵士的態度如何?

索梅斯爵士說:「當下的社會流動性比我一生中的任何時候都要高,而且越來越好。只要刻苦,沒有什麼做不到,當然還沒有達到理想程度。因為問題出在我們的教育系統,我女兒在布萊頓公學時,那裏有許多中國學生。我女兒很刻苦,可我發現來自中國及巴基斯坦那些亞洲國家的學生簡直用功得不行。我覺得英國的教育標凖必須要提高,這將有助於提高社會流動性。」

「英國與五十年前早已完全不同,我完全沒有特權。如果今天才參選,我一定當不上議員,因為有這麼多優秀的年青人。你看看現在的下議院,就知道英國是meritocracy (任人唯賢)的國家。」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