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賽馬會市場總監:有三個中國馬主參賽

六月十六日,我在皇家賽馬會(Royal Ascot)現場採訪了其商業總監(Commercial Director)朱麗葉·斯洛特(Juliet Slot)。

皇家賽馬會於1711年由安妮女王(Queen Anne)發起。創建三百年來,一直保留著其傳統的三大要素:皇家出席、賽馬及盛裝社交,其中佩戴禮帽之習俗又是盛裝中的重中之重。隨著英國政權轉入人民手中,皇家賽馬會雖仍保留皇家名號,名義上屬於女王,但實際經營由 Crown Estate 管理, 其利潤上繳國庫(Treasure)。所以該賽馬會是一個冠以王室名義,但從屬於政府的贏利機構。

這天是周四,是傳統的 Ladies Day(女士日), 整個賽馬節裏最重大的項目 Golden Cup (金杯)亦在這天舉行。女士們的帽子爭奇斗妍,處處皆風景。賽馬會把英國人最愛的生活習慣融在了一起:盛裝的人們一邊賭馬,一邊飲酒聊天,盡情喧囂,氣氛有如一盛大派對。

原定採訪地點在皇家包間(Royal Enclosure)四樓朱麗葉的工作間,因訪問完後她需要和客人商談事務,故臨時改在三樓的客人包間。這是一帶有廚房的十人包廂,約二十平米大小。窗外便是賽馬跑道,另設有觀看賽事的陽台。與戶外的熱鬧相比,這裏顯得非常安靜。五位年輕客人均是亞洲面容,經朱麗亞介紹,得知他們均來自香港。

設『頭等艙』、『商務艙』及『經濟艙』的馬會

朱麗葉介紹說:「除了皇家包間名字不變外,今年我們把其他兩個場地更名為安妮女王看台(Queen Anne Enclosure,入場費£75起)及溫莎看台 (Windsor Enclosure,入場費 £34起) 。今天整個馬會共有約六萬八千人,明天會有七萬一千人。一周總共約三十萬人。」皇家包間與安妮女王看台相接,面積並不大。不過我身處之地,看不到溫莎看台,估計那裏人數最多。

皇家看台是全場的中心,女王與其家人好友均駐於此。其他客人須是會員或是會員的朋友。

由兩位有五年皇家包間會員資格以上的會員推薦,可以申請成為會員。該看台設有逾200個看台包廂,規格大小從10人座至80人座不等,收費極為昂貴。

「這裏很像飛機裏的頭等艙?」我問。

朱麗葉堅決反對道:「不,我必須反對這種說法。人們來自於四面八方,我們為所有人而開,並非只為上流社會或是上層階級。這正是女王陛下想要的。」

她說得沒錯。任何人都有資格購買溫莎看台及安妮女王看台,且票價皆在一百磅以下。溫莎看台著衣標凖相對簡單,可以帶一瓶酒、一個折疊椅,還可以自助野餐;而皇家包間則收費相當昂貴且實行會員制。這三種看台位置的區別,用三種不同機艙艙位來形容可能更為恰當。

朱麗葉同意我的比喻:「是的。不同的看台我們提供不同的價位與服務。」

有可能把三個區位合在一起嗎?朱麗葉是這麼回答的:「我們曾想混在一起,可受到反對。我們亦曾想鼓勵客人去其他區域,他們不願。客人們習慣了自已的區位,不想改變。」

保持三百年傳統的原因

自二戰後,英國社會平民化速度加速,許多與王室相關的項目都被迫取消,為何皇家賽馬會一直廣受歡迎,且能保持傳統三百年?

朱麗葉回答說:「除了賽馬與盛裝,人們還期待美食加好酒的氛圍。每天下午兩點,女王都會來參加王室巡遊,這個傳統自從她就任女王后就從未改變過。人們期待著見到她。這多少很像是一個人民與王室之間和諧的盛會。」

「保持這種傳統難嗎?」

「不難。因為人們喜歡並要求盛裝,甚至希望著衣標凖更嚴格些。比如說裙子的長度、帽子及頭飾的標凖等,這些都是重要的細節。」

「可我聽說你想改變賽馬會的形像?」

「不會有太大改變。主要是繼續保持並提高賽馬的標凖。如果說有任何的改變,那是指提高服務水平與質量,送更多的職員去培訓。」

中國馬主

朱麗葉說:「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參加賽馬會,不單來賭馬,而且以馬主身份參加賽馬。此次共有三個中國(或有中國背景的)馬主(或機構)參賽:胡潤英國馬主會,傑士馬主俱樂部(China Horse Club)以及潘蘇通(香港商人)。」

我隨即與胡潤聯繫,他確認自己與其他八位胡潤馬主會成員一起,三天前以20萬英磅購買了一匹賽馬,並將在次日參加皇家賽馬會的比賽。

朱麗葉還介紹說:「我們為中國客人特設了專門服務,如中國餐牌,不過看起來他們對英式餐牌和食物更感興趣。」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