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美聲」唱響倫敦 中英藝術家獻藝

全體演員一道演繹「中國美聲」音樂會的最後一曲
Image caption 全體演員一道演繹「中國美聲」音樂會的最後一曲

「中國美聲」倫敦音樂會周一(7月11日)在中國駐英大使館舉行,中英觀眾欣賞來自北京大學歌劇研究院院長金曼、教授戴玉強等歌劇藝術家的精彩表演。

本次音樂會凸顯「中國美聲」的理念,曲目以中國聲樂作品為主體,包括中國歌劇選段、藝術歌曲、民歌和戲曲唱段,也有《我的太陽》、《今夜無人入睡》等意大利經典曲目,向意大利美聲唱法致敬。

畢業於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的澳大利亞女中音歌唱家凱特·霍登(Kate Howden)用中文演繹了北大歌劇研究院原創歌劇《宋慶齡》選段《我願意》。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北京大學歌劇研究院教授戴玉強曾經多次赴英演出。本次音樂會中的壓軸表演獲得中英觀眾的熱烈掌聲。

演出結束後,戴玉強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源自西方的美聲唱法傳入中國已有百年歷史,從先天條件的角度,中國人的嗓音、方法、技巧都沒有任何問題,關鍵在於對曲目風格的掌握—畢竟外國人從小耳濡目染。

戴玉強表示,「中國美聲」也是借鑒西洋歌劇的科學唱法、藝術表現,唱好自己民族情感,畢竟民族的就是世界的。

安徽民歌《鳳陽花鼓》也是本次音樂會的曲目之一。戴玉強說,民歌不是原生態的民歌唱法,而是用科學的發聲方式演繹,表達的風格盡量靠近原始風格。「因為美聲唱法是劇場藝術才能體現自身魅力所在,不用麥克風。」

Image caption 戴玉強的精彩表演引來熱烈掌聲

他解釋,民歌很自然,是農業文明的產物,西洋唱法是工業文明的產物,是不同社會文明狀態下的不同藝術表現方式。中國的工業化進程還在發展,相應的文化表現形式、劇場藝術也有很大的發展。中國的美聲、中國的科學唱法還有很大的發展。

戴玉強告訴記者,西方歌劇早已系統化,各個國家有自己的聲樂學派,中國有五千年的文明,更多的是農業文明,在現代文明上是落後的,還在追趕中。

「製造業也好、工業文明也好,這些都在追趕,在藝術上做了什麼?所以我們希望能夠建立中國的聲樂學派。」

戴玉強說:「美聲的意思就是美好的聲音,我們希望有中國的美好聲音;《中國好聲音》是流行唱法,是電視藝術,網絡語言,而我們是劇場藝術,用這種特有的語言來詮釋中國好聲音」。

戴玉強透露,北大歌劇研究院與英國一些高校已經展開有交流,共同排戲、演戲,之後會有更多的合作。必須國際化,才能有自己的學派。

儘管如此,他認為僅有歌唱演員不夠,還需要有偉大的作曲家、劇作家、導演、製作人,通過製作出具有世界影響的歌劇,才能真正實現中國美聲學派的國際化。

「我們期待中國出現普契尼、韓德爾、韋伯這樣偉大作曲家,和我們一起來完成這個艱巨的任務。」

戴玉強介紹,除了在北大教學,他還啟動了「戴你唱歌」的網上教學項目,希望通過這種便捷的方式更好地推廣美聲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