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作品亮相倫敦設計雙年展演繹「烏托邦」

首屆倫敦設計雙年展現場薩默塞特宮(攝影:陳彥安)
Image caption 首屆倫敦設計雙年展現場薩默塞特宮(攝影:陳彥安)

首屆倫敦設計雙年展9月7日-27日在倫敦歷史悠久的薩默塞特宮舉行,主題為「設計烏托邦」,包括中國深圳和台灣在內的37個國家/地區的作品與公眾見面。

著名女建築師安娜貝爾·卡薩爾(Annabel Karim Kassar)為黎巴嫩館設計的貝魯特街頭市場裝置作品贏得本屆雙年展的大獎。

倫敦設計雙年展總監克里斯托弗·特納博士(Dr Christopher Turner)在接受BBC英倫網專訪時介紹:「今年是托馬斯·摩爾發表《烏托邦》五百週年紀念,這本書長期以來為無數建築師和設計師們帶來靈感」。

「現代派設計師試圖創造宏偉的社會藍圖,世界會因設計的力量而得到改善;儘管這些社會藍圖早已不再入時,我們認為也許可以從烏托邦理想中搶救出一些東西—樂觀精神、探討宏大主題的意願,而不僅是設計沙發和椅子」,他說。

雙年展主辦方邀請各個國家/地區的官方機構的參與,由這些機構選擇設計團隊遞交申請,再從這些當中選出參展作品。

Image caption 倫敦設計雙年展總監特納博士與獲獎的黎巴嫩作品(攝影:子川)

來自中國的「深圳新高度:可見的烏托邦」(DenCity – A Reachable Utopia in Shenzhen)裝置作品和台灣的「修龍-台灣文化進化論」空間與短片展示,即Eatopia食物展演設計與空間互動裝置作品吸引多方關注。

「深圳新高度:可見的烏托邦」由著名建築師劉曉都策展。他設計了一個可以容納5萬人居住、生活、休閒的超級巨構建築體,希望通過高度集約的方式,解決人口密集的超級大型城市面臨的能源、環境、時間、空間成本。

在這個裝置中,工作與生活趨於高度共享,能源裝備高度節約並循環,建築之外有大片綠地,是這個「可見的烏托邦」的重要特點。

劉曉都介紹,在這種新型密集社區裏,交通與能源成本被大幅降低,人與人之間會有更為緊密的關係,更有社區協作精神,社會各個階層的人都居有所、息有出,並且能形成良好的社會流動性,形成開放的生機系統。

Image caption 「深圳新高度:可見的烏托邦」大型裝置作品(攝影:子川)

「修龍-台灣文化進化論」中的「修龍」是閩南語「相撞」的諧音。台灣館的主視覺由小子(Godkidlla)打造,將噴漆線條穿梭於爆炸火花與樹木枝椏,組成了一個動感、不穩定又充滿可能的世界,比擬台灣目前的狀態。

食物設計展演Eatopia緊扣「設計烏托邦」 的主題,策展團隊與國際餐飲研發主廚蔡中和設計出5道食物裝置:Crossing the Strait/ 跨海愛、Order on the Island/ 新秩序、Liberation/ 破立、Mutualism/ 共生、The Melting Pot/ 和而不同。

這一參演式互動展示試圖將族群文化的食材符碼與色彩形貌代入食物裝置中,譬如利用台灣特產礦石「蛇紋岩」作為底盤裝飾與特質菜單。

同時,借鑒來自劇場的靈感,邀請來賓在主持人的故事劇本朗讀中體驗每一道食物裝置,令人從富有情節的互動體驗中易於同理台灣當代所面臨的文化議題,由此領進策展團隊對於「修龍」的核心訴求,即每一次文化的相撞都刺激了新的融合。

策展人之一曾熙凱在接受BBC英倫網專訪時表示,當一個人在自己的文化環境中時間很久,感受不到自身文化的獨特性,所以必須從一個抽離的角度從遠處去看。「我來到英國之後才有這樣的機會,從這樣的角度來看歷史,發現它有趣的地方和新的可能性。」

Image caption 台灣Eatopia團隊成員(左起)專案經理/共同策展人張雅筑、策展人吳雅筑、執行主廚方柏儼、策展人曾熙凱、主辦方都市設計學會 cxcity代表蘇民。(攝影:陳彥安)

曾熙凱告訴記者,這5道菜講述的就是台灣的近代史—台灣可以追溯的歷史大約也就400年。「我們想展示台灣的歷史和文化,但是單純的展示是不夠的,應該很誠實地把自己的問題暴露出來。」

他認為,台灣的族群融合併不是那麼的完美,也是因為不完美,才要去談論。「族群與族群之間,也許在生活層面上已經有同化的感覺,但是向國外的人談到深層的文化的時候,心裏會出現掙扎;到底要如何去定義台灣文化,很多人糾結,也有非常多的相關爭論,這其中有政治、文化、歷史因素。」

曾熙凱覺得,問題是,大家總是把關注點放在過去—『我從什麼地方來的,必須要保持住那個部分』。「但如果我們把注意力放在未來—『我們可以一起來做什麼樣的事情』的時候,在未來族群與族群之間有沒有可能產生融合,事情就變得非常有趣,就好像中華文化與原住民文化融合起來會產生什麼樣的新的文化?」

混合文化的下一代再與別的文化融合,也許50年後台灣可以有一些完全不一樣的東西,但其實還是從最根本的幾個族群眾延伸出來的。策展方希望能夠通過展覽來鼓勵這件事情。

Image caption 「修龍」短片聚焦5個台灣族群,圖為原住民。

「修龍-台灣文化進化論」的相關短片由新銳導演謝宇恩執導,聚焦包括原住民、閩南、客家等5個族群,利用各種族群間文化符號的對比、形貌的對比、情感的對比、行為的對比建構「修龍」的張力。

謝宇恩對BBC英倫網表示:「想到倫敦,人們可能會想到007,而大家對台灣的想像好像停留在食物和風景上,我希望大家對台灣多一些不同的想像,我們有不同的種族」。

那麼,評論界如何看雙年展?英國藝術設計雙語雜誌ART.ZIP主編劉競晨認為,從理論上講,提到烏托邦,一般很難想到設計,因為設計講究的是功能,而烏托邦明顯不是一個功能性的主題。

「我們看到的展覽摒棄了一些政治因素和人文因素,把大家的想像帶到現實中來,展示各個國家/地區不同的設計理念;比如,以色列、北歐國家,都是根據自己的民族背景或當地的事件來創作自己的理想世界。」

Image caption 著名女建築師安娜貝爾·卡薩爾為黎巴嫩館設計的貝魯特街頭市場裝置作品贏得本屆雙年展的大獎(攝影:子川)

劉競晨覺得,以烏托邦為主題的設計展覽,非常有英國特色。「而且看到來自台灣和中國深圳的作品,深圳的展品根植於中國的現狀,通過設計闡釋中國人對烏托邦的幻想,台灣的作品以食物講述歷史文化,兩岸作品是為同一個概念做一些反饋,非常難得。」

倫敦設計雙年展總監特納博士在接受BBC英倫網專訪時說,有各個國家和地區的代表非常重要,「中國和台灣的作品在這裏與其它世界一流的作品競爭,但我認為他們確實可以與之抗衡」。

「我知道台海關係複雜,我也在文化地理方面上了一課,但我希望我們找到一個的可行的方式—烏托邦的主題非常樂觀,非常有集體性,我認為,在此類活動中嘗試跨越政治分歧是很重要的」,他強調。

特納博士希望通過雙年展告訴觀眾,設計能夠解決宏大問題,能夠參與到重要的討論中,而不僅是最後加上的漂亮裝飾,而是能夠真切融入到創意的過程中。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