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旅遊市場發展論壇在倫敦舉行

嚴晗在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展台前(攝影:子川)
Image caption 嚴晗在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展台前(攝影:子川)

世界旅遊交易會(WTM,World Travel Market)11月7-9日在倫敦ExCel會展中心舉行,總部設在北京的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在會期第一天主辦中國旅遊市場發展論壇,數十位全球業界代表以及媒體出席。

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以下簡稱「聯合會」)副秘書長嚴晗在周一(11月7日)舉行的中國旅遊市場發展論壇上發佈了《中國出境旅遊城市消費報告(2015-2016)》。中國旅遊研究院所長蔣依依博士在論壇上發佈了《世界旅遊城市發展報告(2016)》。

聯合會成立於2012年9月,採取會員制,目前有175個會員單位,其中118個是城市,包括27個中國城市。

嚴晗在接受BBC中文部記者專訪時表示:「我們認為城市是遊客的最終目的地,遊客通常從一個城市起飛再從一個城市降落,城市承載著旅遊的全產業鏈,有酒店、餐廳、購物場所、娛樂場所等等」。

他透露,聯合會成立的時候,很多城市感覺被掩蓋在國家的光芒之下,他們認為即使如果兩個國家之間的關係有問題,也不想影響城市作為旅遊目的地對對方國家遊客的吸引。

「以城市為基礎的合作更靈活、更直接、更方便,城市和旅遊企業之間也可以直接產生關係;我們這次就邀請了保加利亞的普羅夫迪夫、俄羅斯聖彼得堡、拉脫維亞的裏加等會員城市派人在我們的展台一起參展。」

那麼,作為一個總部設在中國的國際組織,發展國際會員遇到很大困難嗎?

Image caption 世界旅遊交易會上的中國展區吸引很多關注(攝影:子川)

嚴晗坦言,一開始有困難,因為「大家對我們需要一個了解和認知的過程—很多人認為,中國現在有這麼大的旅遊市場,應該擔負更多責任,但核心問題是,中國在國際上一直扮演著資源提供者的角色,還應該提供更多公共產品」。

「中國出境遊客自2008年以來每年持續20%左右的增長,到2012年我們認為,中國可以提供這樣的產品,所以提出了成立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的想法。」

「聯合會成立初期,別人會問你們會不會做國際公共產品;我們的《重慶宣言》提出共享經濟的理念之後,扭轉了很多人的想法,就更願意加入聯合會。」

「第一年有困難,後面就是滾雪球式的發展,現在已經需要通過篩選來決定哪些城市加入,在全球有一個平衡,是一個綜合性的考量」,嚴晗告訴記者。

「聯合會的會員提出『我們想更好地為中國遊客服務,但我們不知道應該怎麼做』,因此,滿足會員城市的需求、為它們的工作提供參考是《中國出境旅遊城市消費報告(2015-2016)》的初衷。」

相關報告對中國持續增長的出境遊客狀況做詳細分析,隨機採訪了北京、上海、廣州等主要出發集散地的11700名遊客,每份問卷包含133個問題,並結合合作單位、法國益索普(IPSOS)民意調查公司在網上隨機抽取的數千份網絡數據共同做出結論。

嚴晗介紹,報告呈現中國遊客的轉變:首先,普遍認為中國遊客是觀光為主、看景點為主,但現在他們更加注重體驗和目的地的質量;其次,之前的中國遊客是感性的,出國一次不易,所以非常願意購買消費品奢侈品,而現在更加理性,在有限的預算內更好地體驗目的地的特色、更多了解目的地的文化;同時,中國遊客分層嚴重,高端定制遊、自由行、跟團遊是主要的幾大旅遊方式。

據了解,目前每年1.2億出境的中國遊客中,去港澳者在50%以上,去亞洲的遊客約為80%,真正去歐洲、美洲的遊客佔10%左右(1200萬人次)。

Image caption 蔣依依在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展台前(攝影:子川)

中國旅遊研究院所長蔣依依博士在接受BBC中文部專訪時說,當天發佈的《世界旅遊城市發展報告》是研究院與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的合作課題。

「全球那麼多城市,旅遊業發展如何,如果把城市和旅遊放在一起的話,簡單地看,就是這個城市接待了多少遊客、這些遊客在這個城市消費了多少;但如果深層次地看,更多需要從兩個角度來考慮:城市的發展為旅遊業帶來什麼,旅遊業的發展為城市帶來什麼;這些是整個報告構建評價體系和結論的背景」,她說。

蔣依依介紹,報告主要有5個指標體系:旅遊市場、旅遊產業、旅遊發展環境、旅遊潛力以及旅遊對城市經濟的貢獻。這些之下還有約30個三級指標,還有數個4級指標。「通過大量數據的整合,我們把全球104個城市旅遊業發展情況做了一個橫向比較。」

從綜合排名來看,倫敦、巴黎、洛杉磯、北京等綜合性城市排在前列。前20名中有北京、香港和上海這3個中國城市上榜。而倫敦排在第一位主要是由於旅遊產業非常發達。

「我們綜合考慮了交通、購物、旅行社等產業要素發展的情況,倫敦在各方面的發展非常均衡,產業鏈配套齊全,沒有短板,這是值得包括中國城市在內的其它城市學習的。」

報告也將環境因素考慮進去,「如果北京空氣質量更好,排名可能會更高—北京旅遊產業配套指標排名較高,且每年接待2億人次遊客(包括中國國內遊客),絕對量非常大」,她強調。

「與此同時,北京旅遊業對城市發展的貢獻,不管從就業的角度還是從拉動GDP增長的角度,表現都是很好的,所以綜合計算的結果排在前10位。」

Image caption 倫敦世界旅遊交易會每年吸引全球各國的旅遊機構前來參與(攝影:子川)

近年來,隨著中國遊客的不斷增加,不時出現一些不文明現象的報道。就此,嚴晗覺得:「我們更多強調的是大家互相理解,習慣反映的是文化差異,而不是文明的差異,到國外來旅遊,語言不通,看不懂標識,都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旅遊服務商、導遊也要加強基本意識的普及「。

「我們希望更多中國遊客與外國遊客通過我們這類的平台展開交流,發現問題出在哪裏並有針對性地解決;現在越來越多的外國旅遊目的地有中文標識,而倫敦則很少見到,這不代表這裏不文明、不歡迎中國遊客;我們不能互相抱怨,而是需要通過多溝通、多接觸來解決問題。」

蔣依依博士覺得, 不文明現象是一個發展階段的問題,也是文化融合的問題。從發展階段來看,中國出境遊是從1990年代中後期開始才真正起步的—從97年公安部和國家旅遊局公布中國公民自費出國旅遊相關文件到今天才剛剛20年左右,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展到上億人次的量,速度非常快。

她分析,在這個過程中會有很多不適應,畢竟出境遊還處在初級階段,很多人還是第一次出國。「對第一次出國的遊客來說,如何讓他們實現與旅遊目的地法規和習慣的同步,確實需要一個學習的過程;目的地的老百姓和媒體也需要對中國遊客有一個容忍度和空間;另外,有些媒體報道有炒作個案的嫌疑,況且畢竟有1.2億人次的出境量,即使只有千分之一的不文明現象,數量也會不少。」

據悉,中國旅遊研究院一直在努力引導中國出境遊客文明旅遊,主管部門也公布了一些文明旅遊守則,與中國一些旅行社合作,加強領隊對遊客的引導。

中國國家旅遊局已經從2015年4月開始施行《遊客不文明行為記錄管理暫行辦法》,其網站上已經可以查到一些在海外旅行期間有嚴重不文明行為的中國遊客的檔案紀錄。相關紀錄的保留期限通常為1-3年。

在談到中國出境遊未來發展趨勢時,世界旅遊城市聯合會副秘書長嚴晗認為,這個市場未來還會不斷增長,因為中國人有剛性需求,而且已經逐步擴展到社會各個階層,更多人希望出境看看。「有經濟水平提高的因素,也是人的需求發生了變化;雖然很多中國人還處在攢錢的階段,但是有了錢之後做什麼,越來越多各階層的人有了『開眼看世界』的概念。」

Image caption 倫敦世界旅遊交易會匯聚大批旅遊專業人士、進行多項商業交易。(攝影:子川)

相關主題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