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轉英倫:探訪濟慈故居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濟慈圖書館位於北倫敦濟慈故居。

如果不是因為一個朋友最近有考試,忙的沒時間跟大家見面,又如果不是因為我必須得跟她拿我落下的東西,可能我實在難有機會去漢普斯特德(Hampstead)的 Keats House(濟慈故居)和濟慈圖書館(Keats Library)去一探究竟。

起因是,在凖備考試的朋友,她說她在她家附近的圖書館學習,這圖書館除了離她家很近以外,更主要在此社區的這個圖書館,坐落在清幽的花園裏,它不像一般位於市區的圖書館那樣總是堆滿了人,要不就是難找座位坐下,要不就是設施不太齊全。

這個在漢普斯特德的圖書館,可以讓幾乎每天在圖書館待滿8個小時的她,感覺十分方便,而且清靜不容易打擾。

朋友總是說起這個圖書館,但我似乎從沒有pay my attention (注意過)。直到周六早上,困在圖書館的朋友,「威脅」我說,你要拿你東西,就自己來圖書館取。於是,無奈之下,我坐了快50分鐘的地鐵,從我家到位於漢普斯特德深巷中的圖書館。

到了圖書館大門,我眼睛突然一睜,什麼?濟慈故居!

「怎麼不早說嘛,你說你在濟慈圖書館學習,那我早就來找你嘛!」,當我見到朋友的時候,我還故意耍賴怪她不早說清楚她是在這個「大名鼎鼎」的圖書館裏學習,要是我早知道的話,可能一早就來了,也不用一拖再拖,拿不到我需要的東西了。

事實上,我在耍賴皮掩飾自己的心虛,但另一方面,我也早想拜訪這面積雖小卻充滿了故事的濟慈故居。濟慈故居和濟慈圖書館位於倫敦北四區的漢普斯特德,它們安靜的隱藏在漢普斯特德社區的小巷中。

「太低調了!」這是我見到濟慈圖書館的第一印象,從地鐵出來後,到圖書館的路並不難找,但這並無顯眼門牌,也無任何特別標識的圖書館,它在一個小花園內,濟慈故居就在圖書館的左邊,卻安靜到不像是對公眾開放的圖書館。我想像中,這位在去世後備受後人推崇的作家的故居,一定是人滿為患吧!但,它實在是安靜到不可思議。「太低調了!「我又在心底對自己說了一遍。

如今政府將濟慈故居翻新,遊客進去參觀需要錢,在門口小小的門廊處開闢出一個角落,展出慈濟作品的出版物,包括詩集,甚至還有一些相關商品,在書的陳列架後面,是濟慈的雕像,以及濟慈曾經走路去倫敦塔橋的路線,它還電子屏幕顯示的呢!小小的陳列室,安靜到不行,估計是因為這裏是較少遊客到訪的地方。來的人,除非是漢普斯特德社區附近的人,要麼就是十分喜愛詩歌,文學作品,至少對英國文學感興趣的人。不然,我想這麼幽僻的地方,實在很難被人發現。

約翰.濟慈(John Keats),這位生於18世紀末期的浪漫主義詩人。他的作品在他在世時並未被廣泛認可,鮮有人問津,在他去世後,他的作品才被大眾所接受。因當時濟慈經濟的窘迫,再加之嚴重的疾病,這位才華橫溢的詩人,在25歲時就告別於世。濟慈的墓地在羅馬,但位於漢普斯特德的故居,仍然保有他身前創作的一些作品。

Image copyright other

但更妙的是,我發現這不大的小花園裏,卻繼承了詩人的浪漫主義情懷。除了對遊客開放的故居外,旁邊的濟慈圖書館是免費向公眾開放的。圖書館也不大,但是圖書種類齊全,但我最愛的還是他們的文學類,都是我愛的圖書系列。而且圖書館裏有電腦,有免費wifi,有沙發,有休息室,我也能想像我那在此學習8小時的朋友也能樂在其中。

而且圖書館每個月都有許多免費活動,例如:每周三有詩歌朗誦之夜;周末的家庭聚會活動,家長可以帶著孩子們參加益智活動;還有就是慈濟圖書館和故居的walking tour guide。比起其他「一本正經」的圖書館,這小小圖書館親民很多,也對嘛,畢竟它主要還是針對住在漢普斯特德的家庭為主。

我自己呢,原本計劃取完東西就走,竟然也在圖書館裏待了一天。在裏面東摸摸西看看,一下子發現愛麗絲.芒羅的最新著作《親愛的生活》,一會兒又去看看書架上的旅遊指南書籍。一天時間下來,到了圖書館要關門的時間,我卻仍依依不捨,感慨時間流逝太快。

和來這裏的大多數人相反,我是因為來參觀完故居後,才回家上網查資料了解濟慈先生的作品和身前事蹟。老實說,對詩歌並不精通的我,倒是因為這次不經意的拜訪,而平添了些想要了解英國文學作品和文學八卦的興趣。

臨走分別朋友前,我說下次還想來,好久沒有靜下心來看書的感覺了。想以後常來這裏看書寫寫東西。朋友回我說:「反正我都在這兒,你若是要來,總也知道怎麼找到我。」

是呀,想必這位窮困潦倒了一生,和認為看到花的生長是他人生中所享受的最大快樂的才華詩人。一定沒想到,如今的花園裏開滿了他喜愛的鮮花吧。後人來世尋著這股氣息,總也是能找到它的吧!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