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德玩意兒被「中情局用於實戰」

邦德
Image caption 邦德影片裏的這部裝滿「玩意兒」的車令每位真正的諜報人員艷羨。

英國華威大學研究發現,美國中情局在諜報實戰中,曾盡力模仿很多「007」影片裏主角邦德使用過的「玩意兒」。

專注於美國國家安全研究的莫藍教授(Prof Christopher Moran),正潛心研究美國中情局局長和「邦德」小說作者弗萊明(Ian Fleming)之間的私交。

他說,當時中情局局長杜勒斯(Allen Dulles)對這部系列小說裏的主人公「邦德」甚是癡迷。

莫藍教授表示,他發現「在中情局和邦德小說之間存在驚人的雙向互動」。

通過對五十年代曾擔任中情局局長的杜勒斯已被解密的書信和筆記的研究,莫藍教授注意到,曾經在冷戰時期從事專業諜報工作的特工們,是如此期望自己能像「007」小說中的邦德一樣,能憑借裝備精良的「玩意兒」得手。

「毒」鞋

時任中情局局長的杜勒斯曾在五十年代末與作家弗萊明首次見面。莫藍教授表示,那次會面中談到的種種想法,讓中情局希望能親自實驗「邦德式的」高科技。同時,身為「007」系列小說作者的弗萊明,也同意在後續的小說裏多誇誇中情局。

莫藍教授說:「在和弗拉明會面後,杜勒斯迫不及待地要求中情局的技術人員們做這個、做那個。」

他說:「很顯然,杜勒斯被『邦德』小說中的高科技和創造出來的『玩意兒』給迷住了。」

此後的一些案例中,似乎中情局真的借用了「邦德」影片裏的情節。

莫藍教授指出,杜勒斯的筆記顯示,這位當時的中情局局長曾建議使用鞋尖裝有蘸過毒汁匕首的鞋。而這正是「邦德」影片《來自俄羅斯的愛情》(From Russia With Love were)裏「壞蛋」使用的伎倆。

然而,有些模仿「邦德」影片的做法並未成功。

莫藍教授說,當時中情局也想創造出影片《金手指》(Goldfinger)裏面飆車時使用的技術。在那部「007」影片裏,「邦德」通過定位裝置來追逐「壞蛋」的車。

莫藍教授說:「中情局當時很迫切地希望也能造出那麼個定位裝置,但是就是弄不成。一旦車輛進入城市或居民區時,那個裝置就不好使了。」

他認為,模仿「007」影片使用過的「玩意兒」給中情局的活動帶來長期影響。

他說,在此之後,更多美國諜報機關開始「瘋狂地」實驗「007」影片中的特工手段。

這其中就包括中情局在六十年代,為削弱古巴領袖卡斯特羅所採用的「更有劇場效果」嘗試。

不過,莫藍教授承認,他確實無法證實這些手段與「007」影片有直接聯繫。但「這些巧合的事兒就那麼發生了」。

公關

同時,莫藍教授還發現,時任中情局局長的杜勒斯也對弗萊明如何描寫美國諜報機關產生影響。

此前的「邦德」系列小說對中情局的間諜們很不屑一顧,但杜勒斯利用他本人和弗萊明的私交,在後來「邦德」小說裏大大提升了中情局的正面形像。

他說:「杜勒斯把小說當成了公關手段,他極力希望能把中情局裝扮成一副很乾淨的形像。」

莫藍教授說:「杜勒斯依靠弗萊明這個哥們兒這麼幹了一兩次,這種通過小說『洗白』中情局的事兒肯定有。這期間,小說裏中情局的形像大為改觀,變得更正面了。」

他舉例說,在「007」影片《霹靂彈》(Thunderball)裏,邦德的上司「M」「就富有激情地講述,中情局是如何忘我地為自由世界而戰」。

杜勒斯本人的名字也在後來的幾部「邦德」小說中提及,莫藍教授把它稱之為「惺惺相惜」。

莫藍教授還發現,冷戰期間「邦德」系列小說還讓前蘇聯的克格勃「心嚮往之」。

在克格勃的眼裏,「邦德」就是西方敵人的典型,他們還掏錢出版了一部保加利亞小說。在那部小說裏,「邦德」反倒成了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並最終被一名東歐大英雄給宰了。

莫藍教授同時認為,「邦德」和他的那些「神奇玩意兒」也給英國自己的諜報機關很大影響。

他說:「這個問題很有意思,『邦德』快成了諜報的代名詞了。至少用『邦德』的形像招募的話,效果會不錯。」

莫藍教授說:「『邦德』也同時狠狠地誤導了超多諜報人員。他的那種不切合實際的狂言,讓真正從事諜報工作的特工們也出現幻覺。畢竟,幹掉敵人所花費的功夫,肯定比電影的兩個小時要長得多。」

(編譯/責編:孫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