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被罵「挑逗」 畫家功成名就

維特裏阿諾
Image caption 維特裏阿諾稱,作品受到歡迎「何罪之有」。

作品被業界不齒、並廣泛評價為「富有性暗示」的蘇格蘭著名畫家維特裏阿諾(Jack Vettriano)的經典名作,日前在格拉斯哥展出。維特裏阿諾指責蘇格蘭藝術界「其實根本沒把性當做回事」。

此次在格拉斯哥凱爾文格羅夫美術博物館(Kelvingrove Art Gallery and Museum)舉辦的「維特裏阿諾作品展」共展出100副這位蘇格蘭著名畫家的名作。並且,大多數展出的作品都來自於私人收藏。

雖然維特裏阿諾堪稱當今世界最受歡迎、和最成功的畫家之一,但他的作品卻常年保守業界非議,被說成是「極具軟色情之能事」。

不過,維特裏阿諾的大作總能賣出大價錢,他的作品也在數量巨大的美術印刷品和明信片上頻頻出現,他本人也被稱作是美術界的「充滿爭議的傑夫裏-阿徹勒」(Jeffrey Archer of the art world)。

蘇格蘭國家美術館現代藝術作品的前任負責人稱維特裏阿諾是個「漠不關心的畫家」,之所以受歡迎完全靠的是「廉價、商業性的複製」。另外一位在蘇格蘭藝術界的領軍人物則稱維特裏阿諾「根本不是在畫畫,而是注入挑逗的顏色」。

此次,維特裏阿諾希望他的《作品回顧展》能為他「洗刷罪名」,並讓藝術界的某些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位自學成才的畫家說:「很遺憾,蘇格蘭主流藝術界的某些人總以為我不值一提。」

他覺得,此次他的作品回顧展能在由格拉斯哥市政府管轄的凱爾文格羅夫美術館,而不是在蘇格蘭國家美術館把持的美術館裏展出,讓他「感到舒坦」。

他說,他早就是格拉斯哥美術館的「粉絲」,並由此致力於從事美術創作。

維特裏阿諾說:「我曾在八十年代末在格拉斯哥工作過兩年。那時候領導管得很松,所以我經常溜出來去凱爾文格羅夫美術館。」

他說:「就在那個時候,我萌發出來一個瘋狂的想法,那就是靠畫畫謀生。在當時,那絕對是個瘋狂的想法。」

維特裏阿諾釋然地說:「現在我又回到這個起點了。」

他稱讚這座曾經舉辦歌星凱莉米諾演出服展、和「神秘博士」紀念品展的凱爾文格羅夫美術館「接地氣」。

從蘇格蘭煤礦小鎮麥提爾(Methil)長大的維特裏阿諾同時對蘇格蘭老百姓表示感謝。他說,儘管他「移居到倫敦」,但是還是得到蘇格蘭大眾的普遍支持。

Image caption 《唱歌的管家》是維特裏阿諾的代表作之一。

維特裏阿諾的作品《唱歌的管家》(Singing Butler (1992))被廣泛印製成招貼畫、名信片和賀卡,並為他帶來數以萬計的版費收入。他坦言,能這麼受歡迎,「有何不妥呢」?

他說:「我不認同某些人說的,受歡迎就意味著作品是垃圾。」

他說:「要是有什麼東西特受歡迎的話,你最好相信這個東西一定有獨到的地方。」

當維特裏阿諾談及業界攻擊他的作品「色情」時,他表示,他喜歡在自己的作品裏檢驗「性愛的力量」,並探尋人們為偷情而編製謊言,欺騙、背叛自己「另一半」的根由。

他說:「為此,我忍受著、並將繼續忍受著來自業界的非議。他們其實根本沒把性當做回事。」

維特裏阿諾說:「他們就認為有關性的題材都不是真正的藝術,但我不這麼看。我會堅守這一信條,直到我離開人世。」

他補充說:「說到性,就算是美國總統也難逃宿命。克林頓當總統那時,就對他偷情的事兒信誓旦旦地百般否認,直到被識破的那一天。這就是性愛的力量,我是絕不會脫離檢驗這種力量的。」

這位著名畫家同時辯駁說,外界說他只畫「漂亮的畫兒」的說法也毫無根據。

他說,他的作品描述的就是他的生活軌跡,而他「曾經歷生活的黑暗,並遇見過見不得陽光的人」。

但維特裏阿諾並不否認他「借用」別人的靈感。他辯解說,畢加索也這麼幹。

針對業界說他「保量不保質」的指責,他說,這完全是出於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人看到的熱望。

他說:「如果20年前有人跟我說,你將來會在美術館有自己的作品回顧展的話,我肯定把工作室裏的作品砍掉一半。」

Image caption 《周末之夜》被業界詬病「有性暗示」。

他說:「我畫畫的初衷就是想表達我真實的生活,我選擇要從事的事業。」

他說,他自己沒怎麼給作品留底,甚至都沒照張相存檔。

此次作品回顧展上展出的作品,大多來自私人收藏,就連維特裏阿諾自己都多年未見。他透露說,在看到多年前創作的作品時,他「有股子衝動,想要回到從前,把作品更好地完成。」

他坦言,很多早年作品「在技術上缺乏完美」。

他說:「我確實對這次展出的早期作品有些擔心,我擔心人們在看到這些作品時,會說我不會畫畫。」

他說:「真要有人這麼說的話,他們就算是說對了,那時候我確實算不上會畫畫。」

但維特裏阿諾又反問了一句:「如果作品回顧不是展示我這20年來的發展進程的話,那還叫做回顧嗎?」

(編譯/責編:孫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