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藝術家張碩尹愛丁堡個展即將開幕

張碩尹和他的作品
Image caption 張碩尹的裝置作品包含爆炸、煙霧、風、火焰、聲音等元素。

即將在愛丁堡舉辦個展的台灣藝術家張碩尹接受BBC英倫網專訪,談作品的寓意和在英國創作的感受。

「愛丁堡新人創作獎」(Edinburgh Creative Initiative Award)獲得主、旅英台灣藝術家張碩尹(Ting Tong Chang)將於6月13-28日在愛丁堡雕塑中心(Edinburgh Sculpture Workshop)舉辦駐村三個月的成果發表個展「目前為止」(Por Ahor)。

愛丁堡創作新人獎為雕塑中心的年度獎項,為有潛力的新藝術家提供經濟與技術上的協助,選出有野心與前瞻性的項目,給予創作經費、駐村、技術上的協助,並在中心內舉辦個展。

張碩尹1982年生於台灣,2011年畢業於倫敦大學金匠學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目前旅居倫敦,曾經參與包括台北雙年展(2008)、台灣美術雙年展(2010)、莫斯科雙年展(2012)、歐洲表演藝術節(華沙,2011)、布里斯托雙年展(2014)等活動。

他此次從一批國際藝術家中脫穎而出,成為第一個獲頒此獎的台灣藝術家。

個展將展出他的5件裝置作品圍繞委內瑞拉已故前總統查韋斯(Hugo Chavez)失敗的軍事政變這一歷史事件,挖掘當代政治與宗教意義上的魔法、奇蹟、與起死複生之間的關聯性。

這些作品以機械裝置、影像、結合非物質性的雕塑元素,即爆炸、煙霧、風、火焰、聲音。

張碩尹在接受BBC英倫網專訪時介紹:「我作品本意是如何透過雕塑,讓人重新思考政治、社會與個人的關係」。

為反對當時政府的新自由主義政策,1992年2月,時任陸軍中校的查韋斯率領部隊開進首都加拉加斯,旨在佔領重要的軍事部門、國家電視台、劫持總統。

儘管經過多年的籌劃,查韋斯的部隊未能掌控重要的軍事目標、並被政府軍重重包圍在軍事博物館內。

在電視上被迫發表的投降宣言中,查韋斯面對全國觀眾表示革命「目前為止」失敗了,並重提拉丁美洲民族英雄西蒙·玻利瓦爾的精神,震驚了全國的觀眾,使其成為這個國家下層階級民眾心目中的英雄。

張碩尹告訴記者:「政變作為人類古老暴力的顛覆行動,也成為結合政治語言、宗教儀式與社會現象的劇場,並借用新媒體以電子、數位化,而成為新科技文化的一部分」。

「查韋斯失敗的軍事行動、在科技與經濟政治文化緊密結合之下的全球化世界,埋下了一個最後伏筆:「目前為止(Por Ahora)」,他說。

張碩尹此次展出的裝置作品在某種程度上受到英國藝術家邁克爾·蘭迪(Michael Landy)所影響,尤其是他在國家藝廊中將機械裝置與聖徒雕塑的結合展覽Saint Alive。

給他帶來啟發的藝術家還有曾經獲得特納藝術獎的(Turner Prize)格雷森·佩裏(Grayson Perry),尤其是他與大英博物館合作的展覽「無名工匠之墓」(The Tomb of the Unknown Craftsman)。

張碩尹此前主要在倫敦工作,因為價格高昂,做雕塑的藝術家常要面臨倉儲、運送、設備租用等問題,對於想製作大型作品的年輕藝術家難度相當高。

在愛丁堡駐村創作這3個月,他獲得各種設備和技術人員的協助,得以完成很多在倫敦沒辦法做的作品。

張碩尹說:「愛丁堡作為蘇格蘭首府,並幸運地在二戰中未被德國摧毀,因此整個城市仍保持中世紀的景觀,來這裏最大的感觸是,一個乾淨美麗的城市對其居民身心健康均有淺移默化之效」。

他認為,台灣是一個島國、所以社會環境與心態上比較封閉,島上的藝術社群是緊密並且內觀的,「島國的好處是社群內的資源與資訊能夠快速地互通有無,安全感較大;壞處則在如此的環境要創造太複雜的人際網絡,佔用時間」。

張碩尹覺得,英國也是一個島國,但是卻有自成一格的國際社會、社會組成比較開放,一個外國人相對較容易能在藝術圈裏找到自己的位子,但節奏相對緩慢,也會有單打獨斗的感覺,考驗耐心與勇氣。

「目前為止」個展結束後,張碩尹將回到倫敦繼續創作,未來還會在愛丁堡、布里斯托等地展出不同的作品。

(責編:李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