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蘇格蘭文化部長談邊緣藝術節

蘇格蘭內閣文化與對外事務部長希思羅普
Image caption 希思羅普:在愛丁堡,唯一的競爭是誰能拿出最好的演出。

世界上最大的藝術節愛丁堡邊緣藝術節正在舉行,今年有超過3千場來自世界各國的各類劇目的演出。這些種類繁多的演出當中,中國大陸官方組織的「China Young」演出季和台灣官方組織的台灣季獲得一定程度的關注。

中國與台灣之間是否存在軟實力方面的競爭?此類文化活動有什麼特別意義?蘇格蘭政府已有且計劃施行哪些舉措來吸引更多華人學生和遊客?

蘇格蘭政府文化與對外事務內閣部長(Cabinet Secretary for Culture and External Affairs)菲歐娜·希思羅普女士(Fiona Hyslop) 在接受BBC英倫網專訪時一一解答。

子川:今年愛丁堡邊緣藝術節上有中國大陸學生的「China Young」演出季,也有台灣季,往年也有不同的華語劇目來這邊演出,蘇格蘭為什麼吸引這麼多來自遠東的表演?

希思羅普:愛丁堡諸多藝術節一向具有國際性,並且以吸引來自全球70多個國家的藝術家、觀眾以及媒體而自豪。我們非常高興,因為這些活動已經成為全國性和國際性討論的文化平台,也成為人與人之間理解和聯繫的創造者。

愛丁堡邊緣藝術節作為世界主流藝術節之一,吸引來自全球各地的重要戲劇作品。這需要感謝藝術節的專注以及與藝術節攜手創造與全球藝術社區強有力文化及藝術聯繫的合作伙伴。

愛丁堡邊緣藝術節充滿活力與激情的一部分原因在於,這是一個開放的藝術節,沒有預設的演出安排,因此它提供了一個允許來自全球的新作品向世界展示自我的嶄新而又令人興奮的偉大舞台。

使愛丁堡藝術節如此令人興奮的部分原因是, 這些活動在不同國家和地區之間建立對話—不是簡單地從遠處買入文化,而是致力於搭建各國藝術家與觀眾之間真實而有見地的互動。

往年,作為愛丁堡國際藝術節的一部分,我們曾經邀請中國中央芭蕾舞團來演出《牡丹亭》、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演出《大將軍寇流蘭》。今年在愛丁堡邊緣藝術節上演出的中國作品範圍廣泛且非常多元化,涵蓋舞蹈、戲劇、音樂。台灣季的5個戲來自5家當地知名的藝術團體,有對台灣文化的全新且激進的詮釋,向觀眾提供了解當代台灣舞蹈和肢體戲劇全貌的機會。

子川:蘇格蘭加強與中國大陸以及台灣關係的同時,此類文化活動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對人們有什麼影響?

希思羅普:文化上的聯繫幫助各國建立人民之間的信任,反過來也會對旅遊業、貿易、教育等各個領域帶來積極的影響。對文化聯繫的重視以及在這個領域上的投資也日益增多。

在21世紀的今天,通過技術的力量和社交媒體,人們在文化上的聯繫快速增多。這為不同社會更好地理解彼此和尋找機會與其他藝術家合作創造了條件。在加深人們對文化差異的理解的同時,更重要的是,加深了對不同文化之間相似之處的理解。

2013年5月,蘇格蘭國家劇院(National Theatre of Scotland)與來自北京的劇作家合作,在格拉斯哥Oran Mor劇場製作「一部戲、一個派、一品脫啤酒」(A Play, A Pie and A Pint)系列。我與蘇格蘭和中國劇作家交流時發現,情感和感受是超越文化的—人們從根本上都理解痛苦、憤怒、喜悅和歡笑。

子川:蘇格蘭設有與中國國家漢辦合作建立的孔子學院,而今年愛丁堡邊緣藝術節上演的「China Young」是由中國文化部組織的,台灣季則是由台灣文化部組織的。您認為兩岸是否存在一個軟實力上的競爭?

希思羅普:沒有這種競爭。蘇格蘭目前有5個孔子學院,分別在阿伯丁大學(University of Aberdeen)、愛丁堡大學(University of Edinburgh)、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斯特拉斯克萊德大學(University of Strathclyde)以及赫瑞瓦特大學(Heriot-Watt University)。孔子學院的角色是推廣漢語語言和文化、支持漢語國際教學、促進文化交流。蘇格蘭目前人均孔子學院數量居全球之首。

蘇格蘭政府鼓勵更多當地學生有國際性的學習經驗,也認識到此類經驗帶來的益處。孔子學院為這些經驗的存在做出貢獻—創造蘇格蘭學生與中國學生之間互惠交流機會的同時,也增加了學漢語語言文化的學生的學術經驗。

我們歡迎台灣像很多國家和地區一樣長期參與愛丁堡邊緣藝術節。看到越來越多亞洲國家和地區劇目在邊緣藝術節上演出非常有意思,特別是,有的戲在這邊舉辦全球首演。在愛丁堡,唯一的競爭是誰能拿出最好的演出。

子川:蘇格蘭獨立公投將於9月18日舉行。從文化的角度,其結果會對蘇格蘭與中國以及台灣的關係產生何種影響?

希思羅普:蘇格蘭一直眼光朝外,向全世界出口產品、人才和創意,並且歡迎其它國家的人才和創意融入自己的文化。蘇格蘭現任政府的獨立意願有深厚的國際性基礎,並且建立在「作為一個獨立國家,蘇格蘭仍然對世界事務有獨特和寶貴貢獻」這一堅定信念之上。獨立的蘇格蘭將是全球社區中的一個堅定和積極的參與者。本屆政府提出獨立的訴求,這反映了一個日益相互依存的世界,並且建立在堅定致力於伙伴關係與合作的意願之上。

我們已經啟動了一個被中國政府形容為「加強與中國合作」而「被中國方面高度評價」的中國戰略。雙方將通過中國政府形容為「鞏固友好雙贏關係,確立促進平等互信、包容、相互學習以及互利合作的典範」的方式一起實行這一戰略。一個獨立的蘇格蘭將與任何其它獨立國家一樣,會用對我們開放的機會來進一步發展已經很成功的貿易、教育以及文化聯繫。

蘇格蘭政府對蘇格蘭的文化和創意抱有雄心。我們成功的政策以及對創造型人才的新支持正在造就一個擁有卓越文化並且在各地乃至全球受到重視的更活躍的蘇格蘭。文化外交提供了建立信任和啟動對話的平台;支持和影響政策制定;加強和加深關係;提供了一個共同的聲音。通過推廣蘇格蘭獨一無二的文化,我們可以為投資打開機會,並且對經濟做出貢獻。

子川:有一定數量的華人學生在蘇格蘭高校就讀。我採訪過一些蘇格蘭大學的校長,他們對華人學生的才能和勤奮讚譽有加。每年也有一些華人遊客來蘇格蘭。您計劃怎麼做來吸引更多華人學生和遊客?

希思布羅:蘇格蘭歡迎國際學生和研究人員加入我們的世界級高校和學術機構,並且重視他們在文化、經濟以及知識上的貢獻,這些非常有意義。他們的到來有助於蘇格蘭大學的文化多元化,豐富了所有學生的學術環境,並且鼓勵蘇格蘭學生和畢業生有全球視野。

2012-2013學年度,蘇格蘭高等教育機構共有8,445名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的學生,以及335名台灣學生。我們鼓勵更多學生通過政府與蘇格蘭各大高校聯合出資創立的「蘭十字獎學金」(Saltire Scholarships)等項目來這裏學習。這個獎學金專門有50個名額是留給中國學生的,贊助本科生、碩士生或者博士生任意一個學年度的學費。

如果蘇格蘭成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那麼我們將重啟英國政府在2012年4月取消的畢業生PSW(Post Study Work)工作簽證。這將鼓勵最聰慧最好的國際學生利用在蘇格蘭學習所得的經驗和知識在蘇格蘭工作。這還將吸引更多國際學生來蘇格蘭高等教育機構學習,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使得蘇格蘭發展教育的同時也對經濟有所貢獻。

蘇格蘭政府認識到旅遊業對蘇格蘭經濟的重要性,特別是中國這樣的新興市場。去年有大約50,000名來自中國和香港的遊客以及3,000名台灣遊客訪問蘇格蘭。 這些遊客對蘇格蘭經濟的貢獻為4700萬英鎊。

2014年以來,蘇格蘭旅遊局(Visit Scotland)做了大量的工作,與中國以及香港之間建立成功的工作關係。這些工作包括,努力爭取更多航班、邀請中國媒體來蘇格蘭訪問、製作簡體中文版介紹小冊子以及更新微博,並且努力使蘇格蘭旅遊業屆更加了解中國市場。

就台灣來說,蘇格蘭旅遊局定期邀請台灣旅行社參加相關博覽會,局長今年6月與台北駐英代表處高層會面,主席出席了2011年在台灣舉辦的Whisky Live國際烈酒展。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