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國導演張一白:中國電影很好很健康

張一白
Image caption 張一白(右):青春題材電影蓬勃發展是好事(攝影:肖媛)

中國導演張一白接受BBC英倫網專訪,就中國電影市場、華語片在海外的推廣等話題發表看法。

第三屆倫敦國際華語電影節於5月13-18日舉行。中國導演張一白攜《匆匆那年》來到倫敦,與當地觀眾見面並出席閉幕式暨頒獎典禮。

第一次趕赴英倫的張一白在接受BBC英倫網專訪時表示,倫敦是世界之都,很國際化的城市,很有歷史,在他心目中早就有各種印象。

「通過文學、電影、音樂,雖然是第一次來,還是覺得蠻熟悉的;那些地名,每一個名稱下面曾經發生的故事似乎都曾經經歷過,沒那麼陌生,挺喜歡這個城市。」

張一白告訴記者,這次走出國門,是為了讓更多的人能看到《匆匆那年》,看看除了國內觀眾之外,在海外有沒有更多人會喜,這裏的觀眾會不會接受這個故事。「我覺得青春都一樣,哪怕生活在英國,其實愛和被愛、第一次愛上一個人和第一次被人愛上,大家應該都共鳴」,他說。

青春題材

最近幾年,青春題材的電影在中國異軍突起,出現一批引發觀眾共鳴的片子,也引來一些同類題材影片過多的批評。張一白本人就曾經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青春片類型並沒有泛濫。

張一白對BBC表示:「去年大家問我這個問題,今年還是在問—五一前後就有兩、三部青春題材的電影上映,成績不錯,接著暑期檔又有一批青春片出來」。

「我覺得這種現象還是說明我國家還是很年輕,有那麼多年輕觀眾;對青春已逝的70後、80後來說,他們的青春需要表達、需要重現,對青春正在展開的85後、90後、甚至95後,他們的青春也需要表達。」

他認為,這與市場是沒有關係的,「我們不能站在一個市場的角度來想這件事情,而且我們應該感覺到,至少在我們一直以為的一個古老文化的國家,年輕人的題材、青春的題材這麼發達、蓬勃,是一件好事情」。

張一白相信,在眾多的爭議中,大家都忽視了一點,青春題材影片「必然給我們曾經那麼深刻、那麼嚴肅、那麼裝逼的文化和電影意識,帶來了一種新鮮的故事和力量,這是不可或缺的」。

產品經理?

由於營銷得當,去年年底上映的《匆匆那年》票房高達5億多人民幣,成為賀歲檔票房冠軍。這也使得導演張一白獲得了「產品經理」的美稱。

就此,張一白表示,「產品經理」就是一個概念。互聯網時代每天都誕生很多概念,一個概念泛濫的時代。「當我們的工作到了某個階段的時候,某個概念正好出現了,我們就拿來用。」

「其實到現在我也不知道「產品經理」是幹什麼的。無論說我是產品經理也好、監製也好、導演也好、製片人也好,其實都不重要,這只是個概念而已;我做的所有這一切,不會因為有產品經理這個詞,我就幹這個、不幹那個,或者僅僅因為有導演這個概念,我就幹這個、不幹那個。」

張一白說:「對一部電影來說,我的性格和地位需要我駕馭和掌控它,讓它朝著我們預期的方向前進,達到目的—無論是在藝術上還是商業上;在我們剛剛拍電影的時候有很多失敗的東西,最重要的是,如果你只管創作,你的命運是掌握在一部分人手上,而這部分人未必專業、未必有責任心」。

「我做這一切的基本點是,與其如此,不如把自己電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所以概念並不重要,哪個名字時髦,可能下一部電影會有另一個概念被用在我頭上,但幹的活兒都一樣,嘩眾取寵而已」,他解釋。

健康市場

票房飆升的同時,中國電影也時時受到爭議的困擾。那麼,張一白如何看中國電影的現狀?

張一白覺得,中國電影已經很好、很健康,有些小小的爭議而已。「中國電影在這幾年票房突飛猛進地增長,而且在好萊塢大片雲集的情況下,國產電影票房能夠與大片票房幾乎持平,這就是中國電影很進步的力量,至少我們電影終於有產業了,而且中國觀眾終於喜歡看中國電影了。」

他認為:「至於有些爭論,比如藝術片、商業片的爭論,爛片好片的爭論,我覺得它只是個爭論而已,凡事都是爭論,它並沒有影響到整個電影市場,還是一小群人中間的爭論,因為更多觀眾是用買票看電影的方式來投票的,他們選擇了看國產片」。

張一白強調,這些爭論沒有影響到觀眾看國產片的熱情,這是最重要的。「爭論是必要的,沒有爭論是奇怪的,所有的電影都有爭論;這就是一個健康的市場、一個好的市場。」

經常拍攝都市愛情片的張一白表示,雖然他的電影也被要求做過一些調整,但沒有因電影審查制度遭嚴重問題。「這個制度可能還在改進,也會再改進。」

院線放映?

張一白比較喜歡《四個婚禮一個葬禮》等英國電影,喜歡這些片子的小巧、溫和。但與此同時,他認為中英之間在電影方面的交流不夠,沒有多少人做這件事。「華語電影在英國尚未形成市場,不像在北美,由於華獅電影的發行,在慢慢擴大影響力。

「我覺得做文化交流的英國華人不妨從規模性的院線放映的角度把中國電影引進過來,做一些以華人觀眾為基礎的電影放映,這樣才能讓更多的留學生、華人華僑看到想看的中國電影。」

「有些中國電影還是很火,大家想看但是看不到,而這是一個很好的商業模式,也能起到很好的宣傳作用。」

這次來英國,張一白希望能夠借機與當地電影屆人士交流,包括英國電影協會(BFI)。如果有機會,也願意去英國電影協會(BFI)、松林製片廠(Pinewood Studios)等著名電影機構看看。

儘管如此,他還說:「我來倫敦更有意思的是來了解這個城市,我覺得未來肯定有很多電影跟英國發生關聯,尤其中國電影現在濫砍濫伐似的在世界各地拍的話,早晚『魔爪』會伸到英國來」。

「那個時候再去找英國電影人一起合作吧,現在都只是泛泛之談;大家如果對英國了解了,下一步如果需要在國外取景的話,寫劇本的時候就會以倫敦為背景構思;所以對我來說,第一次來這裏更重要的是了解這個國家、這個城市。」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