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家有逆子 父母「連坐」?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媒體要求犯錯誤的、與犯錯誤的有關的人公開道歉

眾所周知,日本人愛道歉。但是,成年孩子犯錯,父母也要謝罪、懺悔,這是從何說起呢?父母該不該為孩子的言行負責?

日本公司的道歉文化根深蒂固、且眾所周知。許多人可能都聽說過"謝罪記者會",或者說叫道歉新聞發佈會:公司負責人宣讀沉痛的聲明,深深地鞠躬、低頭。

但是,不太為人所知的是,日本父母也會出面為孩子的行為道歉,不管孩子年齡多大。

8月下旬,日本老牌女星高畑淳子(Atsuko Takahata)就曾當眾替兒子謝罪。兒子22歲,因性侵指稱被逮捕,後來未被控罪獲釋。但是,法律程序還沒開始,淳子就出面告訴公眾,她必須對兒子的性侵指稱負部分責任。

這很像2013年的一起事件。電視名嘴三野文泰(Mino Monta)31歲的兒子被控偷竊,三野不僅道歉,甚至辭去一些熱門電視秀的主持職位。他在謝罪會上說,作為父母,他必須負起道義責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高畑淳子8月替兒子道歉

不過,這種公開道歉儀式並不僅限於名流。7月,相模原市(Sagamihara)一處殘疾人服務中心發生持刀行凶事件,至少19人死亡。兇犯的父親在單位發表道歉聲明。

再往前數,2008年,一名25歲的男子在秋葉原(Akihabara)商業街殺死7人,他的父母在家門外道歉:我們非常對不起那些喪生和受傷的人,不管道歉多少次都不夠。父母深深鞠躬,相機快門一陣咔嚓。

當然了,父母道歉在日本也是和承擔責任的心理聯繫在一起的,但這一風俗的根源可以追溯到武士時代。

15、16世紀時,日本就有犯罪人家庭成員受懲罰的"連坐制"。到了17至19世紀的江戶時代,集體負責這種做法進一步擴展,五戶鄰里結成一個單位,對納稅、犯罪互相負責,一人犯錯,整個單位都要受罰。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公司道歉很多見。這是三菱汽車的謝罪會

1868年江戶時代結束,連坐制被廢除。但是,九州理工學院前教授佐藤直樹(Naoki Sato)說,歷史風俗給日本人遺留下一種對"世間"(Seken)、也就是公眾負責的心態。

世間文化研究專家佐藤還解釋說,這是日本社會特有的文化現象,人們要遵循一定的隱形規則、和諧共處。其中一條就是敦促犯罪分子的父母對"世間"負責,雖然他們本人並沒有做錯任何事。

佐藤指出,日本和西方父母與孩子的關係存在差異。西方國家的父母傾向於把孩子看作個人,日本父母傾向於把孩子看作財產,認為孩子的錯誤也就是自己的錯。

縱觀世界,很少地方存在父母為孩子的錯誤道歉之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88年,兒子因藏有毒品坐牢,演員三田佳子不僅公開道歉,還自願10個月不出鏡

記得俄克拉荷馬大學兩名學生煽動種族歧視,其中一人的父母發表道歉聲明。這被視為非同尋常之舉,至少一名評論人士專門撰文,質疑父母是不是應該為孩子的行為道歉。

但在日本,為親人犯下的錯誤贖罪的壓力有時候相當大,以至於犯案者的家人被記者窮追猛打,被公眾千夫所指。

比如2008年秋葉原血案。有報道曾說,罪犯的弟弟後來因為不堪壓力而自殺,他被媒體跟蹤,搬家、換工作好幾次也躲不開。

高畑淳子的道歉也引發一陣辯論,父母是否應該為孩子的行為負責?

朝日電視台的早間節目曾就此案隨機採訪50人,其中60%回答,"是孩子自己的問題,不是母親的。"社交媒體上人們的反應也是類似。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相模原市殘疾人服務中心發生持刀行凶事件,媒體立刻包圍兇犯的家。

一名網民在推特發文說,"什麼也沒幹還要道歉,我煩了。我更希望他們敦促成年孩子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或者把孩子從零歲重養一遍。"

日本年輕一代確實更加關注"我的生活我做主",但是,謝罪、對世間負責的傳統文化在日本社會根深蒂固。因此,我們一定還會聽到更多道歉的。

請用下表發表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