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走進美國「最強女漢子」訓練營

Maria Daume, a Marine Corps recruit, during the Crucible Image copyright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每年,數萬新兵在這裏通過魔鬼式訓練、極限式考核,成為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其中包括首次獲准上戰場打仗的女兵。

"揍她,使勁……使勁揍她!"

教官衝著學員咆哮,也許,厚厚的油彩下,她的臉早已經是青筋暴起、憤怒到通紅。學員聽話地揮起拳頭、朝著對手的頭部猛擊。

這就是人稱"煉鋼爐"(Crucible)的最後關卡其中一道。"煉鋼爐"長達54小時,是一次嚴酷的耐力訓練和考核,最終將決定面前這些女人中,誰將成為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

帕里斯島(Parris Island)有大西洋環抱,風景相當優美,看上去像是完美的度假聖地。但是,這裏也是海軍陸戰隊隊員的訓練基地。或者像某些人說的那樣,新兵來這裏被"重新編程"。島上的生活,絶對算不上世外桃源。

三個月間,她們要忍受獵犬般無情的指揮官的呵斥,訓練要累到爬不起來。她們的錢包、手機被收走,感情、個性被剝光。

從登上帕里斯島的那一瞬間開始,她們就不可以再用"我"這個代名詞。從此,主語要換成"本學員","本學員請求……"、"本學員認為……"

答問要異口同聲,行動要整齊劃一。南卡羅琳娜悶熱的空氣中,迴蕩著她們完成每一項簡單任務時重覆高呼的指令,從子彈上膛到列隊。

美國海軍陸戰隊從1918年起開始接受女性,但是,女性僅限於承擔文職。不過,隨後一個世紀當中,女性的貢獻有了長足的增加。

到1985年,美國海軍陸戰隊已經出現第一位女少將。僅僅就在幾個星期以前,三名女性陸戰隊隊員加入地面部隊作戰行列,做好了出征上戰場、實打實去打仗的凖備。這一點,我們英國還沒有做到。

我開口就露出歉意,"我不是想和你爭辯……"話音兒一齣,我立刻意識到這是典型的英國範兒,"但是,你怎麼看女戰友呢?女人能成為出色的海軍陸戰隊士兵嗎?"

我面前這位年輕的指揮官(男)幾乎毫不猶豫地回答說,"女士,最重要的是這一點:完成任務。如果你求助、有炮兵來增援,你不會在乎來的是男還是女。如果你受傷、有直升機來搶救,你肯定不會在乎來的那位海軍陸戰隊員的種族、信仰、膚色和性別。"

他說的也有道理。洗澡。

Image copyright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訓練營地另一側,巨大的游泳池中,一些新兵正在接受游泳能力考核。其中一項,他們要在水下卸掉全身裝備:包括衣服、武器、彈藥,這一切必須在10秒鐘之內完成。

聽起來難度相當大。但是,我四下環顧,發現其中一些新兵不過是剛開始學游泳的水平。我心想,如果游泳都不會,為什麼要來做海軍陸戰隊隊員?

我突然意識到,這裏的新兵,"參軍"原因也許和英國有所不同。首先,在這裏服役4年意味著你未來所有的學費、部分生活費用都會被支付,就好像有了進大學的免費門票。

其次,這些凖陸戰隊隊員中許多人真的相信,報效祖國是每個人都該做的。盡力了,然後你可以繼續發展,去做律師、教師、或者美髮師,實現自己原來的夢想。但首先,必須為國效力。

海軍陸戰隊隊員是最棒中的最棒,是所有人都嚮往的。

帕里斯島上的禮品店向遊客出售的小紀念品比得上任何著名的旅遊景點。體恤衫、運動褲、汽車貼片、鑰匙鏈、咖啡杯等等,上面印的字相當自豪:"陸戰隊員之妻"、"自豪的陸戰隊員之父",甚至還有,"我孫女是陸戰隊員。"禮品店一角擺著袖珍棒球帽、泰迪小熊,上面印有"未來陸戰隊員"字樣。

大門前排著長長的車隊,車內坐滿了大嗓門的親戚,車外裝飾有橫幅、貼紙,昭示世界:"前往帕里斯島,迎接我們的新陸戰隊員"、或者"為我們的陸戰隊員凱蒂鳴喇叭!"

島上飄來一陣隱隱的歌聲,"我曾經穿著褪色的牛仔褲,現在換成迷彩綠……"最新一批陸戰隊員即將結束殘酷的"煉鋼爐"訓練回營。

睡眠不足、饑餓、腳上打了水泡、腿上磕著傷痕,他們仍然拿出最後的力氣唱歌,走過上面懸掛"我們製造陸戰隊員"橫幅的大門。戰友們列隊歡呼,是發自內心地鼓掌、自豪和喜悅。

閲兵場上,新兵列隊站好,受折磨的日子到頭了。

通常,我需要從隊頭看到隊尾,尋找一點點感情流露的跡象。但是在這裏,絶對沒問題。每一名勇士的臉上都掛滿了眼淚,不論性別。

他們是美軍總指揮特朗普就任以來畢業的第一批海軍陸戰隊隊員,其中一些也許會成為上前線打仗的第一批女隊員。

未來的日子肯定更有看頭。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