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紐約—難以理喻的「英雄救美」

Woman on the phone on the New York subway Image copyright Alamy

地鐵站,不懼"碰瓷"挺身而出,救了跳站台的女郎一命。看看,她和好友玩兒命玩兒手機的"勇氣"會不會也讓你驚到跌眼鏡?

我從來沒有救過人的命,所以我不知道救人命的禮數、規矩。

我張口結舌、一頭霧水看起來有點不合適。但是,被救的女郎表現也不合適:她咯咯兒笑著、步伐輕盈地離開原本很可能成為她葬身之地的現場。

後來,是我女兒一連串的問題,才把現實強拉回邏輯的邊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爸爸,她幹什麼呢?她為什麼在鐵軌上?如果火車來了會出什麼事兒?"

我們爬上台階、步入紐約陽光明艷的冬日,邊走我邊向女兒解釋剛剛發生的那一幕。

我們搭D線地鐵來到洛克菲勒中心站。和紐約許多地鐵站一樣,列車可從站台兩側駛入。換句話說,火車好像是從站台這一側爆發式駛入停靠,然後立刻又從另一側駛入。

車站繁忙時,站台感覺就像狹窄、擁擠的安全島。我們謹慎穿行,妻子和小女兒走在前面,我和大女兒走在後面。突然,妻子停下腳步,說,"呃,這是怎麼了?"

我探過頭一看。我們腳邊,地下橫著一位大約20歲的女郎。她腹部著地,上半身在站台上,腿耷拉著懸在鐵軌上方,連踢帶踹,但不起作用。

她卡在那兒了。很明顯,她曾經跳下鐵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站台上不少通勤者可能也都在暗想,這可怎麼收場?女郎本人現在是明白了:跳下去容易,想爬上來,非常、非常難。

站台的沿兒探出去很寬,爬回站台,既要往上爬、也要往外爬。也就是說,上半身用力撐在站台上,下半身懸在空中掙扎想使上勁兒。

但是,和我們想像中的慘景不一樣的是,這位女狼並不是張皇失措、想著自己很快就可能被F線列車"砍頭"。別忘了,接下來也許幾分鐘、也許幾秒鐘內,一趟列車就將飛馳駛入靠站!

她不僅不哭,還在笑,咯咯兒笑!她的朋友彎下腰、做伸手拉她狀,也在咯咯兒笑!影響這位朋友救助努力的因素還有:她手裏舉著手機!她是想拍下這一刻?是在發短信?

眾所周知,看手機上癮,後果可能是致命性的。美國年輕人中,發短信是出車禍的頭號原因。

或許,這也是當看到朋友落水、或者跌入站台時見死不救的主要原因之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不管怎麼說吧,我挺身而出、走上前去。聽上去可能很荒唐,當時我的第一擔心是:我能摸她身體的哪一部位呢?

從動力學角度考慮,把她拉回安全地帶,最明顯的選擇一定是揪住她的大腿,但是,那看上去可能像是非禮,甚至攻擊。

那麼,拽住她背後的褲腰帶呢?不行!那會把她的衣服扯到痛苦、難堪的位置。

天啊,她就快沒命了!這個時刻顧不上那麼多細節禮節了。我把手伸到最長,抓住她更靠近膝蓋的腿部,和她那位總算醒過味兒來的朋友一起,將女郎拉回站台。

紐約當局不斷警告乘客,不管出於任何原因絶對不要跳下站台。但現實是,經常爆出新聞,有人跳到鐵軌上、被列車撞死,或者有人不慎跌落站台被撞。不過,也曾出過奇蹟生還的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2015年,在紐約共有50人被地鐵撞死。考慮到紐約有800萬人口,這個數字乍看可能並不高,但也足以讓人覺得,地鐵站除了實用、還有一種深刻的危險感。

安全島被致命的空洞包圍著。或許,那些仍然無所畏懼的年輕人並不這麼看。

我幫助的那位女郎確實活著逃了出來。你一定可以猜得到她跳下鐵軌的原因了吧。她還在笑,但也許注意到我臉上的恐懼神色,她說,"謝謝。對不起,我手機掉下去了。要等他們,還不知道得等到什麼時候呢。"

我轉過身,拉起女兒的手走向台階,看到那位女郎和朋友扭著腰肢、踏著舞步離開。我心想,多大的事兒才會讓她害怕呢?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