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出國了 名字讓你很囧

凱文·科斯特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電影明星(凱文·科斯特納)又怎樣,在法國你還是一個"凱文"

在國內好好一個名字讓老外感覺別扭、甚至同情?名字能影響性格、運程嗎?"洪荒力"注定會長成硬漢、"凱文"必然是傻瓜?

有一種理論叫"主格決定論",深受文學專業學生和部分閒人喜愛。這個理論說的是,人的成長過程中,總有一天性格會和名字配上套。

如果你叫"洪荒力"(Max Power,麥克斯·鮑威爾,直譯最大能量)或者"任手雷"(Chuck Handgrenade,查克·漢德格林納達,直譯扔手雷),那麼命中注定,你以後一定就是個愛"動手"的實幹家。如果你叫"陽光"(Ray O'Sunshine)或者"幸福"(Sunny B Happy),那麼你就是尤物轉世了!

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也會成為這個理論的適用對象,因為我的名字普普通通。我甚至沒有一個中間名的字母縮寫,這是出於"回報率"考慮的,父母以為,除非你是專業打板球的、或者要當美國政客,中間那個字母沒用。

這一切都改變了。一天,同事給我看了一篇刊登在法國雜誌上的文章,標題是"凱文的詛咒"(The Curse of Kevin)。

文章指出,在說法語的世界,叫那個名——也就是我的名——基本上就意味著你命中注定要被別人看作傻瓜,而且,並不一定是那種可愛的小傻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巴黎,"凱文"的禁區?

我媽媽是愛爾蘭人,如果她聽說了,肯定會感覺很悲哀。在她看來,"凱文"是很受尊重的聖人的名字,再說,頭韻還和我的姓"康納利"合拍,聽著悅耳。

我本人其實從來沒有完全接受這個說法。聖人凱文是吝嗇的隱士,有一次,一位女子向他示愛,他把對方推到一片扎人的蕁麻叢中。

如果凱文活在今天的話,我想,他得到的一定會是被法庭強制去接受心理治療,而不是忠實信徒的祈禱。但是,當然了,叫什麼名字,我本人沒有發言權。

還有,在說法語的地方,"凱文"這個名字也並不總是詛咒。

1990年代我曾住在巴黎,當時雖然"凱文"算不上很流行,但至少在一段時間內被人接受。

從來沒有徹底搞明白,為什麼"凱文"從默默無聞突然受人重視,儘管很短暫。但是我們知道,在1991年,法國有14087新生兒起名叫"凱文",當時也沒有原因懷疑,"凱文"一定不會給你帶來中六合彩的運氣。

真不確信是為什麼。當然了,當時好萊塢有幾個"凱文":科斯特納、貝肯、史派西。但是單看起來,誰的名氣都不足以達到可以解釋"凱文"復興的現象。我們推斷了一番,或許,把這些"凱文"加在一起,構成了某種臨界質量,好像明星核反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史派西也是"凱文"

對立派解釋說,"凱文"再度流行是因為當紅少男組合樂隊有成員同名,甚至有人說,是因為美國電影《小鬼當家》裏那個機靈鬼也叫"凱文"。

不管怎麼說吧,我們"凱文"的鴻運非常短。

後來,法國"凱文"越來越少,現在更是慘不忍睹。也許新父母被嚇壞了,法國社會學家分析這類現象時可是刻薄無比。他們會說,"凱文"是下層人的常用名,陽春白雪的從來瞧不起。

簡言之,"凱文"是粗俗的下裏巴人。調查顯示,和"菲利普"、"讓-盧克"、"文森特"比起來,"凱文"的應聘成功率要低30%。

那篇"凱文的詛咒"發表後,跟帖討論有一點或許和美國、英國的不同之處是,並沒有人憤怒駁斥:不要把"凱文"孤立、邊緣化,但確實有人很熱心,提出一系列其他同樣被詛咒的名字,包括布萊恩、布蘭登、傑西卡和迪倫。無人跟進討論,父母起名時靈感來自獲奧斯卡獎的美國歌手迪倫、還是兒童劇《魔術轉椅》中的小兔子迪倫是否會給你今後的運程帶來不同影響。

不管怎麼說吧,現在還出版了一本法文小說,講述一個名叫"凱文"的年輕男子的故事,他改名叫"亞歷山大"之後,才被巴黎知識分子沙龍接受。

我不知道,我沒資格加入此類沙龍是不是完全都是我的名字造成的,但是,小說確實及時提醒我,現在在說法語世界,受排擠好像已經成了"凱文"的生活常態。

本想說句我根本搞不懂這一切,但是,這豈不就是"主格決定論"的詛咒?叫"凱文"?命中注定你就是什麼也不懂!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