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奧運逼近 日本惡補英語

和服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日本人追求完美的文化是學習外語的障礙嗎?

日本人學英語怎麼這麼難、口語那麼差?傳統文化是障礙?辦奧運,不彌補這個死穴,如何做到政府要求的向世界展示正面形像?

2020年東京要承辦奧運會和殘奧會,日本正在努力確保有足夠的人能熟練說英語。

有些英語老師甚至搬出BBC經典喜劇、比如《弗爾蒂旅館》(Fawlty Towers,又譯《非常大酒店》)來幫助提高學生的口語水平,而不是僅僅學寫作和語法。

日本政府和商界希望利用奧運推動旅遊業、國際貿易、向世界展示日本的正面形像。所以,需要有足夠的會說英語的奧運志願者,在住宿、旅遊、零售等行業提供服務。

另外,日本還需要有一批能和來觀看奧運的、參加奧運的人用英語交流的專業人員,比如醫生和護士。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奧運期間東京將迎來大批外國人

自從申辦成功以來,日本政府一直在努力彌合英語差距。

現在在日本,小學生從八、九歲開始學英語,此後七年之內一直是必修課。日本還派遣大學生和英語老師到海外進修英語,目前許多大學為有意做奧運義工的人開辦英語課。

甚至還有人提議在東京創辦一個"英語村",居民全是說英語的,學生可以"浸入"語言環境。

但是,初步跡象表明,進展緩慢,在全球英語熟練程度排名榜上,日本仍然令人吃驚地靠後。

多益國際英語溝通測驗(TOEIC)48個國家當中日本位居第40;去年,英孚(EF)英語熟練度指標把日本的評級從"中等"降低到"低等"。

那麼,日本人為什麼學英語這麼難呢?

弘前大學的教育專家多田惠實(Megumi Tada)說,主要原因是"缺乏可以有效使用英語的老師"。

京都教育委員會曾經請中學英語教師參加多益國際英語溝通測驗,結果發現,英語技能達到能應對大多社交需求、有限工作要求的老師還不到四分之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學外語,特別是口語,必須不能怕犯錯

多田說,雖然政府現在從小學開始教英語,但是,這些學校的大多數老師沒有教英語的資歷。她說,改善英語教學的更好方式是,在中小學中增加受過培訓的英語老師、延長老師的培訓時間。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學校中教英語的方式。通常,日本學校更加注重語法、詞匯、寫作,高壓考試頻繁測驗。結果,教室中,學生很少說英語。

中村淳之介(Junnosuke Nakamura)是英孚日本負責人,他說,"在日本的學校中,通常是日本人用日語教英語,英語必須用英語來教。"

他說,政府的改革"實際上並沒有從根本上帶來任何改變"。

芬斯伯裏公關公司的本特利(Helen Bentley)曾經參加日本申辦奧運,她說,"在日本,用英語口語的機會相對很少,結果呢,好多日本人的讀寫水平超過口語水平。"

現在有些老師開始使用更加富有想像力的方法鼓勵學生說英語,比如,留的家庭作業是看喜劇。

為了讓學生更熟悉英語口語,福岡縣的老師搬出了英國經典喜劇《弗爾蒂旅館》和《紅矮星號》(Red Dwarf)。不過也有人發問,難道新一代日本人說英語聽上去都會是劇中人那樣的腔調?

Image copyright Fawlty Towers
Image caption 《弗爾蒂旅館》劇照。和這些喜劇人物學英語?

另外一個障礙是,日本教育中存在一種完美文化,認為做事總有"正確"的方法。學生不願意犯錯誤,直到確信自己會作對、否則不願意嘗試。

如果是學日語或者數學,這樣做可能不錯。在全球教育排名榜上,比如經合組織的PISA測試,日本連續位居前茅。但是,學外語這樣做效果不好,因為,說、犯錯誤對學外語至關重要。

井上富美子(Fumiko Inoue)在鹿特丹商學院教授日語和跨國文化管理。她講述了她的一個荷蘭學生在東京教英語的經歷。

最開始,這位新老師非常吃驚地發現,學生上課不願意開口。一番勸說、鼓勵之後,學生總算開始用英語交流了。但是好景不長,學校一名資深老師來聽課後,對她提出了批評:學生語法錯誤太多。

井上教授說,"如果什麼都不說,當然不會犯錯誤!"

這樣的教學方式可能會對日本人學英語帶來一生的影響。

岩琦久美子(Kumiko Iwasaki)是日本開放大學的心理學和教育學教授。她說,"說英語,我們日本人有強大的心理障礙。"

"我們有個擺脫不了的癡迷:說不完美就不說!"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