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你會自願去看死刑嗎?

死刑

處決死囚,法律規定要有見證人。但是,誰願意去呢?為什麼要去?目擊死刑,會給人帶來怎樣的震撼?

特雷莎·克拉克總共見過三個陌生人死亡的那一瞬間。第一次,她要握著丈夫的手。再往後,逐漸感覺正常。

克拉剋夫婦來自弗吉尼亞州的韋恩斯伯勒,開著一家煙囪清潔公司。他們兩口子自願做死刑見證人。

特雷莎的丈夫拉里今年63歲,第一次,他自己一人去的。特雷莎說,"他很好奇。我開車送他。我問了他許多、許多問題。後來他說,你真該去看看。"

最後,特雷莎總算同意了。1998年,她忐忑不安地去見證小道格拉斯·布坎南(Douglas Buchanan, Jr)的死刑。布坎南謀殺了父親、繼母、還有繼母的兩個兒子。

Image caption 美國執行死刑的年度統計數字。來源:死刑信息中心

像特雷莎、拉里這樣的死刑見證人是法律要求所必需的。在弗吉尼亞和其他一些仍然存在死刑的地方,法律規定每次處決犯人都必須有和案件無關的人參與見證。

"死刑信息中心"的負責人丹納姆(Robert Dunham)說,自願者"被看作公共證人,代表廣大公眾見證執行死刑。"

"(這表明)法律承認,程序要在公眾的視線下展開。"

在處決布坎南的前夜,監獄派車去接特雷莎、拉里和其他志願者,將他們送到弗吉尼亞賈拉特(Jarratt)的格林威爾懲教所。在咖啡廳和記者聊了一段時間後,他們被帶入一個小房間。

房間內光線很亮,有一扇很大的視窗。拉開窗簾,他們看到了輪牀。然後,布坎南被帶進房間。

看守問他最後還有什麼話要說嗎,布坎南迴答,"開始吧。我凖備好了。"

Image copyright Teres Clark Facebook
Image caption 特雷莎·克拉克和拉里·克拉克已經見證過多起執行死刑

特雷莎說,處決過程中,死刑犯一直盯著觀視廊,房間內很安靜。她說,"感覺很怪異。看人盯著你、做去死的凖備。"

死刑執行完,醫生宣佈囚犯死亡,窗簾關閉,獄方向見證人表示感謝,送他們回家。

最近,志願見證死刑這件事又成了新聞。阿肯色州懲教所負責人文蒂·凱利(Wendy Kelley)在社區會議上發出公開呼籲,請人申請做見證人。

阿肯色州計劃在11天內創紀錄地處決7名囚犯,但是找不到足夠的證人。

根據阿肯色州法律,至少要有六名"體面公民"在場,"證明死刑以符合法律要求的方式執行"。

公開呼籲真有成效,阿肯色州收到一批志願者的申請。

Image copyright Beth Viele
Image caption 這是Beth Viele寫的去做獨立見證人的申請信

威爾女士(Beth Viele)今年39歲,來自傑克斯威爾。她寫信給凱利表述自己的興趣。

威爾寫道,"請把此信函作為我的正式申請,我自願希望見證今後的六起處決。"

"我願盡綿薄之力、幫助受害者親屬知道,他們等候已久的正義已經成為現實。"

維蘭德(Frank Weiland)今年77歲,是來自弗吉尼亞林奇伯格(Lynchburg)的一位黃銅工藝製造商。他自願見證過四起處決。他說,他去的原因是因為希望表述自己對執法的支持。

維蘭德最後一次見證執行死刑是在2006年,當時,死囚赫德里克(Brandon Hedrick)選擇電椅、而不是注射。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阿肯色州原定計劃在11天內處決8個人

維蘭德說,"那家伙住的地方離我不遠,我認識他的一些熟人"。

他笑著說,"他們對我說,他害怕針頭。"

維蘭德親眼看到赫德里克被綁上電椅,一名監守在他頭上放了一塊海綿。據說這是為了幫助電流傳送更快、更流暢。維蘭德說,"接下來,就是——啪!"

"我看到他扶在電椅上的手。我心想,哦,如果真有感覺,他會握緊手。他還真的握緊了。聲音像是碰了一下。"

"他並沒有抽搐,沒那樣的事。事實上,要是我必須選擇,我也會選擇電椅。"

"唯一可以看到他被電擊的跡象是,他的腿好像冒了點兒煙。"

Image caption 全美判決死刑的統計數字。來源:死刑信息中心

儘管如此,目睹這樣的死刑確實會給人帶來震動。

維蘭德說,"我回想過好多、好多次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確實是。"

特蕾莎講述了她目擊第一起處決後那晚的感受。"我坐在車裏等紅綠燈,看了一眼後視鏡。我發誓我看到了他,那個我剛剛目睹死去的人。"

"那樣的畫面你想擺脫也擺脫不開。"

但是她並沒有退縮。"如果他們現在給我打電話說需要人,我還會去。"

"我想過,也還在想。這些死囚知道他們就要死去的時刻,但是他們的受害者不知道。死囚至少有機會說再見。所以,我真沒辦法說我同情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