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異教通婚—任性的新人 奇特的婚禮

埃及 Image copyright Nicola Kelly

大局不穩,親朋反對,這對信仰不同的情人不離不棄。久經磨難,終於等到花好月圓的一天。婚禮很奇特、很感人。一起去見證一下?

"別人都說我該娶個自己圈兒裏的女孩兒,但那是不可能的。我離不開她。"阿克拉姆說話時,眼睛閃閃的,藏不住笑意。

他家是尼羅河西岸的一個小村子,那天是他的大婚日,正忙著去清真寺做婚誓。這不是傳統的婚禮,阿克拉姆是獨自一人去;凖新娘薩利也是獨自一人,在家裏禱告。

薩利不公開承認自己是基督徒,覺得不安全。但是,她有牧師、遵循基督徒的傳統、並且說將來有了孩子都會受洗。

阿克拉姆解釋到,"我們是這裏第一對兒異教通婚的。很難,特別是對我們的父母來說。"

過去幾年,雙方家長、親朋鄰居、宗教領導都曾禁止他們見面,但是他們想方設法幽會,哪怕很短暫。阿克拉姆說,"我們商量好了,晚上辦婚禮,不太為難父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對於阿克拉姆和薩利這樣的努比亞(Nubian,尼羅河上游的一個歷史悠久的民族)年輕人來說,異教通婚宗教上並不禁止,但社會間是禁忌。所以,他們決定白天各自慶祝大婚,晚上聚在一起,以共舞開始婚後新篇章。

這對有情人七年前在尼羅河東岸的阿斯萬相識,那裏距離他們村不遠,乘船去很方便,是年輕人約會的熱點,一起吃冰淇淋、說笑、調情。

阿克拉姆開心地說,"她喜歡我的幽默,我喜歡見到她。不容易,總算走到今天了。"

在埃及其他地方,阿克拉姆和薩利這樣的一對兒想結婚,風險會更大。

自從2011年革命以來,埃及針對基督徒的襲擊事件飆升。僅去年一年,除了聖誕節前不久開羅科普特大教堂外那起血腥的自殺攻擊之外,記錄在案的還有54起暴力。不久前,亞歷山大城和坦塔科普特教堂再次發生爆炸,54人喪生。

但是阿克拉姆好像並不擔心。他斜靠在一棵棗樹的樹蔭下,猛吃呢。

Image copyright Nicola Kelly
Image caption 阿克拉姆(中)挨家挨戶登門請人參加婚禮

上星期,同樣的話他足足說了一千遍:挨家挨戶上門邀請人們參加他的婚禮。這是努比亞人的傳統。如果寫請柬,人家會覺得是侮辱人,不來。

阿克拉姆說,"和鄰居暢聊,唱歌跳舞,大吃大喝,對我們新郎來說更重要,肯定比宗教儀式那部分更重要!"邊說話,他邊遞給我一杯濃香的咖啡。

幾杯下肚,朋友把他拉起來,推推搡搡穿過院子走向清真寺。路過一片芒果樹時,阿克拉姆指給我看被破壞的教堂。他說,"有些基督教建築被外來人破壞,但是我們一起行動,把那些人趕走。"

拐過彎就是清真寺。阿訇索伯希正在打掃台階。他很謙虛、很書卷氣,自豪地向我們展示他的書架,上面擺滿了講伊斯蘭教義、基督教義等好多宗教方面的書。

阿訇說,"基督教在我們這兒已經有800多年的歷史了。對我來說,異教通婚不算什麼大事。我希望人們都能接受對方。穆斯林和基督徒,我們能和平共處。"

他拍了拍阿克拉姆的肩膀接著說,"在我們這兒,離婚不多見,多妻也不允許。對我們的年輕人來說,基督教帶來的是正能量!"

任性的她

Image copyright Nicola Kelly
Image caption 出嫁日的薩利

小村另一邊,薩利正在和大婚日的緊張情緒作鬥爭,閨蜜們嘰嘰喳喳、照鏡子、自拍。薩利試圖保持鎮靜。她脖子上帶著念珠,家裏每個房門上都醒目地掛著十字架。

薩利說,"我不在乎婚誓,那都是給別人看的。"這位凖新娘能走到今天,和凖新郎說了好幾年的悄悄話,但是和家人嘛,說話的聲音有時可就更大了許多。

她說,"我一直愛他,但我沒想到我們能結婚。我父親一直拒絶,但是現在,阿訇和牧師都同意了,父親也就不覺得太糟糕了。"

夜幕降臨,女眷乘船沿著尼羅河上行去美容院,閨蜜替薩利整理好婚紗,又拍了幾百張照。幾小時後,薩利走出美容院,和我不久前見到的那個緊張羞澀的女郎相比,好像變了一個人。

Image copyright Nicola Kelly
Image caption 出嫁日的薩利

她說,"我現在很漂亮,感覺很自信。"薩利看上去真美麗,白紗頭巾、長裙,濃濃的彩妝。

午夜將至,阿克拉姆的車停在美容院外。薩利衝著朋友大喊,"他晚了三小時!"外面,阿克拉姆理順領帶、頭髮。他說,"我這是第一次穿西裝,真不舒服。盼著跳完舞穿上我的長袍。"

朋友們拿起羊皮鼓,整齊地排成一圈兒。人群安靜下來,阿克拉姆邁步走入美容院。不久,他和薩利挽著手臂一起走出來,人群爆發出一陣歡呼和掌聲。

Image copyright Nicola Kelly

跳舞。最開始分成兩個"陣營"。新娘一方的來賓圍著她,小心翼翼地不碰亂、踩踏她的婚紗。一旁,阿克拉姆的朋友和親戚伴隨著鼓聲把他抬起來、拋到空中。

阿克拉姆很開心,高呼,"這才是最棒的!"

然後,人群分開,新郎和新娘面對面,他們高舉著手臂、圍著對方走呀走、轉呀轉,四目對視,但是沒有身體接觸。5分鐘後,鼓聲接近終點,一對新人停下舞步,凝視對方,目光、笑容傳送愛意。

阿克拉姆興高采烈地說,"現在可以回家了,開始我們共同的生活。"一旁的薩利羞澀地笑著。

我問她,你是否也在盼望著人生下一個篇章的開始?她抬眼瞄了一眼老公,說,"是。我凖備好了,我要大家庭,我要好多孩子。"

她雙目放電、雙頰緋紅,"現在,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接受我們的婚姻,我希望我們今後的日子會更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