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曼谷無頭案 歷史還能不翼而飛?

泰國 Image copyright NICK NOSTITZ
Image caption 資料圖片。活動人士偶爾會來這裏獻上鮮花

曼谷阿南達沙馬空皇室博物館前,柏油路中鑲嵌著一塊銅匾,大小和盤子差不多,在這裏已經"住"了83年,車輪碾軋,磨損不輕。

知道這塊匾的泰國人有限,除了那些非常虔誠的民主活動人士,他們偶爾來清洗、獻花。

但是,這塊匾卻是泰國現代史上最重要的一刻為數不多的紀念標誌之一。

1932年,一場革命推翻了有700年歷史的君主專制,泰國轉向民選政府、以憲法為基礎的政治架構。

四年半後,起義領袖之一、革命成功後出任總理的披耶帕鳳·豐派育哈色納(Phraya Phahol)將軍將一塊銅匾鑲嵌在他宣佈君主立憲制結束的地點。

Image caption 四月初突然換成了新的

銅匾上刻著的字大意是:在這裏,1932年6月24日黎明,人民黨宣佈推動泰國進步的憲法。

本月早些時候,泰國法政大學一位教授派學生去研究銅匾。第一組4月2日去的,一切正常;第二組8日去的,發現匾已經被換掉了!

同一地點整整齊齊地嵌著一塊新匾,上面刻的字大意是:人當尊崇佛教的三位一體,自己的國家,自己的家庭,效忠君主,為國家帶來繁榮。

毫不吃驚,消息一出,泰國"炸鍋"了,民運活動人士、歷史學家、社交媒體評論人士高呼抗議這種明目張膽破壞泰國歷史遺產的行為。

這可不是小打小鬧搞破壞。一家極端保皇的邊緣組織去年確實曾經揚言要取走銅匾,但是,考慮到銅匾地點顯赫,如果沒有官方支持的話,就連他們恐怕也不敢下手。

1932年,革命家精心挑選在這個地點發表聲明。泰國權力鬥爭中,象徵、地點一向非常重要。

Image copyright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地點就在高大威武的塑像附近

皇家廣場,聳立著國王騎馬高大威武的塑像,小小的銅匾就在塑像旁邊,是決心限制、甚至結束皇權的政府故意表述蔑視的象徵。

但是他們沒有成功。普密蓬國王(去年10月逝世)在位期間,皇室的權力、聲望都恢復到君主專制結束後前所未見的水平。

皇家廣場仍然是皇室地位高高在上的象徵。新國王哇集拉隆功4月6日在華麗的皇家博物館大廳舉行盛大儀式—-其隆重是近半個世紀以來前所未有的,宣佈皇室批准泰國軍政府起草的新憲法。

泰國媒體發表的照片顯示,民主匾是在儀式前一天晚上被換掉的。

當局對這起"偷竊案"的反應讓國人非常迷惑。總理輕描淡寫地告訴記者說,這是小事一樁,"非要找回來有什麼好處?"但接下來他又警告,不要為了個匾去搞抗議示威。

Image caption 活動人士質疑失蹤背景

警方堅持說他們不能調查,因為不知道銅匾歸誰。副警監甚至說,最開始把匾放在皇家廣場可能就違章了!難道他不知道,當初這可是政府自己決定的。

一名活動人士來皇家廣場示威被關押;一名反對派政客發帖說銅匾是國家財產、應該受法律保護,根據更加嚴厲的"電腦犯罪法案"被控罪。

兩名男子向地方警署提出申訴,被帶到曼谷市政廳,並被告知所有11台閉路電視監控攝像頭都在銅匾失蹤前一些天拆掉了。

當局在新匾四周設立護欄,阻止人們來拍照。幾小時後警察意識到,這成了交通隱患,拆除。

因為1932年是泰國歷史上至關重要的一年,因此也成了各政治派系長期激烈爭辯的話題,各方都試圖用這個歷史事件給自己的合理性、重要性加分。

Image caption 最近BBC去看了看,發現有警察近距離把守

當初,革命領袖批評皇室的言辭相當犀利,現在幾乎無法重新發表,否則有違法嫌疑。不過,革命領袖很快就意識到,他們需要當時的國王支持他們的新政權,因此在1932年底定稿的新憲法中將立場軟化為限制皇室權力。

不過,政府和皇室之間關係繼續緊張,1933年保皇派起義失敗,兩年後國王退位。

泰國這樣開始的民主轉型,讓保皇派通常說,這是仁慈的皇室贈與人民的禮物;民主派和共和派則說,民主必須是來自人民意願的。從很多方面來看,泰國最近的政治動蕩也反映出,辯論從來沒有平息。

所以,不管是誰拿走了銅匾,都是在發出一個信號,或者是在調整皇家廣場上象徵性的(權力)平衡。

政府和警察閃爍其詞,表明這仍是一個高度敏感的問題,他們不願意去調查。但他們也明確表態:不容忍其它任何人調查這起歷史失蹤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