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校園中的愛國教育有效嗎?

烏干達 Image copyright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熱愛祖國?這能「學」會嗎?

聖靈抵抗軍(LRA)反叛力量在烏干達北部地區活動將近20年,他們掃蕩村莊,綁架兒童。他們強迫孩子參與武裝暴行、甚至親手殺死父母。長期的血腥暴力奪走了10萬人的生命。直到十年前,聖靈抵抗軍才被基本趕出烏干達。現在,烏干達是個相對穩定、繁榮的國家。但是,面對繼續存在的種族、部落分歧,烏干達也仍在反思,如何實現真正的融合、和諧。當局想出的一個辦法是:在學校搞愛國教育。

但是,教人愛國,這可能嗎?烏干達看來真是這麼想的。有一段時間了,政府一直在鼓勵在學校中開辦愛國俱樂部,目的就是要教會下一代熱愛自己的祖國。

衝突過去十年了,許多烏干達人仍然很擔心持續存在的種族、部落分歧引起的分裂,而有些分歧由於戰爭更加深化。所以,我可以理解為什麼愛國主義教育課程可能是個好主意,至少從理論上講是這樣。

儘管如此,我還是相信,不管是愛你的祖國、愛某一個人或者某一個地方,愛不是你能"學會"的東西。我去走訪生物老師大衛·洛莫,他在首都坎帕拉郊區的"城市高中"開辦了一所"愛國俱樂部。"

Image copyright NCPU
Image caption 軍訓!
Image copyright NCPU

他站得筆直,雙腿分叉,臉上表情非常嚴肅,看起來正和我想像的愛國主義老師形像一樣。身後牆上,他光禿禿的頭頂上方,是幾個大字:志向,信念,勇氣,決心。

但是他一張嘴,"軍士長"形像立刻蕩然無存。臉上展露出暖洋洋的笑容,他先是向我表示歡迎,然後湊近了一些說,"愛國主義,其實真諦在於表現愛心、在意。我們希望做的是告訴孩子,我們過去有過問題,但是,我們可以度過這一關——通過學習愛的價值、通過了解我們其實同屬一個社區。"

他接著說,核心是首先學會愛自己。

愛國俱樂部、愛國課的想法,最先是由烏干達總統約韋裏·穆塞韋尼(Yoweri Museveni)提出的。掌權已經30多年了,很明顯,他不需要繼續學習如何愛自己。

事情是這樣的。據說穆塞維尼的「靈感」來自中國。他看到中國人早上集體背口號、頌揚祖國的光榮偉大,然後一起做晨練,印象很深,認為這個主意不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的愛國教育給烏干達總統約韋裏·穆塞韋尼留下印象

洛莫承認,最開始,他對這一切也有疑問。他告訴我說,"我覺得有些政治化,因為給我們規定的教育孩子的一些內容實際上是軍事的,軍訓,比如列隊走步、檢閲。但是逐漸地,我認識到,這是讓孩子體魄健康的好辦法。"

所以,每天早上,大衛愛國俱樂部的200名成員都要舉行小規模的檢閲式。學校開放日,他們會搞更大規模的,全套檢閲,包括榮譽衛隊。

烏干達愛國主義教育背景

2009年,烏干達總統穆塞韋尼啟動一項覆蓋全國的戰略計劃:向中學生普及愛國主義的凖則和價值觀念。隨後,全國各地中學開辦「愛國主義俱樂部」。據官方網站介紹,這些俱樂部的目的是,培育新一代烏干達人、對「祖國、個人、工作」的態度要積極積極向上。

——————————————————————————————————

接下來,我問大衛,那麼愛國主義課是怎麼樣的呢?他請我在校園內擺的椅子上坐下來。這是一所非常整潔、現代、活躍的中學。

大衛解釋說,"我們會講烏干達憲法,然後討論我們應該怎樣表示對自己所在社區的愛。這也是孩子們去做社區服務的原因,比如去當地醫院幫助搞衛生。"

就在這時,走過來一群嘻嘻哈哈的少年。他們的校服非常帥氣,男孩子是深藍色套裝,上面繡著鮮紅的校徽;女孩子是明黃色的裙子、淺灰色毛衣。

他們來到我們面前,第一個說話的是17歲的愛莎。她的聲音輕柔無比,但是,言辭間透露出掩蓋不住的熱情。"首先,我學會了如何愛自己。現在,我非常熱愛我的祖國,我為她自豪。我希望未來一切都好,所有人都遵循愛國信念。"

Image copyright NCPU

我問她,難道你沒有加入愛國俱樂部之前沒有這樣的感覺?她低垂眼簾,快速回答說,是的,我一直都是這樣想的。

不敢肯定這會讓同學怎麼想,艾里斯非常禮貌地打斷我們。他右手捂著心口說,他一分鐘都不能再等了,必須現在說出自己的想法。

他自豪地說,"我們學會了要尊重我們的國歌,學會了要認真站好,不搞小動作。我們要這樣表明,我們的祖國很重要。"

還是有些不確信,我轉過頭了看看他們的老師,他在開心地笑。

我繼續追問,肯定,誰也不能被"教會"去愛國、或者任何其他東西,我們要不就是有感覺、要不就沒感覺。大衛絲毫不為我的懷疑論所動,他示意我靠近些。我聽話地把椅子拉近了一些。他平攤開雙手說,"許多人說,你不能教會別人去愛,那麼,為什麼可以教會別人去恨呢?

我聽說過,在世界有些地方,孩子們被教育要恨美國……他們好像挺成功的。那麼,如果你能教會孩子去恨,為什麼我們不能教會孩子去愛呢?"

這一點,我無法爭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