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法國女人的香檳情緣

香檳酒
Image caption 只有法國香檳地區出產的白葡萄汽酒才能擁有"香檳酒"的名號

人言,引誘心儀的女人,香檳是不二選擇。愛喝是一碼事,女人釀製的香檳是不是也比男人的更棒?

我坐在一間陽光房內,屋內的裝飾非常現代,窗外的景色卻非常傳統。舒緩的綠山坡,整齊的葡萄園,遠處是一棟經典的法國酒莊。奶白色的外牆、筆直的尖塔,宛如童話一般。

酒莊是凱歌夫人修建的,法語Veuve Clicquot(凱歌寡婦)。提起這個名字,您可能首先想到的是舉世聞名的凱歌香檳,而不是一個真正的女人。但是,她確實是實實在在的。

1805年,她年僅27歲時丈夫去世。19世紀,法國社會對寡婦的舉止是有相當約束的,但是,年輕的凱歌夫人拋棄陳規、頂著壓力和反對,接手丈夫留下的酒莊生意。之後,她不斷改良、創新,終於把香檳酒推向世界,而且成就了全世界最為成功的香檳酒廠之一。

更多閲讀

Image copyright VEUVE CLICQUOT
Image caption 凱歌夫人被譽為「香檳之母」

凱歌夫人(VEUVE CLICQUOT

  • 1840年,年僅27歲的Barbe-Nicole Clicquot丈夫去世
  • 她繼承了丈夫的產業,包括銀行業、羊毛貿易和香檳釀製
  • 凱歌寡婦(Veuve,法語寡婦的意思)發明的香檳釀造「轉瓶」工藝一直沿用至今
  • 拿破侖戰爭年代,她不顧針對俄國的禁運令,向歐洲各國皇室提供香檳
  • 凱歌夫人於1866年去世

———————————————————————————————————

凱歌夫人是第一位做香檳酒的女性,後來又有幾位步她後塵,也都是寡婦。當時的法國社會只允許寡婦這種身份的女人擔當如此公開的角色。

這些寡婦的業績令人刮目相看。實際上,寡婦做的香檳非常優秀,其他一些酒莊雖然沒有寡婦,但為了蹭順風車,也硬給自己的產品品牌前加了個Veuve(寡婦)字樣!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女性接手控制了香檳酒業,而只是為數不多的幾位法國女人"不是成心地"成了釀酒師。大多數香檳酒的生產還是牢牢地把控在男人手中。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Image copyright VEUVE CLICQUOT

陽光房內擺放著一張窄窄的桌子,桌面其實就是一段剖光的樹幹。和我坐在一起的是夏洛特Charlotte Le Gallais。將近100年前,她的高祖父—一位亞美尼亞鑽石商—買下了凱歌酒莊和周圍的果園。

五代人之後,繼承香檳酒業的不是兒子、而是女兒。

在法國,一大批女性正在闖入香檳酒業,取得令人矚目的進展。她們並不僅僅是從事香檳銷售,而是從種植、到勾兌,參與各個釀製香檳的各個重大環節。現在,專門為女性設立的香檳組織已經有三家,讀香檳專業的60%是女生。

那麼,女人釀製的香檳有什麼不同嗎?負責推廣香檳酒、普及香檳知識的"英國香檳局"的Francoise Peretti說,"當然啦!女性更加直覺、更加注意香氣、味道,女性或許也更加好奇、更加大膽。"

更多有關浪漫法國的故事:

業界其他女性也有同樣看法。Sophie Signolle是"女性香檳釀酒師委員會"的主席,她的話直截了當:"女人對香檳的精緻更有感覺,女人的嗅覺、味覺更加敏銳、更加細膩,"

"歸根結底,又有什麼能比一杯香檳更女性呢?"

Image copyright AFP/GETTY IMAGES

Floraine Eznack是一家規模很大的香檳酒莊的女性酒窖師之一,她說,"女人和香檳之間有愛。最初香檳酒就是送給法國國王的情婦的……就算今天,要引誘心儀的女人,男人並不會去買紅酒,而是要用香檳!"

必須說明一點,Eznack可不是那種偏愛粉紅的小家碧玉,她的第一職業選擇是戰鬥機飛行員。努力試過,落選後才改行去做香檳。

Charlotte Le Gallais本人並沒有自詡比男性香檳釀酒師更優秀,但是,當她給我展示葡萄汁、仔細解釋釀酒工藝的嚴格標凖時,她確實透露,她最喜歡的一個環節是勾兌:用不同土壤中種植出的各類葡萄釀的酒,反覆調製、品嚐,找到最佳口味。

Image caption 夏日爽口甜點:粉紅香檳著哩,喜歡嗎?

Eznack說,女性釀酒師的崛起毫無疑問將改變香檳酒,不過,具體會發生什麼變化目前還不得而知。就算眼下勾兌出的酒也要在四到五年之後才能上架,而且,參與釀造香檳的女性人數還在不斷增加。

Charlotte Le Gallais指著凱歌酒莊的一個尖塔說,"那就是凱歌夫人的臥室"。現在那間屋子空閒,不過仍然精心收拾。二戰後,Le Gallais一家人搬出酒莊,現在住在葡萄園對面16世紀修建的一棟房子裏,當年凱歌夫人在世時,這棟房子是給僕人住的。這裏沒有暖氣,對人來說可能不夠舒服,但是,對酒窖裏保存的香檳無疑最佳。

重新回到溫暖的陽光房,我舉起一杯金色的香檳,輕輕抿了一點。真心同意,這個女人做的香檳確實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