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世界和平始於臥室?

集體婚禮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統一教以舉行集體婚禮著稱(資料圖片)

前美國國會眾議院議員丹·伯頓(Dan Burton)說,「感謝各位見解深刻、生動有趣的發言。」直到前不久,伯頓還是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的重量級選手。

伯頓正前方的橫幅上書「東北亞和平展望」。他接著說,「下一個項目開始之前,去吃午飯吧。」

我翻看著手中的日程表,小聲嘀咕了一句,「後面還有什麼活動?」一抬眼,看到前中情局局長小詹姆斯·烏爾西(James Wolsey Jnr)溜達過去和人聊天。屋子裏聚滿了國際問題專家。

「嗯…..」我們這個小組的成員之一指著日程表上「紀念日」(Foundation Day)一欄說,「看來,我們可能要去參加一起婚禮了。」

一旁,來自華盛頓「伍德羅·威爾遜中心」的那位女士吃驚地瞪大了雙眼,「什麼?我們要去幹什麼?」她剛剛就亞洲經濟未來發表演說。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統一教創始人文鮮明

韓國首都首爾之外的一家體育館內即將舉辦一起婚禮。婚禮是由「統一教」操辦的。統一教以舉辦集體婚禮聞名,新人幾乎不認識,是被「配對」的。

體育場內人頭攢動,猶如巨大的棋盤,新娘一身純白禮服,新郎一身漆黑西裝。棋盤上點綴著星星點點的顏色:胸口上的黃花,還有各色耳機。戴上耳機,不管說什麼語言,人人都能聽得懂婚誓。結婚的大多是年輕人,其中有不少美國人、歐洲人,與基本上是陌生人的對象成婚。

身材嬌小、一頭棕發的安娜來自美國,她嫁給的是一位帶著眼鏡、面色嚴肅的韓國電腦程序員。她說,「第一眼看到他的照片,我就知道我們很合適。」

我問新郎,「你們要去哪兒度蜜月呢?」但是他不懂英語。安娜也不懂韓語。

安娜回答,「目前還不去度蜜月。」她接著對我解釋說,結婚以後40天雙方仍然不同房。安娜羞澀地說,「這是為了防止出問題。」她捏了捏新郎的手,說,「但是,我們肯定沒問題。」

統一教1954年由已故牧師文鮮明創建。文鮮明自稱,16歲那一年,耶穌基督請他完成自己在世間未竟的事業。文鮮明還自稱,他的一項特殊使命是給不同種族的男女配對,他說這有助於推動不同文化之間的理解。

現在,統一教已經發展成一個龐大的組織,旗下有商業公司、民間團體、國際團體等。其中一家,也正是主辦我們這一次東北亞和平展望會議的東道主。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統一教」總部

統一教也和政府、傳統建制發生過衝撞。文鮮明本人曾因逃稅在美國坐牢,許多基督徒徹底否認文鮮明的宣稱。

我不太明白,集體婚禮和我們這一次安全會議有什麼關係,和也是牧師的美國保守派政客丹·伯頓有何關係。詳情容我下文細表。

在我們會議上幫忙的奇誠·安德森幾年前也是通過父母被配對結婚的。我問他,「過程怎麼樣?你們先約會?一起看電影?」

他皺了皺眉,說,「沒有。約會就像拉手,我們不准這樣做。我19歲的時候,要去上大學了。我知道,根本不可能保持童男身。為了避免陷入麻煩,我決定(入教)了。」

文鮮明的遺孀被信徒親切地稱為文媽媽。文媽媽主持這場婚禮。她坐在寶座一樣的椅子上,身邊那把椅子空著,為紀念先夫擺設的。文鮮明夫婦被信徒稱為「真正父母」,文媽媽是真媽媽。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文鮮明的遺孀被信徒親切地稱為文媽媽

文媽媽出場,一系列活動相繼展開,遊行,音樂,挑選出來的新人接受禮品。文媽媽本人一次次反覆走下舞台,稍後重新登台,只不過是換了一身新裝,亮閃閃的套裙,顏色鮮艷的褲裝。文媽媽換衣服的頻率,好像走T台的模特。

突然間,聚光燈亮了,前美國議員伯頓站在講台上向新人表示祝賀。「我和薩米亞(夫人)很榮幸今天能和你們一起,在真父母面前重溫婚誓。目標是保護婚姻和家庭、拒絕社會主義和無政府主義。」

後來我發現,我們那位快樂的會議主辦人拉里·默菲特本人也是在1980年代早期這樣一次婚禮上結婚的。我一定要問問他,這一切和東北亞和平遠景有什麼關係。

他一定是注意到了我臉上的質疑之色,說,「漢佛裏啊,你一定知道,婚姻是有風險的。我們都覺得婚姻很難。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這一步走對了,所有其它東西都開始順理成章了。

世界和平始於臥室!」

(編譯:蘇平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