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德國和美國還是好朋友嗎?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兩年前,美國總統奧巴馬來柏林訪問,十足還是萬人迷。

德國夏日驕陽普照,奧巴馬站在柏林標誌性建築勃蘭登堡門前,脫掉西裝外套、挽起袖子,「赤膊」上陣。他告訴柏林人,大家都是朋友,我就沒必要那麼正式了吧。聽眾群中爆發出陣陣歡呼。

此情此景,自然會讓人們比古論今。不算太久遠的那個年代,也就50年前,幾乎是同一個日期,另一位美國總統肯尼克也是在勃蘭登堡門前、也是面對熱烈歡呼的人群,發表了那一番著名的「我是柏林人」演說。

肯尼迪說,世界面對冷戰威脅,西柏林是自由的象徵。「兩千年前,一個時代最驕傲的宣言是:我是羅馬公民。今天,在自由世界,最強音是:我是一個柏林人!」

肯尼迪演講期間,聽眾不時爆發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

肯尼迪的演講也以同樣語調收尾,「作為一個自由人,我無比自豪地說:「我是一個柏林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也就50年前,美國總統肯尼克也是在勃蘭登堡門前演說

再說奧巴馬。奧巴馬走了以後,德國的《明鏡》周刊這樣寫道,美國總統此行「實現了首要目標:給最近開始顯露真實年齡的跨大西洋關係刷上一層讓人感覺良好的漆。」

連續好多年,德國人對奧巴馬的評價都相當之高。

事實上,根據受眾來自許多國家的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結果,德國人對奧巴馬的信心曾是全世界第一高。但是到了去年,已經降到了遠遠低於法國人和英國人。

過去幾年間,對美國有好感的德國人比例不斷下降。現在,只有51%對美國的國際形像持積極看法。德國一家報紙頭條高呼,「蜜月結束了。」 那麼,德國和美國之間到底出了什麼事呢?

關係複雜

描述德國和美國的關係,最凖確的形容詞應該是複雜。

當然可以說和文化有關。比如,德國人不贊成美國外交政策上更加鷹派--強硬的那些做法。

德國人不信任、也很擔心美國使用無人機;還有伊拉克戰爭,當年德國曾經強烈反對,現在仍然是德美關係的一道陰影。

這還沒完呢,還有監聽門:美國被指常年監聽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手機。

不過,像俄羅斯在烏克蘭行動這樣的地緣政治威脅既會導致兩國觀點分析,也會加強他們的團結一心。

對德國來說,美國是一個強大的同盟。但是,西方人普遍認為,默克爾也是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首席聯絡官。

還有,德國是歐洲最大的經濟體系,被看作默認的歐洲領頭羊。德國對美國也非常重要。因此,兩國領導人之間的關係很有看頭。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不久前七大工業國首腦在德國巴伐利亞群山林海中開會。期間的那些照片,比如奧巴馬和默克爾吃香場喝啤酒、特別是猶如《音樂之聲》畫面的那一張,引發全世界的一片猜測。默克爾是在給奧巴馬上課?試圖抓住他的注意力、留個更深印象?也許,在講笑話?

別忘了,默克爾和奧巴馬的關係真的是經歷過暴風雨的考驗。

監聽門

2013年,媒體爆料美國間諜好多年一直監聽默克爾的手機!據說,默克爾當時勃然大怒。她說,「朋友之間互相監聽,那是絕對不應該的。」

美國公眾同意這一看法。後來爆出來的那些料—美國曾經監聽大批德國公民—讓德美關係更加不順暢。默克爾曾經爭取和美國簽訂「互不監聽協議」,但後來好像完全蒸發,沒了下文。

那麼,默克爾和奧巴馬是否握手言和了呢?

保守派議員、德國政府跨大西洋關係「特別報告員」彼得·拜爾(Pepter Beyer)說,「他們仍然很尊重對方,很看重對方。」

拜爾指出,默克爾最近去華盛頓訪問的時候,就在白宮旁邊的「客房」下榻。這樣的榮譽,並不是每一個來訪的首腦都能享受到的。 拜爾說,「他們聯繫很密切。默克爾總理看到奧巴馬面臨巨大的內部壓力。」

權力平衡好像發生了轉移。奧巴馬的領導力在國內被削弱,與歐洲最強勢的政客保持堅定、緊密的關係,相比可以從中受益。

(編譯:蘇平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